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这个江湖太诡异 > 第十六章 离开黑暗

黑暗中,李天平在急速奔跑。

按照刘小柔的说法,恐怕那具无皮的死尸独自上四楼杀人了。

尚且不清楚那几人有没有能力对抗。

更关键的是,自己不知道在记忆世界中过去了多久。如果回到外面晚了,就只怕给人收尸了。

不过在那之前,李天平心中还有个疑问。

“外面真的是五十年前吗?还是说...这只是兄妹俩创造出的一个屠杀幻境?”

“是幻境,不可能真的回到过去。”

“所以先前死去的人,实际上只是创造出来的人?”

“是的,他们想报仇,只能通过这种幻境方式。至于真正的人,过去这么多年,谁也不知道如何了。”

“换句话说,兄妹俩的这场屠杀,实际上是一场大型的自我安慰?”

小阎王眉头一挑,觉得这个词有点意思。

“你这个总结挺有意思的,很到位。事实就是如此。他们活着遭人残害,死后自然阴魂不散。因为你的到来,使的他们能够开展一场报仇。”

李天平沉吟片刻,突然想起了曾经一件事。

“阴魂不是毫无意识的吗?为什么这次的兄妹,有这么清晰的认识?”

小阎王闻言后少见的沉默了下。

“我不知道。这两个月来你所遭遇的阴魂事件都是无意识的孤魂野鬼。但这一次,恐怕跟死册或者恶灵有关系。”

听到这,道人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眉心微皱。回头望去,看到的是小阎王肯定的眼神。

任老爷的病,有问题!

“如果这是一场心里安慰,那大剑少女又是怎么回事?她又怎么会与我一起遭遇阴魂事件?”

小阎王有些讶异,她看了看黑发青年的眼神,确定他没有装模作样后有些无奈。

“你忘记她姓什么了吗?”

猛然间,道人瞳孔微缩,但随即又恢复正常。

“任灵灵...但就算姓任,也不一定跟任家有关系吧?”

“不然你有更好的解释吗?”

李天平一时哑然。

渐渐地,四周开始有了点点温热。同时,前方也出现了楼梯轮廓。

出口就在前方!

他当即加快脚步,附身冲刺。终是跑了出来。

紧接着,他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动。

在楼上!

他两步并做三步,快速的来到了楼道口。

一看,那云海大师正狼狈的朝自己方向跑来。待看到自己时,竟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

这是那个德高望重的大师?

“道长...?道长!!你没事,你真的没事!”

云海语气急促,神情惊慌,看来被吓的不轻。当下连什么贫僧,什么施主等用词也不在乎了。

李天平没理他,既然他逃了出来,那剩下的人...还有一个活着!

袖箭形态下的李天平,视力和听力都空前强大。

即便在楼道入口,也能清楚听到过道尽头的客房还有一丝喘息。

而且,还是个女声。

当下不再理会云海。对于他来说,这个和尚只是个幻境之人。

四楼过道并不长,李天平发力猛冲,很快就来到了房门前。

一看,里面鲜血淋漓,狼藉一片。

任灵灵则被掐住脖子,挣扎不已。

她的大剑掉落在地,身上劲装满是裂口,胸前的雪白大片露出,迷人的沟壑显眼可见。

不过,他可没功夫欣赏这些。

抬起右手,瞄准,拉栓。

一道箭矢以肉眼无法扑捉的速度穿透并打断了吊尸的手臂,被擒抓的任灵灵当即摔落。

她咳嗽了两下,望向门外,待看到是十八道长时心中顿时一喜。忙捡起自己的大剑朝他跑去。

“道...道长!你还活着!太好了!”

任灵灵很惊喜,先前进入黑暗的那批人要么消失无踪,要么剩半个脑袋。

而面前的年轻道长居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眼下他的神情却是严肃无比,眼中毫无畏惧之意!

这等波澜不惊,显然心有底气!

接着她看到年轻道长神色怪异的朝自己努了努嘴,有些不明所以,当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时,俏脸当即羞红,这才发现自己胸前丰盈被眼前的道人看了个精光。

当下惊呼一声,立马双手护住,却是挤压的更诱人了。

不过比起身旁的尤物,客房内的东西反而是优先要解决的。

刚刚那一枚箭矢,他用了斩妖神通,一击便将其断臂。除了救人之外,另一个原因还是不想杀他。

刘大顺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归根结底还是任家那个公子造成的。

无法报仇的他,心中的仇恨恐怕难以想象,以至于扭曲了本身。

当吊尸缓缓转过身时,李天平从那血肉双眼中感受到了无尽的怨恨。

眼前的悬吊死尸,恐怕不像刘小柔一样能沟通了。

但要等第二枚箭矢凝聚起来还需要点时间,现在也不能指望了。道人当下将手伸直,视线直盯着屋内吊尸,以防它有什么突来袭来的举动。

黑刃-佩刀形态!

手臂上的铁制臂铠瞬间浓缩,并以极快的速度汇集在李天平的右手当中。

紧接着,在任灵灵震惊的目光中,化为一把漆黑且神秘的带鞘刀刃。

这一刻,道人感到自己的听力和视力猛的缩水,恢复了正常。

“这...这...”远超常识的一幕让任灵灵一时间愣在原地。

她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等神奇的变化,什么武器能够从一个样子变成另一个样子?

在她愣神之际,一声轻响让她回过神来。

蹭——

李天平拔刀了!盯着房内的吊尸,严阵以待。

“还记得你的神通吧,如果你不想动手,可以试着平他怨恨。”

小阎王立于门前,与道人一同面对着血红吊尸。在经历过那等记忆回顾后,她看得出眼前的黑发青年并不想动手。

“该怎么做?”李天平神情严肃的回道。

“什么?”任灵灵微微一怔,眨着明亮大眼不明所以。

“...没事。”

道人深吸口气,刚刚下意识脱口而出,让一旁的任灵灵还以为是在与她说话。

(该怎么做?)

“就让他报仇!”

李天平瞳孔微微一缩,蛮大人的意思不言而喻。

这起阴魂事件的目的就是报仇,就是为了解怨。

客栈四个楼层目前只剩下...云海大师!

“为了报仇,不惜弄出了一整个客栈来还原当年。既然如此,那就不要阻拦他。”

李天平点点头,他心中也有此意。拉着任灵灵转身就跑。

“诶...诶?”少女当下一愣,这已经是四楼了,还能往哪跑啊?

两人很快在一间客房内发现了缩在墙角的云海,见他抱着脑袋瑟瑟发抖,嘴中喃喃不断。不禁想起五十年前他那断人希望的一脚。当下顿感鄙夷,只道一声活该。听得一旁的任灵灵是一脸懵逼。

李天平过去将他一把揪起,就见这大师早已吓的不能自己。

“走!”说着,便拖向门外。

“道...道长?你要做什么?...”

“帮你赎罪!”李天平厉声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