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154章 孤誓杀黄斌卿!

张天伦打量两眼立刻就看明白了,这个滚轧机的原理并不复杂甚至说很简单,几乎一看就会。

张天伦仔细想了想。

“王爷,你要的这个滚轧机,所需力量过大,咱们的水车恐怕提供不了这么大的力量。”

“毕竟要把一个钢锭压扁,这中间需要的力量太大了,哪怕用锻锤砸,都需要砸好几下,这两个滚轴一压,哪能那么容易就压成呢。”

“你可以多上几对滚轴,同时想法将钢锭铸造的尽量扁平,让钢锭上辊轧机的时候尽量保持高温,这几个方面一起用力,滚轧机就可以快速压出钢板。”

张天伦在脑中微微推演一下,认为王爷的建议应该是可行的。钢锭的温度越高越接近熔点,就容易压制成其他形状,耗费的利息会相对小很多。

“王爷您要生产大量的钢板做什么?”

“本王打算让你尝试生产板甲。”

“生产板甲?咱们现在就能生产呀,直接用锻锤砸就是了。”

“不,你那个制造速度还是偏慢,我的意思是这样。”

朱弘栋在地上又画了一个轧钢机的简图。

“你看,只要咱们生产出来钢板,把钢板送到这个轧钢机下面,这一下就可以压出来一个板甲,不比你用断锤一锤子一锤子砸来的快多了?”

张天伦仔细看看这个轧钢机,立刻明白王爷的意思,不由得啧啧称奇,真不明白王爷脑中这些知识是从哪儿来的。

“王爷,我找人琢磨琢磨吧,这滚轧机加上轧钢机,估计得好好琢磨一阵儿,如果制造出来了,王爷是打算生产什么样式的板甲?”

“只要就生产两种,一种是胸甲,一种是头盔,只要有了这两种,本王的线列步兵就可以彻底抛弃沉重的老式盔甲了。”

朱弘中看过军械厂,随后又视察了一下火药厂,此时火药厂旁边的子弹厂和炮弹厂相继完工投入生产。

在火药厂更远处,则是正在建设中的军械厂分厂。

朱弘栋领着扶云翥彻底转了一圈,让扶云翥大开眼界,颇有推开窗户,发现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

在回去的路上朱弘栋不失时机的传授知识。

“云翥你要记住,军队的第一使命就是杀人,所以无论各朝各代什么时期哪个名将手下的军队,无论他们的军纪如何武器如何,衡量这个军队是不是强军,唯一的标准就是看这个军队能不能打,杀人厉不厉害。”

“军械厂、火药厂你都参观完了,回头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火药武器的作用,正在全面超越弓箭和投石车。”

“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说明火药武器的杀人效率正在超过弓箭和投石车。”

“在现在这个时代,能够把火药武器运用得好的军队,才能成为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军队。”

“回头你可以参加一下部队的训练,亲自放两枪开两炮,感觉感觉,就应该明白火药武器的威力了。”

扶云翥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全都是严肃的表情,反而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感,有种忍不住去把他的小脸揉开的冲动。

朱弘栋看着扶云翥剃得光溜溜的脑壳,心里涌出一种冲动,想要伸手摸摸这个光溜溜的脑壳。

朱弘栋的手指动了两下,最后按捺住这种冲动,若无其事的走在前面。

回到兵营,朱弘栋第一时间就安排把锻钢弗朗机炮分别发往义乌和严州,每一个方向分了五十门。

弗朗机炮是防守棱堡的利器,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倾泻大量弹丸,给敌人以重大杀伤,瞬间摧毁敌人进攻的意志。

五千杆刚刚新造出来的火枪,全部被发往严州府。

这样依靠棱堡,这五千杆新式火枪,完全可以给清军造成巨大杀伤。棱堡这种地形,正好在滑膛鲁密铳的最佳杀伤范围内。

…………

第二天一早,朱弘栋正在照常安排日常工作,突然来了一个宦官通知他参加朝议。

朱弘栋非常诧异,在路上就问那宦官。

“这位公公,父王让我参加朝议,具体所为何事?”

“六王子,奴婢也不知晓具体情况,只知道应该是军议,八成因为是军议才请六王子参加的吧。”

朱弘栋心中大致有谱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是因为清军有了动向?从其他方面有消息传来?

朱弘栋心中猜测着各种可能,迈进府衙大堂,就见大堂里气氛凝重紧张,又莫名的有种悲伤之感。

朱弘栋向鲁王行礼,随后被鲁王示意就站在鲁王桌案的旁边。

这时就听鲁王说道。

“此次王之仁将军殉难,主要原因就在于黄斌卿。”

“可怜王将军没有死于敌人之手,没有战死在沙场上,却死在小人之手,死在自己人手中,可悲可叹可恨!”

“本王绝不能接受王将军报国不成,反而死在小人之手。”

“孤誓杀黄斌卿!”

“以黄斌卿的人头,祭奠王将军在天之灵,祭奠王将军殉难的全家九十三口人!”

“众位爱卿,现在谁能给我出个好主意?咱们有什么好办法,可以杀了黄斌卿给王将军报仇?”

鲁王在大堂上高声叫嚷,声嘶力竭,怒发冲冠,睚眦欲裂,可见真的是怒极了。

朱弘栋刚来,压根儿不了解情况,便杵在书案旁边,静听朝臣的议论。

很快朱弘栋大致搞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之仁是鲁王这边的水军统领,黄斌卿则是隆武那边的水军统领。

两个人的官职各不相同,但职责大致相当。

鲁王这边是王之仁统管所有水军事务,而隆武那边黄斌卿其实只能管理自己手下的水军,人还不多,只有几百人的样子。

隆武一向与郑芝龙不和,因为被郑芝龙架空,郑芝龙又不配合隆武北伐的想法,两人闹得越来越僵。

最后发展到,隆武以御驾亲征的方式独走,彻底离开郑芝龙。

郑芝龙本身也没有曹操的胆量,同时又对大明朝失去了信心,心理上已经倾向于清朝,所以对隆武的出走采取一种放任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