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武帝归来 > 第448章 自作孽不可活

吴白讪笑,这酒是他头唐斐然的。

然而,唐斐然一直以为是老无赖偷的,还揍了他好几次。

老无赖一直冤枉的不行,今天可算是破案了。

“吴白,你也太缺德了。”

老无赖满脸愠怒,“三十年的女儿红啊,你偷了两坛子,竟然一口都没分给我。”

“我这锅算是替你白背了。”

吴白讪笑道:“晚上的酒我请,你随便喝。”

老无赖气呼呼的回到自己卧室,换了个大的酒葫芦出来,他不但要喝,还得打包。

“糖糖,你跟爷爷奶奶,还有姑姑待在家里,爸爸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

“好呀!”糖糖乖巧的说道。

吴白说话的时候,不可察觉的看了一眼牧九州。

他听唐宝儿说过,他师父两大爱好,喝酒,耍贱。

果然,牧九州的喉咙滚动了几下。

“哥,把我师父也带上吧。”

“不去。”牧九州冷冷的说道。

“想去我还不带呢。”吴白鄙视道:“老酒馆的酒闻名晋江市,你懂酒吗?给你喝都是浪费。”

牧九州冷笑,“我不懂酒?无耻小贼,我告诉你,看一眼,我就知道酒的年份,成分,名字。”

吴白讥讽,“老酒馆我就不带你去了,明天带你去郊区的牧场,那里有几万头牛,你可劲吹。”

牧九州脸都黑了。

“老夫喝酒的时候,你还换开裆裤呢。”

“别吹,有本事走着,让我们见识见识。”

牧九州冷着脸站起身,怒目而视。

“老牧,你现在可打不过我,别找虐。”

“带路。”牧九州惜字如金。

吴白一怔,“去哪?”

“老酒馆。”

吴白眼底闪过一抹诡谲,“行,就让我看看到时候你怎么唾面自干。”

一行人来到老酒馆的后院。

“老唐,菜无所谓,把你们这里的酒都拿上来,老牧要给你表演一招闻香识女人……不对,是闻味识酒。”

唐斐然不认识牧九州,点点头就去忙活了。

没一会,一盘卤牛肉和几个适合喝酒的小菜端上桌。

“等等,酒马上就来。”

没多久,唐斐然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是几壶不同的酒。

唐斐然拿起一壶刚放在桌上,牧九州吸了吸鼻子,开口道:“烧刀子,酒烈,但味道不够浑厚,年份不长,是去年的酒。”

吴白等人看向唐斐然。

唐斐然诧异的看着牧九州,微微点头。

“还真蒙对了?”

牧九州面无表情,没理他。

唐斐然又将一壶酒放在桌上。

牧九州闻了闻,开口道:“竹叶青,酒清香味还没出来,时间更短,今年的酒。”

唐斐然点头,说明牧九州说对了。

吴白不屑道:“蒙的吧。”

随即,拿起一壶酒,“这个你要是蒙对了,算你厉害。”

“老白干,味浑厚,甘烈,不过也是今年的新酒。”

吴白看向唐斐然。

唐斐然点头。

吴白嘴角一抽,这个唐斐然,怎么不知道配合呢?我不要面子的吗?忘了谁是你们的十长老了是吧?

牧九州清冷的眸子看向吴白,带着不屑。

吴白撇撇嘴,竖起大拇指道:“厉害!我服了,就你这本事,就算没了修为,去应聘个警犬啥的也饿不死。”

牧九州眸光如刀,射向吴白。

唐斐然笑道:“这位道友对酒的了解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闻香识酒,厉害。”

“老唐,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剑尊牧九州。”

“牧兄……啊???谁?”

随即便是哗啦一声,唐斐然形如见鬼,手一软,托盘带剩下的几壶酒全摔在地上了。

唐斐然眼神呆滞,满脸惊悚,手脚都在微微颤抖。

老无赖,梁远相视一眼,幸灾乐祸。

吴白道:“南刀北剑,剑尊牧九州。”

唐斐然跟被电打了似的,急忙躬身抱拳,“四圣宫唐斐然,见过剑尊前辈。”

牧九州扫了他一眼,淡漠道:“起来吧。”

“谢剑尊前辈。”

“不知道是剑尊前辈大驾光临,失礼之处,请前辈海涵。”

唐斐然紧张的手足无措。

眼前这位,竟然是传闻中一连斩杀暗魔殿三位殿主,威名赫赫的剑尊。

而且,还是活的。

“剑尊前辈请稍等!”

唐斐然手忙脚乱的捡起地上的托盘,也没管地上摔碎的酒壶,拿起放在桌上的两个酒壶就跑了。

吴白等人都傻眼了?

啥意思?

一听剑尊,酒都不给喝了。

吴白看着牧九州,鄙夷道:“老牧,瞧瞧你的人品,一听是你,人家连酒都不给喝了。”

牧九州面无表情,心里也是很懵逼。

没一会,只见唐斐然又跑回来了,然后扛着锄头跑到院子的墙角一阵刨。

吴白顿时明白了,唐斐然这是要用好酒招待牧九州,心里颇不是滋味,这个狗腿子。

唐斐然刨了一坛酒,抱着跑过来。

“剑尊前辈,这是我这里最好的酒了,你尝尝。”

唐斐然正要开封,吴白却制止了,“老牧,猜猜这是什么酒?”

“三十年的女儿红,跟你偷给你岳父喝的那两坛是同一种。”

吴白:“……”

唐斐然眼神狐疑的看向吴白。

吴白尬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他为什么要自取其辱?

老无赖当即跳起来,“老唐,你得给我道歉。你那两坛酒不是我偷的。”

唐斐然看着吴白,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

吴白急忙把他手里的酒拿过来,干笑道:“老唐,我看你前面客人挺多,赶紧去忙吧。”

“店里有伙计。”

吴白:“……”

“十长老,那两坛酒是你偷走的?”

吴白尴尬的差点用脚底板扣出来一套地下宫殿,大型社死现场啊。

唐斐然板着脸,“十长老,你太过分了。”

吴白干笑,“抱歉,酒是我拿的。我保证,下不为例。”

“十长老,你想喝直接说就行了,干嘛要偷呢?我还能不给你?”

“……呃”吴白有些懵逼,随即得意的看了一眼牧九州,又拍拍唐斐然的肩膀,“我知道了,下次找你要。”

吴白看向牧九州这个老阴逼,嘚瑟道:“算盘落空了吧?”

牧九州冷笑,“贼就是贼,就算人家给你面子,也还是贼。”

握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