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实在是太离谱了。

不过是摔了一跤,结果就昏迷了四天多!

而且,“这脑袋怎么现在还晕乎乎的。”

司天用力地甩了甩脑袋,但这种头晕虚弱感却还是一阵一阵的,就好像身上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样。

也许是昏迷太久,饿太久了的后遗症吧。

他并没有多想。

……

十多分钟后,头晕感终于消失,但一阵阵的虚弱感还在,司天有些使不上力气。

但正常活动没有问题。

再过段时间,应该就会好了。

“小天,小天?”

大伯有些急切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司天赶忙来到阳台上。

“大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这臭小子,怎么电话V信都联系不上?”

“我手机没电忘记充了。”

大伯表情有些急,他并没有在这个小问题上多纠结,而是赶紧说道:“行了,你赶紧收拾好行李。”

司天愣了愣,“收拾行李干嘛?”

大伯道:“官方要在大洞山搞一个什么实验,说是危险性很高,附近五十公里内的居民都要外撤。”

“实验?”司天疑惑道:“我们这里又不是西北大荒漠,搞实验怎么会在我们这里搞?”

“他们是在搞什么实验?怎么会要求五十公里内都撤离啊,该不会是核爆试验吧!”

“这谁晓得啊,大洞山现在都已经被军方封锁。”

这么大阵仗,看样子真是高爆武器试验啊。

司天惊讶不已,随后表情有些小激动起来,“大伯你说我们这里离大洞山那么近,会不会要拆迁啊!!”

“一天天得想什么呢!”大伯声音高了两级,道:“别啰嗦了,赶紧收拾行李,官方派来我们村的车,再有两个小时应该就到了。”

说完,大伯转身离开,留下最后一句叮嘱:“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你别磨蹭,快一点哈!”

“知道了。”

……

回到屋子里,四天赶紧上网查看,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网上一片平静,大家该干嘛还干嘛。

本来还不怎么样的,这下子,司天却是立马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身为一个网络作者,他对这种明显不同寻常的事情,实在是太敏感了。

“难道真是核试验?”

但是这说不过去啊,以他读了这几年书的起码认知,这种试验断然是不可能放在这种地方进行的。

实在是,好奇啊。

……

半个小时后。

大洞山附近不远,大洞村。

这里距离大洞山的大溶洞,只有不到两公里。

从大洞村边的悬崖上,就能看到大溶洞。

也许是因为在落差七八百米悬崖上的原因,军方并没有在大洞村设卡。

这个地方,司天已经看见了军方的人。

远远的,一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大洞村内也停满了军车。

那场面,他这辈子都没见过。

说实话,他中的军人集结行动,比这场面要大得多。

但这想象与现实,终究不是一码事。

现在亲眼见到,他隔了老远,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该死的、传说的压迫感了。

司天把自己的小摩托推到一旁的玉米地里藏起来,而后顺着一条已经荒废的小路,一路来到大洞村的悬崖边。

悬崖顶上是一片树林,他藏在一棵大树后面,取出望远镜,观察着大溶洞的情况。

这个角度,在望远镜的加持下,司天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大溶洞口的一大群军人。

“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他终究是只能看到表面的。

……

回到家中,一无所获。

司天有些失望和无奈,然后老老实实的开始收拾起来。

这麻烦事,他还是蛮有怨言的,但这毕竟是官方行动,再有怨言,也得配合啊,这是义务。

一切收拾完毕,还冲了个澡。

眼看距离大伯口中的两个小时还有不到十分钟。

他想了想,还是打算把笔记本带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看到屏幕上的作者后台,他才突然想到,他那十几万字的,已经被他自己给太监了。

接下来的撤离生活,什么也不干似乎也太闷了一些。

思前想后,他做出了决定,把最后一章的道歉给删了,而后这才把电脑收起。

……

这次撤离,官方自然是有给撤离居民准备住所的。

也就大洞村方圆五十千米内没什么城市,否则的话,光是撤离安置,就是一个大问题。

当然,以上跟司天没什么关系,他已经孤身一人到省会郊区租了一间房。

这种情况,官方是给报销七成费用,所以何必去跟别人挤房间呢?

而这段经历,也让司天对灾难来时的撤离有了一丢丢的感觉。

所以,他决定后续,把魔灵一族写得强大一些,主要剧情变为人类末日挣扎……

咚!

晕倒之前,司天把自己头栽地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

与此同时,华国西南。

“地震”了!

代号一溶洞内,代号一睁眼双眼,一股股有形的能量以其为中心点,向着外界扩散。

……

再醒来。

司无郁拍了拍脑袋,感叹道:“果然呐,就算是尊主级,也依旧只是个凡人,一不小心居然会喝醉。”

说离谱吧,属实离谱,但转念一想,好像又很正常。

起床,慕韶颜的早餐,一切如旧。

今天唯一的不同,就是少了张瑜瑾那个“小跟班”。

因为今天,七方会武的淘汰赛已经结束。

接下来,便是最后的排名争夺战,作为种子选手,她也该行动了!

原本七方会武的排位赛依旧是采用的一对一PK制。

但此前由灰白能量柱引起的人族与魔灵族的大战,让官方临时对规则做了调整。

按照官方的说法,人类的主要敌人是魔灵,而不是人类,因此,强者更应该具备击杀魔灵的能力。

所以,最终的排位赛,改为击杀魔灵。

规则也很简单,在规定时间内,按照击杀数量和质量,进行排名。

官方的这一理由没有任何毛病,所有组织全部赞成,全票通过。

至于场所,则是选在帝国东北部大山岭中。

大山岭是大周帝国最大的森林,魔灵降临后,大山岭一度被占据。

通过这段时间的高强度打击,大山岭中的高阶魔灵全都死的死,逃的逃,只留下数量不小的低阶魔灵在等死。

帝都前往大山岭并不远——也是这个原因,使得大山岭中的魔灵受到的打击力度空前的大。

这次排位赛的场地,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司无郁帝陈两人先行到来,共同制造了三个超大的能量罩,圈出三个不同级别的比赛场地。

“害!”帝陈吐槽道:“没想到本座一百多岁的人了,居然还要给一群小辈打工!”

