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人打横抱起,迈着长腿往卧室里去,浑身冷冽的气场,让苏若雪不寒而栗。

“薄少,你放开我。”

“你不是想要钱吗?卖给他们,还不如卖给我,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薄佑琛把怀里的人狠狠地摔在床上,又伸手扯着她的脚踝把她拉到自己面前。

苏若雪跪坐在床上,薄佑琛居高临下地站着,目光冷冽地看着眼前胆怯的女人。

柳叶细眉,樱桃红唇,秋水潋滟的杏眼,清纯却又妩媚。

苏若雪想逃,她不想在他面前一次又一次满身狼狈地出现,她满身的尊严都被摔进了泥里。

她心里对薄佑琛不是毫无感情,他稍微出来给自己撑一下腰,她都误以为薄佑琛愿意原谅自己。可现实总是与期待完全相反。

事实上,他不过是想换一个方式来报复和折磨自己。

“薄佑琛,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

苏若雪的哭诉,只会让他觉得更加烦躁。

“不跟我有任何瓜葛?所以你就把自己卖给别人?”他掐住苏若雪的脖子,让她仰头看着自己。

“伺候别的男人是不是比伺候我好?在我这里装死,像一根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在那陈颤的面前,就**求欢,是不是?”

尖酸刻薄的话让苏若雪心如死灰,她想辩解,却被薄佑琛狠狠地堵住了双唇。

疯狂的掠夺,不加掩饰的侵略,让她无力招架,她仅凭最后的意识闭紧双唇。她不想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上的接触,因为她总是会因此陷入无尽的回忆折磨。

这段纠葛,早就该结束了,她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

苏若雪猛地咬住薄佑琛的唇瓣,稍微用了力,舌尖尝到一丝腥甜,她才松开嘴,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

“你咬我?”薄佑琛语气冰冷,指腹抹掉嘴角的血丝,在她逃离的上一秒先行抓住她,把她压在床上。

身上的裙子早就被撕成了一块破布,根本就遮挡不住什么,她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勾起了薄佑琛尘封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对苏若雪失控了。

每次把她压在身下,都会勾起他的**。

薄佑琛是一个霸道且肆意的男人,从来不会滥情,也从来不会克制自己的**。他滚烫的目光侵占似的略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被他用目光奸视的每一处肌肤,都变得莫名滚烫起来。

苏若雪难堪地动了动身子,结果换来的是他更加用力的欺压。

“是不是跟陈颤做过了?”

明明知道如果她回答了是,自己会嫉妒得发狂,但是薄佑琛还是忍不住要逼问她。像是一个惯爱自虐的人,非要亲自在自己身上划伤一道才能得到满足。

苏若雪咬着唇,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的沉默,简直把薄佑琛逼疯:“回答我!”

他怒吼着啃咬着她的鼻子,脸颊,嘴唇,然后又一路到脖子,一次比一次用力,几乎要把她撕碎。

苏若雪终于忍不住哭喊出声:“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薄佑琛的动作稍微停顿,眼里闪过一丝跃动的光:“你拿了他的钱,却没有跟他上床,是吗?”

苏若雪觉得羞耻,闭着眼任命地回答是。

薄佑琛忽然放声笑了出来,从她身上下来,解开衬衣的扣子,把脱掉的外套砸到苏若雪身上。

“过来”他命令似地开口,苏若雪呆坐在原地没动,一双大眼里毫无生气,像是一个被人抽干灵气的布娃娃。

薄佑琛再度开口,语气毋庸置疑,甚至带着帝王般碾压一切的高傲:“过来,这里的钱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