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段婴宁轻轻拍了拍团宝的头,“儿子,你先进屋,娘亲跟容叔叔说说话。”

团宝便乖巧的进了房间。

儿子一走,方才还笑容满面的段婴宁,脸上笑意顿时消失,板着一张小脸冷若冰霜,“原来容世子,果然会有偷听别人说话的癖好!”

这厮几次三番偷听,她还没找他算过账呢!

“本世子这是光明正大的听,怎么能说是偷听?”

容玦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容世子看戏,可还看得满意?”

“这出戏,果然很是精彩。”

容玦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原来段二小姐果然勇猛,就连传闻中最是泼辣难缠的断三小姐,都不是你的对手。”

“容世子倒是了解段清云。”

段婴宁冷笑,“既然如此,咱们退了婚,正好可以娶了段清云。”

“如此也不失为一桩佳话!”

容玦神色多了几分冷意,“本世子还不至于瞎了眼,会看上那样的女人。”

这句话虽有些委婉,但段婴宁就当做是……他嫌弃厌恶段清云了!

罢了,只要是与段清云站在对立面的人,就可以与她一个阵营!

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

容玦如此厌恶段清云,她就勉为其难的与他握手言和好了!

如此想着,段婴宁转头看着他,“方才你就任由团宝被她欺负?容玦,看来我是救了个白眼狼回来啊?”

见她秋后算账,容玦无奈摇头。

“你觉得,本世子会任由旁人欺负团宝?”

虽是疑问句,他语气中的意思却很肯定——当然不会!

“段婴宁,方才你还对团宝说,是要与容叔叔说说话。怎么?你就是这么与他容叔叔说话的?”

容玦上前一步,与她距离拉得更近了,“其实团宝挺喜欢我这个容叔叔的!你若是再折磨我,团宝该伤心了。”

闻言,段婴宁嗤笑。

她举起菜刀对准了他,“说话就说话,记得保持安全距离。”

“我这个人有点怪癖……”

“什么怪癖?”

容玦好奇的看着她。

“别人离我太近,我会浑身不舒服。我一旦不舒服,就会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比如说眼下……我的手可能会不听使唤。”

一刀砍死他!

看着她手中的菜刀,再听听她这几句随口胡诌的话,容玦哑然失笑。

他眼神深邃,“段婴宁,你可是忘记了那一日在护国公府,本世子可没见你失去理智呢。”

“又比如说昨儿夜里,也没见你失去理智。”

那一日在护国公府,他与她的距离可是最近了。

近到……肌肤相亲,只隔着薄薄的一层衣物。

而昨儿夜里段婴宁给他处理伤口,不也肌肤相亲了么?

段婴宁:“……我没工夫跟你扯淡!容玦我警告你,你若是还想在静心院住下去,就给我老实一点,否则我不介意将你赶出去!”

她冷哼一声,抓着菜刀进了厨房。

一阵噼里啪啦响,也不知这女人在厨房里做什么。

紧接着,容玦看到她风风火火的回了寝房,“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站在原地,看着房内的灯,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虽说性子烈了些,但还挺可爱的!

可爱?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容玦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是疯了吧?

居然会觉得这个“母老虎”可爱?

瞧着她方才收拾段清云的模样……也挺可爱的!

听着外面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容玦身子一闪,回了隔壁厢房。

下一秒,李婆子小跑着进来了,“小姐,小姐!”

她敲响了房门,“小姐,老爷命人将新的院门送来了!这会子就给装上!等会子可能有些吵,小姐和团公子要不等院门装好再就寝?”

这么快就把院门送来了?

想必是府中库房,早早准备了备用的门吧。

否则也不会这么快……

看来,对付段志能这种老狐狸,就得用“非常手段”。

好好跟他说话,是行不通的!

段婴宁的声音从房里传出来,“深更半夜装什么门?让他们明日再来!”

“哎。”

李婆子应下,又急匆匆出去了。

……

清云园。

段清云又一次在段婴宁面前吃了瘪。

不但吃了瘪,一张脸还丢尽了!

她一进门就砸了不少东西出气。

在这寂静的夜里,清脆的响声传遍了整个侯府。就连段志能也闻讯而来,看着满地狼藉,一双眉毛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清云,这又是怎么了?大半夜的谁招惹你了?”

“爹!你明知道是段婴宁那贱人欺负我,你为什么还要问?你可要给女儿出气啊!”

段清云恶人先告状。

段志能这会子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前有段婴宁威胁着要卸了他的院门,逼得他大半夜亲自去库房翻找,还好有一扇备用的门。

原以为段婴宁很急,哪知这不孝女又让明儿再去装门。

这不是玩儿他吗?!

刚消停下来,还不等他歇口气,只听段清云又在发疯!

“清云,如今咱们侯府用钱的地方不少,你爹我手头拮据、中馈紧张,你还砸了这好些好东西!你不肉疼你爹我还疼呢!”

哪知,平日里疼爱她的段志能,今晚竟是板着脸训了她一顿!

段志能本也是一肚子火气。

训斥了段清云一通后,这才拂袖而去。

段清云心中怒火不减反增,将这笔账又算在了段婴宁头上!

她气喘吁吁地坐在一旁,一双眸子里闪烁着精明算计,“方才再静心院时,我好似看到那墙根下,站着一个人!”

“虽说黑暗中看不清,但我有一种直觉,那应该是个男人!”

佩儿脸色一变,“小姐,不会吧?”

“什么不会?”

段清云冷哼,“段婴宁那贱人,骚得很!她院里有男人,是什么稀奇事儿?”

“你立刻去打探一下,若真是个男人,这一次我要让这个小贱人再无法翻身!”

佩儿犹豫了一下,应了下来。

“对了!”

段清云又补充道,“千万莫要被段婴宁发现了!打探清楚后先来回禀本小姐。”

“是,小姐。”

佩儿出去后,段清云眯了眯眼睛,笑容多了几分阴狠,“段婴宁,我迟早让你死在我手上!”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了。

一道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段清云抬眼一看又惊又喜,竟是不顾形象、激动万分的起身迎了上去,“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