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徒弟都是主角 > 第六十九章:圣人梯规则

踏!

踏踏!

随着李沐一步步向圣人梯上方登去,众人心越来越凝重。

嗡——

突然。

异变发生。

一道能量涟漪自李沐所踏的阶梯处荡漾开来。

身处阶梯之上的李沐,顿时感受到一股压力袭来。

这股压力不是来自外界,正是自己此时所在的这处阶梯。

圣人梯果然不简单,正如众人预料那般,想要顺利登上圣人梯之巅,是要经历层层阻拦的。

此时的李沐,身处圣人梯第九十九层,面临这层圣人梯所带来的压力。

只见李沐眉头轻轻一皱,抬起右脚,踏上了第一百层。

“没事?”

“居然没事,有可能是此时还没有走多远。”

“也对,再看看吧!”

见李沐继续抬起脚步,众人并没有着急登圣人梯。

如今有第一个人去尝试,为他们开路,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圣人梯之上,当李沐从第一百层阶梯踏出,来到第一百零一层阶梯后。

天地之间,一股无形的压力生出,比之前在第九十九层所经历的压力一模一样。

只见李沐低头思索,再次踏出几步,见威压不变,他才脸上露出轻松之色。

随即继续踏步而上。

嗡——

半刻钟之后。

圣人梯之上再次传来一阵能量波动。

这个时候李沐踏上了第一百九十九层,此时的压力比之前大了近乎一倍。

刹那间,李沐感觉在承受着神游境强者威压笼罩一般,显得有些吃力。

不过作为玲珑剑心体质拥有者,他本身便是顶级天骄,仅仅只是神游境的威压,还难不倒他。

他继续踏步而上,只是和之前相比,脚步放的缓慢了一些。

“我明白了!”

极道圣宫贺炎此时开口,他身上炎热的气息突生,踏步走出。

“圣人梯前面数十阶并无异常,当来到第九十九层后会出现第一次阻拦,而后便是第一百九十九,第二百九十九,如此往复……”

仿佛在验证他所说的话一般,贺炎大步流星,一口气来到了圣人梯第九十八层之上。

咚!

当他右脚放下,如之前的李沐一般,一股能量波动荡开,压力徒生。

下方众人,眼中露出明悟之色。

贺炎所说并无道理,而且他也用行动告诉了大家。

“走,看看这圣人梯我们能登多高,说不定老子天赋隐藏起来了,登上了圣人梯之巅呢。”

“卧槽……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也有可能是隐藏的顶级天骄。”

不少二流势力弟子纷纷开口叫嚣着,跟在极道圣宫,紫阳剑场以及大洪王朝之人身后。

一时间。

圣人峰下,那通往云雾之上的圣人梯布满了南荒大陆修士。

“莫师兄,我也去试试了。”

莫弘身旁,叶秋和花见笑二人站在不远处,叶秋开口道。

“嗯,去吧!”

莫弘轻轻点头,他不着急登圣人梯。

清虚仙门之人还未到来,他自然不着急。

和这些人比没有什么意思,他的对手是紫阳剑场的赵柯,以及清虚仙门的靳无命。

不远处的紫阳剑场也是如此,其他弟子皆纷纷登上圣人梯。

赵柯负手而立,紫衣紫发随风而动,他看向莫弘,轻轻一笑。

……

“厉害,紫阳剑场那名玲珑剑心居然登上了第两百九十九层。”

遗迹之外,那面古铜色的铜镜画面内,圣人梯上的场景清晰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极道圣宫的大日炎体也不错,不比玲珑剑心差。”

“噫……那名女子,圣宫之中我怎么没听说过此子。”

此时,突然一道诧异声响起。

只见铜镜之内,在李沐,贺炎身后,有数道身影并列而行。

其中叶秋,洪浩,闻人杰几人皆在此列。

而与几人并列而行的,有一名女子,格外的引人瞩目。

远古遗迹之内,在场的女修士本就及其的少,此时有一人能和叶秋并列而行,自然会被众人关注。

“那是我圣宫天骄段嫚诗,她天赋不比别人差,只不过境界低了点。”

圣宫之中,一名长老轻轻开口,脸上带着傲然之色。

“原来如此,看看此女还能坚持多久吧。”

听到圣宫长老发话,众人立即明白。

不过……

虽说段嫚诗天赋不差,但是也是和其他人相比,如果和贺炎,叶秋以及李沐等人比,自然是比不了的。

且众人相信,要不了多久,叶秋便会将其余几人甩开,遥遥领先。

毕竟天赋和实力摆在那里,叶秋是和贺炎,李沐等人一个级别的,甚至隐隐更强一分。

之所以落后,是因为叶秋在二人之后登圣人梯的。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叶秋没有辜负众人所望,在踏上了一百多层和便将段嫚诗等人甩开。

他脚步轻松,向前方的贺炎和李沐追去。

“仙门弟子到了!”

遗迹之外,众人目光时刻关注着圣人梯。

不知何时,一道声音在寂静的空间内响起。

众人注意力立马被吸引。

只见圣人峰之下,清虚仙门一行人缓缓到来。

其中靳无命,代云峰以及林元三人带头。

其他仙门弟子身后,还有四名离火教弟子。

在清一色仙门弟子中,四个显得有些扎眼,格格不入。

“有好戏看了,这靳无命三人的对决恐怕马上要开始了。”

“也不知道三人孰强孰弱。”

众人精神振作,露出看戏的神色。

靳无命,莫弘,赵柯三人,作为南荒大陆青年一代的第一人。

每一次相遇,总会碰撞出火花,三人似乎都想分出个胜负一般。

此次远古遗迹之行也不会例外。

而在场诸多势力之中,边缘处几名身着灰袍的老者,看着铜镜内的涂闫等人,脸上露出苦涩之色。

他们离火教进入遗迹有百来人,怎么就剩下涂闫四人了?

这损失也太大了吧?

几人明白,这百来个弟子的损失,让本就不富裕的离火教更是雪上加霜。

像他们这种二流势力,这损失恐怕得要数十年来恢复。

不过当几名离火教老者看着铜镜内的涂闫时,有些意外。

离火教损失惨重,涂闫应该脸色死灰才对啊。

怎么看着不像?

涂闫眼眸中流露出浓浓的战意让几名离火教老者一阵摸不着头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