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法盲吗?《侵权责任法》已经通过实施两年多了,你竟然还说自己没有错?”孟东来看着陈若兮戏谑道:“你以为你是记者就可以胡说八道?就可以为所欲为?这里是中国,不是资本主义社会。”

“你欺人太甚?”陈若兮气的火冒三丈。

“呵呵,你们合起伙欺负一个身患癌症的弱女子之时,有没有考虑过欺人太甚?”孟东来再次怼了回去:“哦,对了,你那个帅气年轻的男友呢?怎么没见他跟着来守护你。”

“要你管!”

“哈哈哈哈,是不是看穿了你的本性,把你给抛弃了,养了这么多年的男朋友,突然发现是给别人养的,什么感觉?”孟东来之前从监控记录中看到,两人上次过来采访录像之后,作为一个“好人”的杨守城实在受不了女友是一个如此**裸的唯利之人,回去大吵一架就彻底分手了。

“孟东来!我不会放过你的。”

“尽管放马过来。”

嘭!

陈若兮摔门而去。

“靠,摔我的门,要不是任务限制,早把你埋了。”

嘴炮胜利的孟东来感觉很舒坦。

叩叩叩,助理小刘再次走进来:“孟总,思拓集团的沈总来了。”

“还挺着急,带他过来吧。”对于沈流舒的到来,孟东来一点儿也不意外。

“好。”

很快,沈流舒、他弟弟、唐小华还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孟东来这边却只有他和助理两个人。

“你出去忙你的。”孟东来支走了助理,一对四一点儿也不怯场,起身走过去,伸出右手:“沈总,久仰大名。”

“孟总,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沈流舒边握手边回道。

沈流舒作为这个城市的老牌企业家,上市公司总裁、董事长,确实称得上久仰大名。

孟东来才起势不到一个月,就算最近连翻动作,看起来很有钱,但还算不上多有名气,所以沈流舒说的应该是他被起诉的事情。

“哈哈哈哈,沈总缪赞了,来,请坐。”

五人坐下,助理刚才被支了出去,沈流舒四人面前连杯咖啡都没有,显得很没有待客之道。

不过这都孟东来故意的,对方气势汹汹的过来,就算不是豺狼,也不会是朋友,孟东来用不着上猎枪,但也不会有酒肉。

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孟东来首先开口:“沈总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啊?”

“孟总没有觉得自己很过分吗?就这么一点小事?犯得着闹这么大吗?何况,叶蓝秋还是我们公司的人。”沈流舒这话问的有些咄咄逼人。

叶蓝秋现在确实没有离职,但对于两人此时此刻的身份地位,这有关系吗?

“过分吗?这才哪到哪。”孟东来笑着回道。

“屁大点事,你还能吃了我不成。”沈流舒笑呵呵的说道。

“你还别说,我真就能吃了你。”孟东来继续皮笑肉不笑。

两三句下来,两人的谈话就有一些火药味了。

一个是成功多年的成功人士,另一个是一个世界的世界首富。

两人都不可能在刚开始交锋的时候露出一点点怯意。

“这么说,孟总这是吃定我了?”沈流舒紧盯孟东来的眼睛。

孟东来不甘示弱:“沈总知道做什么发家最快吗?”

“哦?你是说抢?”

“当然是抢了。”孟东来点了点头。

“没得谈?”

“没得谈。”

沈流舒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好,那就让我沈流舒试试你孟东来的道行到底有多深。”

“哈哈哈,很快的。”

两人这是直接宣战了。

10月5日,“网暴真相网站”更新,增加了许多其他被网络暴力侵害的案例,里面的人有的是真坏,死有余辜。有的人却是真无辜,好人没有好报。

网站首页置顶了网络暴力的三大危害:

“网络暴力混淆真假。真真假假的世界,真假原本就难以辨识,网络这样一个虚拟的社会,在网络暴力事件的冲击下,原本难以辨识的真善美和假丑恶变得更加难以区分。

网络暴力侵犯当事人权益。网络暴力中,参与者非理性的群体攻击侵犯了网络暴力事件当事人,对当事人的身心造成了伤害,并直接侵扰了当事人的现实生活。尤其人肉搜索手段直接从网络虚拟社会渗透到现实社会,对当事人的现实生活进行骚扰。

网络暴力影响网民的道德价值观。正确的价值观念是人类社会秩序正常运行、美好和谐社会得以构建的保障。网络暴力行为的频繁发生除了直接造成的危害和影响外,最终会影响网民的价值观。

在最后,网站呼吁所有正直善良的网民从这一刻开始,从“不让座”事件开始,以身作则,杜绝网络暴力,追究网暴者的责任,不让网络成为法外之地。”

看着网站上那一例又一例,无辜者被无形黑手迫害的网络暴力事件,其他人切身感受到了一种紧迫感,就好像不做些什么,自己下一刻也会成为案例中的一员。

酝酿了两天之后,孟东来下令玉牒开始执行“负荆”行动。

10月7日,在这个后世被载入历史的一天。

十七万五千多名参与了“不让座”时间的网暴者,同时使用自己的社交账号、手机短信等方式,向外界发送了自己的“道歉函”,道歉函内清楚写明了自己在这起网暴事件中的所作所为,忏悔了自己的过错,表示愿意接受应有的惩罚,以弥补对叶女士造成的伤害。

一时间,网络上被各种“道歉函”所充斥,再也看不到其他的热点新闻。

玉牒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在行文措辞上进步很明显,起码从这些道歉函里已经看不到“机器编撰”的痕迹,顶多算文采不过关。

“那些媒体都发布申明了,说道歉函不是他们发布的,他们的账号被盗了。”

玉牒向孟东来汇报道。

“这不重要,道歉函和申明都挂在那里,群众信不信已经不重要了。”孟东来看着网上炒得沸沸扬扬,感觉很过瘾。

这种做幕后黑手的感觉真是刺激。

“网警已经开始大动员了。”玉牒又提醒道。

“好了,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现在开始抹除痕迹,取消对‘肉鸡’的控制,将所有的木马和病毒都撤回来。”

“明白。”

人多力量大,孟东来可以不认为玉牒能够对抗整个国家。

毕竟,玉牒并没有对现今的网络形成代差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