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春山笑 > 第005章 招揽

王灵均嘴角含笑道:“既如此,在下三人这便告辞。谷主也请多保重身体。”

说罢,三人也不含糊,直接转身离开。

王灵均三人很快便出了谷,站在神医谷外,范辉神情最是复杂,他长舒了口气:“没想到我的生机真就在这里找到了。”

李玉恒将腰间的金算盘拿在手里拨动了两下,笑道:“卢家天机神算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也多亏了他们。”

范辉面露感激之色,从腰间拿出一袋子灵石,扬手一挥将其送入谷内,这才说道:“卢家报酬等我回去亲自上门奉上,只闻谷主的诊金给得少了。”

那一袋子灵石虽然不少,对普通人来讲可谓是价值连城,但他范辉的命绝不值这么点,只能待日后再报了。

王灵均意味深长的说:“放心,范兄定有机会报答的。”

他侧头看向李玉恒,李玉恒无奈道:“谨之啊谨之,你这人就是这点不好,焉儿坏焉儿坏的。哪有那些姑娘们说的那么光风霁月。”

王灵均哈哈大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姑娘看心上人却是越看越美好。”

侧面被讽刺了一把单身的李玉恒翻了个白眼,这才幸灾乐祸的说:“我可以确定闻谷主身上那块玉佩乃是谢家嫡传一脉才有的,谢家嫡支姑娘流落在外,只怕谢家要乱了,哈哈。”

王灵均将玉笛拿出来把玩了下,直截了当道:“看来我们需要前往陈郡一趟了,谢家的热闹可少不得我啊。”

范辉这会儿也听明白了,他想了想,说:“如此我们可先从龙山湖走,我对谢家桃夭林向往已久,一路上可以欣赏完桃林再去谢家拜访。之后绕过苦渡寺前往范阳卢家,谨之与瞬平意下如何?”

神医谷位处上章河与龙山湖以西,饶水而落。他们若去谢家走龙山湖经过桃夭林,要去卢家便需走上章河。

李玉恒赞同道:“那就走龙山湖,龙山湖在荥阳地界,我们恰恰需要郑家测定血脉之术。”

三人商议好路线后,便结伴离开。

与来时不知未来的压抑不同,回去的路上他们赏景观风,好不自在。

神医谷内,闻梵音走出房间目送三人离去后,神色哪还有半分青涩单纯,连那一二分老老实实的憨都不复存在。

她垂眸将腰间的玉佩摘下来把玩,嘴角的笑意意味不明。

琅琊王家和陇西李家听起来都是大家族,与那封书信上所言的陈郡谢家一个调调。回想起王先生二人见到这块儿玉佩时没掩饰好的神色,闻梵音嘴角的笑意便不自觉加深。

想必那几人定会将她需要的消息传达出去吧,她仰头望着远处那一片红枫叶,喃喃道:“秋日来了。”

王灵均三人的离去并未给神医谷带来清净,当天夜里便有数位不速之客擅闯谷内,那浓厚的恶意让人怎么都无法忽略。

正在房中整理药材的闻梵音陡然听到外面惊鸟玲凌乱响起,手上动作一顿,侧头看向门口。

只见一道道黑影如鬼魅般突兀出现在那儿,它们静立原地不动,月光下婆娑的树影张牙舞爪地在他们身上渲染了一层更加可怖的幻影,让人见之生畏。

“你解了奈何毒?”黑影中有声音发问道。

闻梵音慢条斯理地将手里的药材放下,语气无奈的叹息道:“夜色正浓,恶客上门,真是不让人安生。我就知道那三人是个大麻烦。”

“你解了奈何毒?”黑影中的声音再次发问道,语调与前一次并无差别。

闻梵音伸手拿起桌上的烛火不紧不慢的走出来停在门口,她与黑影相隔很近,伸手便可碰触到那种近。但在烛火的光芒下,那些黑影依旧是一团黑,纯粹深邃,完全看不透。

她说:“我是神医谷这一代谷主。”

黑影耐心的听着她继续说。

“那三人前来解毒,我又不愿辜负神医二字。”闻梵音神色十分认真,好似‘神医’的招牌在她心中是最伟大的信仰。

黑影声音出现了令人心头发凉的杀机:“所以你解了毒。你应当清楚,并非无人可解那毒,而是无人敢解毒。”

闻梵音懒散的靠在门框上,苍白着脸咳嗽两声,温声解释道:“这我可真不知。神医谷避世多年,谁知世间又出现何种禁忌呢。阁下切勿冤枉好人。”

得到她的承认后,黑影周身杀机四伏:“你有两个选择,加入我们或者死在这里。”

闻梵音转过头来,目光好奇的在它们身上打量了下后,面上挂着浅浅笑意,语气委婉的拒绝道:“还是不勉强了,姑娘家爱俏,诸位外在也着实不佳……”

黑影没有再劝,既然不加入那就死吧。

风,突然停止。

四下寂静,连时间都停住了。

闻梵音只来得及抬起眼皮,攻击已经到了面前。

随后,绝对反弹被动开启,无形的力量将这股攻击反击了出去。

她轻声咳嗽着,端着烛火上前两步,面前的数道黑影齐齐攻来。它们没有丁点儿留手,她也喜欢这样不留手。

咚咚咚。

一个个黑影倒飞了出去,躺倒在地上起不来。

正所谓用了多大的力量攻击她,反弹回去的力量便有多大。

她不疾不徐地停在黑影前方,微微弯腰,眸色沉沉地看着黑影们,温声细语道:“你们是哪家的……人?”

黑影看不出是否是人,正如名字一样,它们是一坨黑色的影子,仿佛随时能变化形状一样。

之前说话的那道声音没有半点变化,“我们会再来寻你的。”

话音落下,那一个个影子化为污泥融入地面消失不见。

闻梵音见此皎皎明月般的面容上露出些许关怀,眼底深处却泄露出一份遗憾:“怎地好好地连个完整的身体都留不住。”

她叹了口气,抬步离开,转身之际好似不经意间将烛火扔在了地上。

诡异的是那烛火并未熄灭,反而越烧越旺盛。

“呀,原来你们未曾离开。”闻梵音轻声咳嗽两声,身形瘦弱却有种飘飘然之感,她开口说道,“不过我好像找到了你们的弱点。”

她面容在火光的照耀下明明灭灭,因咳嗽而有些沙哑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暗沉:“原来你们怕火啊,被我抓到了。”

她踩着轻快的步伐哼着临时编造的曲儿朝着房间走去,轻飘飘的音调愉悦扬起,伴随着熊熊烧起的大火,恍惚好似繁华谢幕。

那本已消失不见的黑影被大火逼出,在凄厉的惨嚎声中烧灼成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