“从这次魔灵直接传送SS阶魔灵看来,它们的后备兵源不知道有多少!我们与它们之间的抗争,恐怕要持续成千上万年。”

司无郁也是颇为无奈,“如今你我再突破境界,寿命也随着增加。”

“所以啊,不好好培养小辈的话,将来莫说给我们‘养老’的人了,恐怕到时想要个能并肩作战的队友都没有。”

帝陈笑了笑道:“照前辈的意思,咱们这就相当于是在交养老保险咯?”

司无郁道:“你要这么看,也没什么问题。”

他说着,话题猛转,提醒道:“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约。”

帝陈愣了愣,“什么?”

司无郁脸色不变,道:“忘了也没关系,到时我会好好提醒你的。”

帝陈笑嘻嘻地说道:“前辈您啊,还是先赢了再说吧,别到时候还是我来提醒你,你赌输了。”

……

下午一点,三个级别所有人全部到齐。

场地是临时的,自然不存在广场之类的地点,所以,也省了很多常规的激励讲话环节。

这次,主持人是灵管会的千云尊者。

尊者级强者主持最大的优势就是不需要话筒。

他巧妙地利用灵力说话,声音不大,但能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千云尊者没有任何废话,直接道:“从现在开始到明天下午一点,根据个人击杀魔灵的数量和质量进行排名。”

“期间,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动武斗殴,总之记住一句话,你们共同且唯一的敌人,是魔灵。”

“至于其他更多的规矩,你们应该也很清楚,我在此就不再过多赘述了。”

“那么,七方会武排位赛,现在开始!”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三个级别共计五百多人,纷纷匆忙忙地朝着自己的比赛场地而去。

“嗯?那小子有意思。”

帝陈没有明确地说是哪一个,但司无郁却能根据他的语气所向,找到他所说之人。

那是一个穿着简单的少年,看模样只有十四五岁,E阶7级。

还行,但在这天才众多的七方会武里,并不算最拔尖。

而他之所以能得到帝陈的赞赏,是因为初级组的他,走向了中级组的比赛场地!

每个比赛场地的入口,都有工作人员检查比赛资格。

女工作人员看到他的资格证后,皱了皱眉,道:“学弟,你走错地方了。”

她指了指一旁的初级组,道:“那边才是你的赛场。”

哪知少年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进入中级场地?”

“因为这不符合规定。”女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行了,你赶紧过去吧,后面还有很多人排着呢!”

哪知少年不仅没有放弃,反而非常认真地说道:“比赛规则没有说过,初级组不能进入中级组的场地吧?”

他的声音不大,但还是立马引起了周边人的注意。

女工作人员闻言一愣,随后游戏恼怒,“你这人。初级组就去初级组场地啊,来中级场地不是诚心捣乱吗?!”

少年闻言,立马转身,对着空中做了一个晚辈礼,道:“晚辈易林,请求进入中级组场地。”

“可以。”

帝陈甚至都没有问为什么,直接答应。

同时他对所有人说道:“这三个赛场,只是我们定的一个最合适你们大众实力的场地,如果有人觉得自己的实力可以跨级,可以。”

“三个场地,你们可以随便去。”

“不过,凡是跨赛场者,我们不提供任何保护。”

“人自信无过,但也要为自己的自信做足准备、并对此负全部责任。”

帝陈的声音落地,下方众人激烈的议论起来。

去更高的场地,代表着更多更高阶的魔灵;

危险的同时,也是巨大的优势,毕竟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寻找高级魔灵上。

最后,选择跨区的人很多!基本上所有实力靠前的初中级组参赛者,全都选择了跨区!

这其中,就包括余霃,她也跨区到了中级组赛场。

“E阶7级就敢去中级场,还那么自信。”帝陈拍了拍打着哈欠的嘴,道:“倒是有些意思。”

“本座倒要看看他的自信凭何而来。”

司无郁道:“相较于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我更感兴趣的,是他的胆子,居然敢直接找你我请示询问,这份胆量,我还真没见过。”

当然,感兴趣归感兴趣,司无郁并没有像帝陈那样,去盯着人家的行程看。

他的注意力,全在异度领域的四个参赛者身上。

异度领域人少,连吃饭都在一块。

所以司无郁对他们这几个小辈,还是很上心的。

排名不排名的,他是一点也不在意。

毕竟按照排位赛之前的协定,自由天才中,凡是拥有源食系天赋的人,他可以全部带走。

想要的人没有源食系天赋怎么办?

司无郁表示那只是小问题,权限魔法:洞察·中改,多少都会让他身上拥有一点源食系天赋的!

——这就是司无郁当时为什么那么爽快答应协定的原因。

这个协定一出,简直就是让他自己随便挑人嘛!

当然了,话说回来,排名他不在意,但他们个人,以及异度领域这个组织的整体还是很有必要在意的。

放开他们自己的个人荣誉不谈;

且说这靠硬实力争来的东西吧,它更具有说服性,对此后异度领域的发展,也大有裨益。

所以,异度领域四人,只要不到他救不回来的程度,他都不会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