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龙族:寻找路明非 > 第三十一章 · 监考者

英灵殿位于学院的最中心,仿佛整座学校都是围绕着它建立的。

这是一座圣堂般的宏伟建筑,巍峨的花岗岩砌在它的表面,大理石台阶将它层层托起,看上去就像是悬挂在空中一样。

在它的衬托下,教堂都显得不神圣了,英灵殿才是卡塞尔真正值得祈祷膜拜的地方。

新生们穿戴整齐,正坐在奥丁浮雕的面前,四壁上悬挂着历代屠龙英雄的画像,先祖们的目光落在每一位新生的肩上。

身穿燕尾服西装的昂热校长挺立在讲台上,向每个新生致辞敬酒,台下的学生也举起手中的红酒,将其一饮而尽。

演说的过程并不枯燥,相反还非常生动有趣,每当学生们快要集中不住精神时,就会有校务人员将一些有趣的东西拉出来遛一遛,提振新鲜感。

比如一副描绘黑王的油画,末日般的景象让所有同学窒息,仿佛能听到画中黑龙的低吼。

这幅油画使用了特殊的染料,这些染料是从赫梯文明的某个国王墓室中发现的,用它绘制成的图画天生带有生气。

顺带一提,这幅油画经常出现在CC1000次列车上,专门用来给新生做入学辅道,在守夜人论坛上,这幅画被称为“万能载入背景”,意思是点开卡塞尔这个游戏,看到的永远都是这么一副加载图面。

第二件宝物是龙鳞,校长还饶有兴致地邀请几位同学对它开枪,发现果然纹丝不动。

第三件干脆就是一条被装在石英玻璃中的活龙了,个头非常小,据说是只幼崽,它的苏醒日期是2077年,现在它还在睡觉。

“接下来我们有请狮心会现任会长,夏绿蒂同学上台发表讲话。”昂热带头鼓掌。

讲台后的红幔拉开,留着一头傲然金发的女孩从里面走出,像是日出东方。

她的眼睛是翡翠般的碧绿色,凌厉的目光永远注视着上前方,像是只有天空才配与她对视。

在昂热的鼓掌下,大家也跟着鼓起掌来了。

总觉得校长的鼓掌带着戏谑.......

“这就是现任狮心会会长啊,听说她是卡塞尔家族的后代,沉寂了一百年之后,这个家族终于再度崛起了吗?”

“也听说她有着S级血统的实力,只是出于谦虚,主动降低身段选择了A级。”

“龙王终将有一天死在她的手上!”

西子月周围传来了诸如此类“好厉害好厉害”的崇敬议论声。

唔.......

显然大家才刚刚入学,还没有认清台上这位卡塞尔公主活宝的真实面貌。

“诸位新生,很高兴能在这个世界末日后的第一个春天与你们相会.......”夏绿蒂的声音仿佛经过打磨,带着中气十足的威慑力。

之前与她远程对话,西子月能明显听出对方那一半傲气一半稚气的本音,但在特殊的演讲技巧下,她像是穿上了红裙与高跟鞋,既站在了镁光灯的舞台上,也站在了千军万马的前方。

相比昂热作为校长的致辞,夏绿蒂的致辞明显严肃了许多,同辈年轻人的号召力,显然比长辈般的老人更具共鸣。

“最后,我必将取回家族的荣耀,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校长的位置。”演讲进行到最后,夏绿蒂居然拔刀了。

没错,真的就是拔刀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直靠在自己身上的亚坎特长刀抽了出来,对准了在一旁保持微笑的昂热。

西子月和其余同学一样,听到“最后”这个词正准备鼓掌时,却被这突然插入的环节剪断了思绪。

“夏绿蒂啊,很高兴你能这么富有活力与激情,不过以你现在的年龄,不先考虑完成学业吗?校长这个位置坐起来可是很无聊的。”昂热微笑着回应,像是爷爷笑对拿着玩具枪的孙辈。

“正是因为年轻才有意义,就好比大人们总会教导小孩年轻努力,老来享受,可真得等到老了之后,又哪还有精力与健康去享受呢?”夏绿蒂的笑容中带着战意,像是侵略性十足的猫。

“权力的位置也是一样的,老来掌权叫做老态龙钟,年轻人掌权才叫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她接着说。

“哦,我亲爱的夏绿蒂,老实说校董的权力可比校长要高,如果你当校长了,那我就只好接替你的位置当校董,到时候在会议桌上,你可要被我和其他校董轮着围骂了,而且你还不能还嘴,非常憋屈。”昂热非常有耐心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啊?是这样的吗?”夏绿蒂愣了愣,压根没想过后果。

“当然是这样了。”昂热爱莫能助地点头。

短暂的动摇后,夏绿蒂重新支起了领袖音色:“校长的位置只是虚指而已,我真正要取回的东西,是你袖子里的折刀,那是用我祖先的长刀碎片铸成的,也就是说我才是它真正的合法持有者。”

昂热掀起了袖口,果然从里面抽出了一把造型古雅的大型折刀,华美得像是一件艺术品。

话说.......您老人家把这么一个大件藏在袖子里,不硌得慌吗?

