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拉回竞技场。

果然掌握了法术,许羡看着迎面而来的火球,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后退准备躲避。

却是听得对面贾道士手指掐诀,大喝一声:“控火术·变!”

随着其声音落下,三个熊熊燃烧的火球瞬间变形,化为三条粗大的火焰蟒蛇,向着许羡噬咬而来。

许羡一惊,这火焰居然还可以操控变化。

许羡使用爆步,身体弹射冲天,躲过了火蛇的噬咬。

落地时,右脚迅速兽化,化为金色猿脚,所有冲击力全部由右脚承当,兽化后的躯体足以承当这等冲击力。

许羡脚下一跺地面,向着贾道士疾冲而去。

贾道士一边后退,一边再次取出一张符纸,扔向许羡,随即大喝一声,爆!

符纸化为火球轰然爆炸,许羡下意识的就要使用无敌金身,不过想起马良的要求,无奈只能退后。

轰!许羡还是远远低估了爆炸的威力,剧烈的冲击将许羡远远抛飞。

甩了甩头,从地上爬起来,许羡感到有点头晕目眩。

这贾道士,有点真本事啊。

“妈的,莽了!”许羡不愿再拖下去,右脚恢复原形。

右手之上,灵力催动,逐渐膨胀兽化,化为金色猿臂。

爆步,冲!许羡身形向着贾方爆射而去,面对迎面飞来的火球,许羡直接一拳轰了上去,直接硬怼。

靠着爆步带来的冲击力,许羡成功冲到了贾方面前,一拳下去,结束战斗。

在主持人宣布了胜利后,许羡拖着鲜血淋漓的右臂狼狈的走下了竞技台。

由于许羡受伤不轻,因此竞技结束后,便是在柳依依一脸担忧的陪伴下直接回了住处,没有再进行其他活动。

森之治愈!房间之中,柳依依正在使用自己的觉醒技能给许羡治疗。

她的觉醒技能自然之力,有着多种效果,其中木属性的效果就是治疗。

许羡右臂之上,一道青色的光环不断律动起伏着。

随着光环的起伏,许羡右臂之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便是恢复完好。

“还痛吗?”柳依依看着许羡右手,眼圈有点红红的说道。

“不痛了,嗐,这武者受伤不是常事嘛,还哭鼻子,整的我跟重伤不愈了似的,要不你再给我弹首菊次郎的头七,那样更有气氛。”许羡调侃道。

“噗,你滚啊,没心没肺。”柳依依破涕而笑,给了许羡一拳。

“好了,去休息吧,我没事了。”许羡笑着说道,站起身来,揉了揉柳依依的小脑袋。

···

夜黑风高,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许羡睡不着,躺在床上脑袋整着双手,思绪随意遨游着。

穿越过来也有半个月了,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是前世,这时候他应该正坐在电脑前,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码字。

旁边的烟灰缸里肯定堆满了烟头,不时还要用手拍打一下大腿,驱赶蚊子。

然而现在,每天的日常变成了战斗,修炼。

自己成了众人口中的天才,身边还多了一个女神级别的女孩,还是随时可以上手的那种。

每天早上都可以享受到其做的爱心早餐,受伤了有人关心。

这样的生活,简直如在梦中,有一种不真实感。

不知道为什么,许羡突然有些害怕。

害怕这真的是一场梦,害怕突然有一天这一切都被打破。

在这个修炼的世界,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任何的美好都需要实力来守护。

实力!变强!

这一刻,许羡突然有了一种变强的渴望,他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

上一世,许羡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活着,眼中的光早就被现实磨灭。

他从来不去想明天,也不敢去想明天。

但是现在,他有了对未来的憧憬。

许羡觉得,未来可能是美好的,可以是美好的,他能够,让未来变得美好。

这一刻,许羡眼中有了光,上辈子,他没得选择,这辈子,他想做个强者。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您的快递即将送达!】

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许羡稍稍思索,便是明白了系统的意思,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杀气,看来有些人还是不死心啊。

也罢,变强,就从收快递开始吧!

许羡凝神戒备,果然没一会,便是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听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声音,声音从窗外传来。

这大半夜的扒人家窗户,也太不道德了。

吐槽一声,许羡正准备出手,只是还没等他做出应对,便是听到窗外传来了一声轻响,随后客厅中响起了云嬷嬷的声音。

许羡赶忙走出房间,客厅之中,一名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女子,正面露痛苦之色,跪在地上,其面前一名手持权杖的老妇人正在审视着女子。

这名头发花白的手持权杖的老妇人便是柳依依的守护者,七阶强者云嬷嬷。

而地上这位,显然就是系统所说的快递了,只是已经被云嬷嬷代收了。

【刘雯,血脉之灵,荆轲,四星。修为:四阶中期。】

豁!荆轲!

许羡不禁笑了,有着荆轲的血脉之灵居然还敢做杀手,是你飘了,还是荆轲觉得他又行了?

“谁派你来的?”云嬷嬷的声音自带一股阴恻恻的感觉,令人感到有些压抑。

这时,柳依依也被惊醒,走出了房间,来到许羡身边。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刘雯并未回话,被拎小鸡一样拎进房间,刘雯的大脑此刻已经宕机了。

明明是一次简单的刺杀任务,以她四阶的实力,杀一个二阶的菜鸟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七阶强者?这剧本不对啊。

刘雯看了云嬷嬷一眼,确认过眼神,是打不过的人。

“你的目标应该是我吧?赵泰派来的?”许羡上前一步说道,刘雯的灵力已经被云嬷嬷封禁,暂时没了威胁。

“赵泰?那是谁?”刘雯看向许羡,有些懵。

她从小到大一直暗中接受训练,这次接到上面的命令,带队来暗杀北玄学府的学生。

其中许羡这个八星天才和另外一对七星级别的天才,由他们两个领队负责。

却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出任务便是遇到了七阶强者,而且现在任务目标似乎还把她当成了别人派来的人。

这情况,该怎么弄?

教官只教了杀人,没教这些啊。

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办?服药自杀么?按照训练中的要求,任务失败便是需要服毒自杀,除了尸体,什么都不能留下。

或者说使用药剂,强杀目标?

刘雯很快下了决定,觉得怎么也不能堕了自己血脉之灵这古今第一刺客的名头。

虽然这个古今第一刺客貌似当了一辈子刺客一个人也没杀过。

视线看向许羡,刘雯咬开了牙齿中藏着的药剂,瞬间,药剂的力量便是冲开了灵力禁锢。

刘雯的身躯飞速发生变化,背后皮肤开裂,八根尖利的蛛矛钻了出来,瞬间化为一只人形大蜘蛛。

蛛矛一纵,向着许羡扑来,其身上的气势也提升到五阶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