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父子俩日渐相处,感情也越发深厚起来,司焱对阿糯总是温柔又惯宠,阿糯就像他的小尾巴,去哪里都跟着,几乎寸步不离。

原本他最黏宗玺,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宗玺生女儿那天,长乐殿的花都开了,她这一次可没有那么轻松,整整三天,才把女儿生下来。

阿糯说妹妹长得很奇怪,可不是很奇怪,额头长了角,还有一对软趴趴的小耳朵。

她一声都没有哭,只是安静地看着大家。

司焱却是吓坏了,之前宗玺和他说,生孩子很轻松,他信了,没想到这一次这么艰险。

月神说这是因为孩子生来就是神的缘故,所以宗玺孕育她的过程,才会如此辛苦。

司焱听了心疼极了,把照顾孩子的重任包揽下来,长乐殿开始闭门谢客,阿糯成了他的小帮手,宗玺乐得清闲,趁他们不注意,直接溜出去找月神和九幽打牌。

司焱抱着女儿拉着儿子来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赢了不少东西,月神输得快哭了。

“司焱,快把你媳妇带走,她杀疯了。”

宗玺吹了个口哨,心情好得不行。

“月神活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什么进步,其实我赢得没有成就感。”

月神气得吐血。

“杀人诛心,你够狠。”

宗玺嘿嘿一笑,“明天再战,我先回去了,我家夫君来接我了。”

司焱原本阴沉的脸听到这句话,瞬间就阴转晴了。

宗玺和九幽挥挥手,拉过儿子,又亲了亲女儿的小脸,和司焱一同走了。

半路上,司焱停下脚步没动,宗玺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真生我的气了?”

司焱掀了掀眼皮,“你说呢?”

这半路上可不是哄他的好地方,宗玺拉了拉他的衣袖,凑近司焱,小声说道。

“回去亲你。”

司焱不依不饶,“现在就要。”

宗玺无奈,伸手遮住儿子和女儿的眼睛,踮起脚亲了亲他的下巴。

“你敷衍我。”司焱不买账。

宗玺直接使劲咬了一口,司焱闷哼一声,下巴的地方,不深不浅的两排牙印。

这时,几个仙娥从拐角处出来,看到这一幕,纷纷愣住了。

宗玺咳了一声,赶紧拉着儿子就跑,司焱抱着女儿在后面追她。

“神君对她的夫君真是宠爱,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那位也不是普通男子啊,妖王长得那么好看。”

……

——

宗玺隐约还能听到她们在说悄悄话,回到长乐殿,阿糯在隔壁陪女儿玩耍,司焱把她拦腰抱起,放在窗台上坐下。

“现在就我们两个,可以继续亲我了吗?”

他双手撑在窗台两侧,把宗玺困在怀中,微微仰头,期待又虔诚地看着她。

宗玺很少拒绝他的要求,这一次也不例外。

双手放在司焱的脸颊两侧,捧着他的脸,落下轻轻的一个吻。

她哪里舍得拒绝他,只要是他想要的,哪怕天涯海角,哪怕绝无仅有,她都会取来,送给他。

她会一遍一遍和他说我爱你,永不疲倦。

——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