“好嘞,这就还给你,接着。”昂热说还就还,远远就是一抛。

昂热这个举动出乎了夏绿蒂的意料,她本来只打算当众占一占口头上的威风,没指望对方真还。

夏绿蒂果断伸手去接,她的速度很快,动起来就是一道虚影。

但她还是接空了,那柄折刀像是凌空消失了一样。

犹如一个帧位的交错,昂热凭空出现在了夏绿蒂后方,手中正把玩着折刀,将其转来转去。

言灵·序列号84·时间零。

伊丽莎白和西子月谈起过校长的这个言灵,它的作用是延缓时间,外界过去1秒,使用者才过去0.1秒,因此看上去就像是使用者加速了10倍。

在这个言灵的加持下,昂热将折刀抛出,但转手又自己接住了它,速度犹如雷电,就这样狠狠摆弄了夏绿蒂一道。

“我忽然记起来了,梅涅克临终嘱咐我,这柄刀得在你毕业的那一天才能还给你,你现在才大二呢。”昂热正正经经地耍无赖。

这段话当然是他编的,梅涅克鬼才能想到一百多年后,自己还有个玄孙女。

“还有,想要坐上校长这个位置的话,用小熊手帕未免过于幼稚了些,记得今后换成紫色的蕾丝手帕,最好还能沾上玫瑰或丁香的味道。”

昂热一边走远一边挥动着不知从哪摸来的手帕,上面还真有一个小熊图案。

“昂热!混蛋!给我站住!”夏绿蒂暴跳如雷,抄起亚坎特长刀就冲对方砍去。

刚才昂热用时间零和她擦身而过的一刻,顺手把这小熊手帕从对方裙兜里掏了出来,一下子就把现任狮心会会长的审美取向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夏绿蒂说砍就砍,每一道斩击都带着让台下新生惊心动魄的弧度,昂热则从容闪躲,优雅又准确地避开,俩人像是在表演一出早就商量好的助兴节目。

这就是时间零的鬼魅之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纵然夏绿蒂刀术凌厉,有剑豪之姿,但在速度被放慢数十倍的情况下,依旧只是孙女般的打闹。

“新生会到此结束。”昂热甚至有空朝台下挥手。

台下的人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这个也是每年必备项目吗?”西子月扶着额头问。

“不至于,夏绿蒂也就去年刚入学,如果明年她还能整这么一出的话......那只能怀疑这是她故意走蠢萌路线,招揽人气。”格蕾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身后。

“接下来吃个饭,然后去见一见你的指导老师。”格蕾尔说。

......

......

下午,西子月见到了自己的指导老师——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

赛诺伊教授,主教科目是古生物学。

虽然龙类是介乎于科学与宗教之间的生物,但它们依旧还是生物,具备大部分爬行类生物的特征,遵循基因学的逻辑。

古生物学不太涉及龙类,但主讲龙类亚种,比如泰坦巨蟒一类的史前生物。

这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与女性沾边的科目,但偏偏这位主讲教授就是位老太太,今年86岁。

对于普通人来说,86岁已经是准备好随时躺入棺材的年龄了,对对于混血种来说,也就刚刚退休的年纪。

她在卡塞尔的教授中可谓德高望重,和在学院地底深处工作的元老教授们是同一个级别,只不过她自认为还富有余力,所以选择征战在教学第一线。

西子月战战兢兢地站赛诺伊教授的面前,格雷尔则在走廊的窗前比出“师妹加油”的大拇指。

翻完西子月的档案后,赛诺伊教授低声一叹:“西子月呀。”

“在。”西子月拘谨点头,总觉得对方的身上似乎有气场这种东西。

“我已经很久没有带过学生了,我不知道能不能把你带好。”赛诺伊教授的开口异格外和蔼。

这让西子月想到了新娘岛上那大腿上绑着左轮的老嬷嬷,那也是一个和蔼但又极具气场的老女人。

“我会努力的。”西子月说。

“那我们就各自加油吧,希望你能对得起洛朗家主的一番心意。”

“是伊丽莎白安排您做我导师的吗?”

“安排?”赛诺伊笑着摆了摆手,“不论是校董还是校长,甚至是元老,都指挥不动我,但好在我吃软不吃硬,求还是能求动我的......我很好奇,能让洛朗家的女主人如此看好的女孩,到底拥有怎样的才能。”

唔......

