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女配末世养崽日常 > 第186章 全文完

城外,地面四分五裂,空气扭曲,时不时就会产生一场小型的爆炸。

林博士身上的那身白大褂,早就在战斗中变得残破不堪。

他站的笔直,面上半点不显狼狈,眼含精光。

但他那原本过分红润饱满的脸,此时干瘪过了头,整个人缩水了一圈,从一个还算壮年的男人,变成了一个干瘪的老头。

反观秦湛,看起来要比林博士干净体面的多,神色镇定,跟林博士保持着十来米的距离。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谁也没有行动。

狂风烈烈,只有两人的战场上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那些没有思维,只知道吃人的丧尸,远远的看到这两个人类,都会避开,这是来自于本能的恐惧。

过了好一会儿,那神情自若的秦湛,毫无预兆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他面无表情地将血擦去,仿佛是想证明,这点小伤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

然而这只是个开端,秦湛控制不住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那血大口大口地往外吐。

林博士见到这一幕,毫不意外,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我知道你的弱点……”

话未说完,他就突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秦湛,身体缓缓倒下。

半弯着身子的秦湛,在这时缓缓抬起了头,哪里还见的到刚才的颓态,他扯了扯嘴角,“是吗?”

“你故意的?”

林博士这才反应过来,秦湛是故意示弱,让他得逞,而林博士自己也放松了警惕,给了秦湛给予自己致命一击的机会。

秦湛脚步沉稳,走到了林博士的面前,蹲下.身子,“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

“不愧……是……是……我手底最成功的作品。”

林博士盯着他,目光逐渐黯淡,带着浓浓的不甘,还有说不清的复杂感情,缓缓闭上了眼睛,就这么死了,快到秦湛手里的那一柄蓝色长刃,都没来得及把他的脑袋割下,联通仪器一起放到实验室里,让他日日夜夜遭受折磨,他就死了。

林博士一死,他的尸体瞬间就缩水成了一副骨架,干瘪的皮肉紧紧地贴着皮肤。

风一吹,他的尸体一下子就散了,四分五裂。

这个时候的,要是有认识他的人看到这具尸体,绝对认不出这就是林博士。

林博士生前的时候呼风唤雨,死的时候过于突然,轻飘飘的,透着一股荒谬与不真实感。

不知道林博士死前有没有后悔过,亲手把秦湛培养成了这样强大、又不可控的存在。

望着脚边林博士的尸体,秦湛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

结束了,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他多年的梦魇,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手里,他亲手战胜林博士。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但又像是戛然而止。

多年的愿望在此刻实现,秦湛更多的是有一种不真切感。

他的心空荡荡的,跟林博士沉默相对。

不知站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了意意的声音,“阿湛。”

她这样喊着他的名字,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他。

秦湛的动作还有那么一些迟钝,下意识回抱住了她,女孩身体柔软温暖,鼻间是熟悉的气息。

那种踏实感又回来了。

灵魂归于躯体,秦湛紧紧地抱着她。

此时此刻,他强烈的需要着意意,而意意也是需要着他的,这就是他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两人就这么抱着,久久不语。

过了许久,秦湛才道:“都结束了。”

意意轻叹一句,“是啊,都结束了,”随即仰头看他,“这不好吗?”他好像不怎么开心。

秦湛露出一个很淡的笑容,“这很好。”

有意意在身边,这就很好!

……

那些听闻如山基地失守了,从研究所改造的庇护所逃出来的人们,看到基地这惨烈的一幕,都崩溃大哭。

即使他们已经知道了,这场战争如山基地已经赢下来。

这些躺在地上的尸体,都是他们的亲人,朋友,现在身首分离,连个全尸都没有,更多的,连尸体都没有留下,他们连个念想都没有。

那位抱着婴儿的女人,望着这惨烈的场面,崩溃痛哭,丈夫明明答应了她,会活着回来的,眼下她连丈夫的尸体都没找到。

婴儿感受到了母亲的悲伤情绪,也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怀里的婴儿,那个母亲反而坚强了起来,抹了一把眼泪,丈夫为了守护他们的安全死了,她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并把他们的孩子抚养长大,这才是丈夫想要看到的。

这场战争虽然赢了,但留给如山基地的伤痛却是永久的。

要想如山基地恢复原来的模样,估计还得两三年。

周天真等人靠在墙角,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被抓到实验室好多年了,也不知道家人是否还活着。

“我们自由了,你们准备去哪儿?”章城问。

易明天:“先去之前待得地方看看吧,爸妈还在不在,你呢,天真?”

“一样。”

“等完成各自的事,我们建个自己的基地吧,我们有实力,没必要替别人打工,”章城提议着,“我们的体质特殊,在别的基地也待不了。”

周天真应了下来。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天真?”

周天真一怔,缓缓地抬起了头,随即双眼通红,“妈?”

