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时代大亨 > 第1190章 你不把我当兄弟!

羊城。

疤脸坐在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眼神空洞地看着桌面,一言不发。

他已经连续抽了几包烟。

“咳咳!”

疤脸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坐在他面前的便是这次惹事的骨干,陈皮。

“哥,您……少抽几根。”

陈皮神色复杂,方才见疤脸不吭声,他也不敢说话。

这次的事太大了。

“你啊,跟了我这么多年,可以说是情同手足了,让我说你什么好,唉……”

疤脸夹着烟的手指了指陈皮,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陈皮猛地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唉!”

疤脸连忙起身拦下了他。

“行了,扇自己有什么用,先想想办法再说吧,冷静一点,不是还有我在吗?”

闻言,陈皮懊恼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疤脸现在也很烦,不敢再制造什么困扰了。

“按理说,打了人,大不了赔钱了事,对方却不依不饶,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怂恿。

不然事情也不会越闹越大,还影响到公司遭遇抵制,这就像是一个局。”

疤脸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随即又吐了出来。

事情发生后,持续发酵,一开始他觉得是正常的,现在嘛,越想越不对劲。

又没把人打死,钱也给得足够多了,一万块钱,相信没几个人会不选择赔钱私了,反而要走媒体渠道在这扯皮。

“如果不是我打了人,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冲动了。

我就不该动手,就算是憋死,我也不该!”

陈皮握着拳头,猛地砸向自己的大腿。

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可吃。

做了,他也不怕承认。

“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你怎么就动起手来了,平时你也没那么冲动啊?”

疤脸不解。

两人亲如兄弟,陈皮是什么性子,他能不清楚吗?

以前犯浑的时候,倒是无所畏惧,打了就打了。

可两人从良后,跟着刘北做事,无论做什么,都会考虑到背后的影响,压根不会这么冲动的。

事情发生后,疤脸也没有仔细问陈皮究竟是因什么打的人,第一时间就是想赔钱,尽快了事。

“我……”

陈皮欲言又止。

“算了吧,哥,反正人是我打的,我认了,别的说了也没用了,您说是吧。”

见陈皮不愿意说,疤脸皱起了眉头,详装生气。

“你这是把我当外人了?

不说清楚,我怎么解决这件事情,现在赔钱是行不通了,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

先前我也考虑不周到,没问你。”

疤脸语气冷冽。

陈皮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对方先骂娘的,我一时忍不住,您也知道……

我听不得别人说我妈半个字!”

说到这里,陈皮有些哽咽,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整个人情绪一下子就变了。

疤脸愣了一下,拍了拍陈皮的肩膀,冲他点头。

“我明白了,斯人已逝,你妈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怪我,非要问。”

他是知道的,陈皮从小就由母亲拉扯大。

但前几年的时候,陈皮母亲驾鹤西去了。

身边的人都知晓,陈皮是个大孝子,他妈妈还在世的时候,就无微不至。

拿了钱就往家里送,老母亲有一点不舒服,都要在家陪护。

更何况人家当着他的面,辱骂他母亲,那哪里能忍得住。

“不,疤脸哥,不怪你。”陈皮摇头,没有责怪疤脸的意思。

其实他在打人后,也是赔了钱的。

“唉,换做是我,我也忍不住。”

疤脸叹息了一声。

陈皮看着疤脸惆怅的模样,咬牙站了起来。

“这次造成的损失,我一力承担了,本来也是因我而起的。

我不想连累您,更不想连累公司,他们有什么就冲我这个始作俑者来。”

见陈皮瞪大了眼睛,准备英勇就义一般的模样,疤脸眉头紧拧,怒斥了一声。

“你脑子是不是忘在家里没带出来?睁着眼睛就在这里说瞎话。”

陈皮懵了,“我没有,疤脸哥。”

“闭嘴!你是老子兄弟,老子岂会让你一个人背黑锅。

这件事你有错,但不是主要责任,毕竟是对方先挑起的头,只不过对你尤其不利罢了。”

疤脸制止了陈皮要独自揽下的想法。

这件事能一个人担下来吗?

要是可以,他都替陈皮背了,关键是不能。

“疤脸哥,你……

反正我是一个无关要紧的人,大不了就进去蹲,只要不影响你们就好了。

我无所谓的,反正我妈也去了,我也没什么牵挂了,进去就进去。”

陈皮有些着急,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而,疤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别说的那么大义凛然,什么叫了无牵挂了,我是死了?

还是说,你压根就没把我当兄弟,别一个劲自己在那钻牛角尖,还没到绝地那一步。”

听到疤脸的话,陈皮低下了头,“抱歉,疤脸哥。”

疤脸摆了摆手,不想再继续跟陈皮说这些。

做兄弟,在心中。

“对方幕后黑手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德鑫快递,你以为进去坐牢,就可以解决问题吗?

我告诉你,根本不可能的。”

跟着刘北摸爬滚打这些年,疤脸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想事情都比较深入。

“为什么?”陈皮不解。

“树大招风,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恐怕有点棘手。”

疤脸皱眉,眼神有些复杂。

有人红眼病犯了,动手了,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那就是说,我打的那人挑衅我,都是故意的,是他们演的戏,让我们入套的?”

结合疤脸的话,陈皮串联了一下,脑子一下子转过弯来了。

“嗯,我是这么想的,这件事怪异的很,只怕是预谋已久的了,不然不会这么巧的。”

疤脸摸了摸下巴,脑子飞速地运转了起来。

刘总仇家可是有不少啊,是谁就猜不到了。

“没错,这事必有蹊跷。”

就在疤脸和陈皮商议,门外响起了一句沉声。

熟悉的声音!

疤脸激动地抬眼望去。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踏入办公室。

刘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