听上去伊丽莎白似乎为了自己的学业做出了尊严上的牺牲......隐约嗅到了本子的气息。

半天的一对一辅导结束后,西子月扛着教材走出了梵格尔夫办公楼,不知不觉又到了饭点。

又一个晚上过去了。

.......

.......

4月13号,中午,3E考试正式开始。

这里是图书馆的二楼,缅甸硬木制成了桌椅,阳光从窗外斜斜地照入,六十条人影倒映在了桌上。

这六十人就是今年的新生规模了,大家肤色各异,来自天南地北,唯一的共同点志向远大。

卡塞尔的每年招生人数不固定,最多的情况下,一年能有三百六十位,最少的情况下只有二十多位。

从进门的第一刻起,西子月就感受到了无数视线火一样地烧在了她的背后,显然松鼠小姐的名号已经远扬在外了。

在侧写的作用下,她对周围的视线相当敏感,数十条视线里有猎奇、有嫉妒、有玩味、有敌意.......成分相当复杂。

西子月无意识咳嗽了两声——

大家的视线纷纷转为恐惧,人均倒吸凉气......可能是以为这咳两声是放大招的前兆。

“这就是在入校第一天放倒了学生会主席与狮心会会长的家伙呀.......”

“气场不容小觑,和学生会主席不相上下,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很难产生表情的类型。”

“明明是雄狮或老虎,却偏偏要伪装成小动物吗?真是个深不见底的女人啊.......”

“应该是雌狮才对,别忘了,在龙类的观念中,是没有一决雌雄这个概念的,母龙和公龙是同等的强大。”

西子月的身后一直在此起彼伏,议论纷纷,在侧写的捕捉下,一切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严肃地将手拱在了鼻梁前,感觉自己正在被一群大型食肉动物围观,不过好在大型食肉动物们脑子不太好使,没有意识到不远处那个蹲在灌木丛上啃草的小动物是真的完全不设防。

这种时候一定不能回头,这就好比在野外与狮子相遇,你一定不能表现害怕,要尽可能地从容笑对,这样狮子还以为你是一号人物,可你一旦撒腿就跑,狮子就会立刻认清你纸老虎的本质。

西子月持续保持着淡定与三无,一动不动。

这时,房间的大门被推开,龙德施泰德教授穿着背心,叼着雪茄,戴着墨镜,扛着一架汤姆逊冲锋枪走了进来……一副黑帮的架势。

“同学们好,3E考试将在5分钟后,也就是下午两点开始,我则是你们的监考官,千万不要作弊!我知道你们都是天才,可曾经有比你们更天才的作弊者落网,后来......后来他们的下场很惨,很惨。”

龙德施泰德的目光在同学们的脸上扫过,扫视如同扫射,而他手中的那把汤姆逊冲锋枪也的确跟着扫动了起来,枪口流动着慑人的冷光。

这......

这教授以前是干恐怖分子这行的吧?

眼见这群新生小兔崽子们被自己的威严唬住了,龙德施泰德教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很快他便发现坐在教室最前排,始终保持着淡定的西子月,似乎全场只有她免疫汤姆逊冲锋枪的威慑力。

“不愧是创下了自由一日传奇的新生,不至于为这点程度动摇吗?”他耸耸肩,像是遇见了棋逢对手的强者,这种时候只好无奈地献上敬意。

不.......其实是被吓傻了,一动也不敢动的那种......

“好了,时间快到了,准备发卷!”龙德施泰德中气十足地喊道。

“请稍等一下,我希望这场考试能由我来监考。”

清冷的声音从门外的走廊上传来,分明那声音很小,可它就像是冰刃般破开了这间屋子的空气。

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所有人都意外地注视着她。

白金色的秀发在脑后挽成马尾,冰蓝色的眼瞳,如雪般的肌肤,浑然天成的女王气息......零,她来到了这间考场,像是个不速之客。

“学生会主席竟然选择亲自监考?”龙德施泰德诧异。

零点头:“我已经申请好了证件,我可以来监考。”

零将审批盖章的文件出示给龙德施泰德,他点头同意了。

“那就短暂地当当搭档吧,零小姐。”龙德施泰德点头。

正式就职后,零从房间角落里搬来了一把桃木椅——

一屁股坐在了西子月面前。

“嗯?”西子月愣住了。

“我就坐在这里监考。”零看着西子月说。

这......

西子月还真没见过这么霸气的监考,直接搬一张椅子,往某个学生的面前就是一坐。

这种情况,好像叫做针对?

“我,就坐在这里监考。”零又重复了一遍,冰蓝色的眼睛里似乎要溢出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