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有天赋强无敌 > 第六十九章 平安城主

第二日,飞廉把名录递到陆羿面前。

“六哥,这是攻打北山会总堂的战利品的详单。”

陆羿大致翻了翻,不住颔首道:“都说三大帮派之中,西斧最能打,剑南最能装,北山横财一箩筐,果然不假。这些钱相当于我们整个西斧帮几年的收益了。”

“给各位兄弟的赏银再多加三成,对于那些在战斗中勇于帮助同伴的,加倍。”

说着,陆羿把名录递还给飞廉。

“六哥,我觉得我们应该加强总堂的防守。”飞廉收回名录,提出建议道。

陆羿哑然笑道:“是不是昨晚进攻北山会给你的启示?”

飞廉点头,“平安城太平已久,所以大部分帮会和分堂总堂的防御力量并不强,放在平时还好,万一敌人大举进攻,很容易被斩首。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加强咱们总堂的防卫力量。”

陆羿笑着点点头,“你想法的出发点是不错,但是我并没有要往这总堂多派驻人手的打算。”

飞廉还想解释,陆羿伸出一根手指拦住了他。

“第一点,光叠甲是没有用的。今天敌人带了一百个兵来偷袭我,明天我在老家也囤上一百个兵,后天他们带两百三百五百人呢,难道我也陪着他们囤兵?而且这次如果不是我们先派人到北云里下毒,让宋野的一百多号亲兵全都上吐下泻无力一战,往后的战局如何还真得两说,所以一味的攒兵并不是好办法。”

“事实上,我们更需要的是尽早尽快发现敌人的动静。如果他们刚一有举动,我们就准确发现了,而后针对性的制定对策,岂不是更加有效。”

飞廉沉思着点点头。

陆羿继续问道:“还有,这次和宋野一战,你有什么体会?”

“实力差距太过悬殊,若不是秦天最后关头抱住了宋野的腿,我已经被他杀死了。”飞廉叹口气,沉声说道。

“对。”陆羿伸出第二根手指头,“这就是第二点,十个一级兵也不一定能干不过一个五级兵,数量有时候也弥补不了质量上的差距。”

“大风堂的兄弟们还得要加紧修炼,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

说着,陆易取出一本册子递给飞廉。

“这本《小锻体功法·从基础到进阶》,昨天晚上我连夜写的功法进阶版,你和秦天先看看,然后可以教给其他进度比较快的弟兄。”

飞廉急忙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收起来,生怕有所闪失。

“至于你飞刀的练法和秦天的棍法,如果有合适的功法典籍,我会替你们留意的。”陆羿补充道。

“功法秘籍是为了提高整体的战力,解决第二个问题。要解决第一个问题,就要在体制上做文章。”

陆羿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这种全功全守的策略并不妥当,我琢磨了一个晚上,决定把大风堂所有的堂众分为三道,兵鸦道,镇龟道和隐蛇道。”

“三道之中,兵鸦道负责对外出征,镇龟道负责对内防守,而隐蛇道则负责刺探消息情报。目前三道的门人先按照个性暂时分一分,日后可以再进行调整。至于三道之主,我暂时还没有考虑好,飞廉你先全权负责,之后我再细定吧。”

安排妥当之后,陆羿赶往了西斧帮总堂。

一到门口,二十个守卫全都弯下腰,齐齐高声道:“恭迎堂主少帮主!”

声音之大,陆羿坐下的马都吓了一跳。

来到正厅,魏阎正在等着他。

“阿羿啊,快来,尝尝商队从华胥刚刚带回来的上好茶叶。”魏阎倒了一杯递给陆羿。

陆羿随意呷了一口,放在桌上。“义父,我记得你以前只喝酒不喝茶,怎么现在也好这一口了。”

“嗐,喝酒哪里有喝茶养生。”魏阎皱着眉仔细品着,看样子非得品出什么滋味不可。

魏阎终究没品出个一二三来,放弃了,随手把茶盏墩在桌子上,笑着拍了拍陆羿的肩膀,“反正有阿羿你在,我已经可以高枕无忧了。”

“喂,义父,你这是打算躺平咯?”陆羿笑道。

“躺平?这个词好啊。”魏阎哈哈大笑,“石楠被你一掌打成了废人,一蹶不振,宋野更是被你砸成了臊子,送给阎王去包饺子,剑南帮少帮主北山会大当家都被你给摆平了,我还不能躺平吗,哈哈!”

“之前我给你定个目标,说是要一统平安城,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实现了,不愧是我儿砸,哈哈哈!”

魏阎端起杯子正要喝,发现是茶,一把泼到一旁,“这时候就不要喝茶了,咱爷俩还是喝酒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魏阎醺醺然道:“对付剑南帮和北山会你有什么打算?”

陆羿笑着摆摆手,“没有打算。”

魏阎诧异道:“你小子不准备痛打落水狗?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是被他们缓过气来,想要再打可就不容易了。”

陆羿并没有回答,而是环顾四周,指着庭院中的一尊铜鼎道:“义父,你看看,那尊鼎为什么会有三个腿。”

“它是男的嘛,哈哈。”魏阎说笑道,不过他已经明白了陆羿的话中之意,笑着拍拍陆羿的肩膀,“就算暂时饶过剑南帮和北山会,但他们有你这个对手,可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

平安城中,一处位于小山岗上的府邸,画栋雕梁,极尽奢华。

府邸势颇高,居高临下可远眺整个平安城,而在整个府邸最高之处,另建了一处高台。

高台之上,四面悬挂着素白色的纱帘,正在有规律地飘起来又沉下去。

程嵩安安静静地站在高台之下,天气很热又没有风,他额头上满是汗,却连擦都不敢擦。

这时,钟楼处传来一声悠扬的钟声,但见白纱帘猛地仿佛被飓风吹动,猛地四下荡起,一道素白色的身影唰地飞出,势若飞鸿,翩然落在程嵩身前。

程嵩急忙躬身行礼,“城主。”

平安城主崔颢扫了一程嵩一眼,淡然道:“有什么事吗?”

程嵩咬牙纠结片刻,这才小心翼翼说道:“是西斧帮陆羿,他在昨天带人闯进了北山会总堂,杀了宋野。”

崔颢剑眉微微一蹙,“我记得宋野,他的境界还算可以,又有秘法傍身,便是通脉上品都不一定能赢过。这陆羿居然能击杀宋野,本事不小嘛。”

“不过就算杀得了宋野,在那剑意之下,想必也会身受重伤吧。”崔颢从一旁侍女手中取过白绸巾,抹去额头上的轻汗。

“禀城主,那陆羿好像也没啥事,今天早上还有人看到他骑着马去御莺坊过早呢。”程嵩回复道。

白绸巾飘落到地上,崔颢讶然道:“去花坊过早,没大伤,这个陆羿还真有些故事,我倒想见一见他。”

程嵩从身旁取出来一个精致的匣子,恭敬地递了上去,“这是陆羿托我送给城主您的礼物,他说您一定会喜欢。”

崔颢打开匣子,里面是一个雕工华美的玉鼎,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三足而鼎立,城主大人请安心。”

“这个陆羿,还真是个人物。”

崔颢远远眺望平安城,嘴角微扬,露出一道似剑锋般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