奇书铺 > 今天开始当月老 > 烁庆篇(七)

“奶奶我回来啦!”

人还没进家门,声音就先传到了。

“宝贝孙女,你回来啦!”

一个身形已经佝偻,可是橘瓣似的笑容从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

虽然已经双目浑浊,可是年轻时候美好的回忆依然充满了她整个瘦小的身躯。

溪庆回到了家,身上的马甲似乎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什么冰雪女神,什么孤傲学霸通通与她没有关系。

躺在沙发上,氧气从鼻口入,进到五脏六腑,滋润身体各处,感觉前无所有的放松。

自从父亲去世,溪庆从小就跟奶奶相依为命,因为是烈士子女,国家学校都给予溪庆莫大的帮助,父亲的战友对溪庆也是百般宠爱。

但是只有在奶奶面前,她才敢这么放松,不用担心任何,所有人都希望溪庆有出息,溪庆扬眉吐气。

每天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溪庆不愧是老溪家的孩子……

而奶奶只要她快快乐乐的成长就好。

“宝贝,奶奶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还有什么想吃的,告诉奶奶,奶奶做给你吃。”

“嗯,我想吃……”听着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话,溪庆顺口的想说什么。

溪庆坐起身来,突然注意到,奶奶两鬓斑白,脸色暗淡无光,脸上布满皱纹,那皱纹使她的脸象树皮一样粗糙。

声音戛然而止,溪庆感觉鼻子一酸,似乎切洋葱一般。

“奶奶,不用做了,够了够了够了”

溪庆抱着奶奶的腰,没有继续说下去。

拥抱可以给疲惫的身体注入能量,产生的多巴胺似乎可以治愈一切。

奶奶摸了摸溪庆的头,记得这小丫头刚刚跟自己的时候,只有那么一屁点大,整天粘着自己,也不跟别的小朋友出去玩。

从小就没什么知心朋友,养成了有点孤僻的性格,上下学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以前有奶奶接送,现在奶奶年纪大了,溪庆也长大了,可是更加孤独了。

“宝贝孙女,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呀!”奶奶慈祥的笑着,然后揉了揉溪庆的头发“你是不是谈男朋友了呀?”

溪庆在奶奶的怀抱中,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当她听到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身体一个激灵,像是被抓住尾巴的小猫。

“奶奶你在乱说说什么呀。”溪庆连忙解释道“我永远都是你的小溪呀!”

“哈哈,傻丫头,我都看到了,刚刚那个送你回来的男孩子,其实你谈恋爱我并不反对,只要他对你好就行。”

“奶奶!”

“我决定了,等到下次他来,你一定要叫他上来吃饭哈!”奶奶对自己的孙女十分关怀,她也知道自己老了不能耽误孙女的终身大事“就这样说好了,奶奶我活了这么久一点眼力劲还是有的,到时候我帮你把把关。”

溪庆的脸跟熟透的苹果一样,但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奶奶对她很宠爱,但是她也不想惹奶奶生气。

看向窗外,夕阳斜斜的射了进来,在窗户的折射下十分耀眼,一张熟悉的面庞浮现在眼前,一颗被冰封的心似乎正在解冻着。

……

京都的到了气候最好的时候,烁洋哼着小曲,一步一摇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和朋友们~”烁洋慢慢的走上楼,歌声充斥了整个楼梯,就差敲锣打鼓逢人就说自己要恋爱了。

“这个地方我只带你来过。”烁洋回想起来,溪庆走之前对他说的话,心里一甜,嘿嘿的笑了起来。

“春夏姐,我回来了!”烁洋打开门,看见一人一鸟正在打架,谁也不服谁的样子。

“是我先看到那串葡萄的!”春夏先发制人。

“叽,是我买的!”聪天跑也毫不退让,眼神坚定道。

“乱讲,你这个小偷,趁别人不注意去哪里顺来的吧!”春夏双手插腰,头微微的倾斜,眼神却紧盯着葡萄,生怕被小白抢走。

“叽,本神鸟才不会干这种苟且之事,我吃他们的葡萄那就是恩赐。”

聪天跑说完,脸不红心不跳的,同样是侧着鸟身,但是幅度非常夸张,完完全全是背对着葡萄,以此来显示自己的不服,但是头却是一百八十度的旋转,紧盯着葡萄。

这一幕直接就把烁洋看傻了,天庭来的人都这么会玩的吗?

只见一个刹那,春夏一个假动作

“看,外面有漂亮的小姐姐!”春夏一指窗外,眼神坚定的看着所指方向,仿佛外面真的有一只绝世美女。

“哼,你就这种小伎俩,我会上当吗?叽!”

聪天跑摇了摇头,一脸不屑的看向春夏。

“诶,果然还是骗不了你呀!”春夏一脸沮丧的摇了摇头“其实外面有一只小母鸟。”

“叽!那儿有什么小母鸟啊,我咋没看见呐?什么色儿的?诶,诶诶!你在干什么呢?你这个骗子!”

聪天跑一个跳跃,立马转身过来,飞到窗户旁边东张西望。在片刻后没有确定没有看到任何鸟的身影,正准备回头问一下春夏到底是不是看错了。

只听到细细索索的吞咽声,原本的葡萄只剩个架子。而春夏的嘴巴更是被填充的鼓鼓的。甚至都来不及咀嚼,便想要吞下去。

“叽,你这个骗子,我我跟你拼了。”

冲天炮,一个跳步直接飞到了春夏的面前。翅膀扑闪扑闪的,气势仿佛要杀人一般。

“呜呜呜……傻……鸟……哈哈……”

春夏被这二货给逗笑了,果然是物种的问题。这傻鸟果然还是喜欢小母鸟啊。

一人一鸟,还在互掐着。硕杨哲在边上看着,互掐的俩位,他并不敢过多阻拦。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自己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去劝两位神仙。

闹了一会,两个人都看见了烁洋,烁洋在边上,一脸憋笑。

家有两仙,如有两宝。烁洋感叹自己的生活以后一定不会无聊,他逐渐发现那两个活宝的眼神越来越不一样,似乎放着某种光芒。

汗毛倒竖,他发现对面两位的眼神越发不对劲,逐渐的火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