周母快步走了过来,摸了摸失联了许久的儿子的脸,声音哽咽,“真的是你?我以为是我眼花了,”她锤了他一下肩膀,“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怎么不来找我们?我和你爸等了你很久,以为你已经死了……”

周天真不好说他之前的经历,只是抓着周母的手,贴着自己的脸,不断地说着,“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

以为再也见不到面的亲人在这时见到了,两人都有许多话要说。

千言万语,最终都化为了一个踏实的拥抱,两人眼里都是喜悦的泪水,默默宣泄着久别重逢的激动。

章城和易明天看着这一幕,都由衷地替自己的好友开心。

等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周天真才发现,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父亲的身影。

他心里已经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不敢相信,冲着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他问:“妈,我爸呢?”声音在颤抖。

“你爸……”周母沉默了半晌,才道,“你爸感染了病毒,我亲手了解了他。你不要太难过,你爸走的时候,一点都不痛苦,走的很体面,这也是他让我做的最后一件事。”

周天真听了,浑身就像卸了力一样,站不稳。

多亏周母扶了他一把,他才没有倒在地上。

周母哭着道,“天真,妈也是没办法啊。你爸感染了病毒啊,你爸体面了一辈子,不想变成流着涎水,只会吃人的怪物。他求着我把他杀了,我没办法……他变成丧尸了,不是被我杀,就是被别人给杀了……”

周天真脸色白得像鬼,“妈,我知道的,你辛苦了。”

周天真转头对章城和易明天道:“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留下来。”

……

三年后,如山基地一片欣欣向荣,已经成为了病毒爆发以来,人口最多的基地。

说是基地,倒不如说城市更合适。

两年前,在如山基地的研究所联合林博士留下来的那些研究员的共同努力下,终于研制出了抵抗丧尸病毒的疫苗。

打完疫苗的人类,即使被丧尸咬了,也不会再感染变异成丧尸。

有了疫苗的存在,这两年时间,丧尸没有再增加,在不断地被消灭,变得越来越少。

除了一些偏僻的地方,人类经常活动的地方基本没有了丧尸的存在,整个世界趋于和平与安全。

人类一旦稳定了下来,重建家园的能力是惊人的。

短短两年时间,这个世界就开始正常运转。但要恢复到病毒爆发前的生活水平,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经历了末世的人类,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大大小小的基地相处都比较和平。

率先研制出有疫苗的如山基地,也成了这个世界最大的城市。

以如山基地为基点,它的势力在不断的扩张,一点点把那些荒废的城市给重新拾掇了起来,让它们焕发了新的活力。

如山基地的人能研制出疫苗,多亏了周天真。当然,这其中秦湛也有很大的功劳。

早在三年前,周天真再次成为了实验体。

只不过,这一次他是自愿的。

他食了秦湛的血后,顺利从没有神智的丧尸变成了人,这应该是迄今为止,人类科学家第一次在实验体身上取得如此突破性的进步。

人类要想研制出丧尸疫苗,周天真觉得自己必须得站出来,这样也能让像他父亲那样的悲剧不再上演。

他不相信研究所的人,但相信秦湛,主动跟他提起,他想去研究所,但不愿成为了实验体,就被剥夺身为人的权利。

他希望在他成为实验体时,秦湛能作为他监护人一样的存在,确保实验一直是在尊重他本人意愿的情况下进行的。

以秦湛的实力,他相信研究所乃至如山基地的人,都会遵循他的意愿行事。

秦湛只确认了一遍,他真的想要再次进入研究所,成为实验体吗?

得到了他肯定的回复后,秦湛答应了他的请求。

而秦湛,这大半生都在实验室度过,大半生的折磨与痛苦也来源于此,无比憎恶这个地方。

在没遇到意意之前,在他还没失忆前,曾经想过要把这些实验室通通给毁了,免得他们再害人,自然也没有再重回实验室的想法。

他对这地方始终没好感,即使知道有些实验室的研究员,是在老老实实做实验,不似林博士那样丧心病狂。

后来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得知,周天真是因为食了秦湛的血,才从丧尸变成了人,希望秦湛能提供一些自己的血液,秦湛配合的给了。

有了意意的存在,秦湛是希望这个世界变好的。

研究员通过研究周天真和秦湛提供的血液,最终研制出了疫苗。

这三年,意意等人的生活过得平静而美满。

变化最大的要属熊大力了,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爱。

每每遇到辛白,他总是莫名的嘚瑟,但嘚瑟不过三秒,就会被辛白噎得说不出话来。

下一次遇到,熊大力还是会继续招惹他,这或许就是这对兄弟之间独特的相处方式吧。

至于商州,他不顾B基地上层领导的反对,主动把B基地并入了如山基地,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B基地的存在了。

商州则成立了一个小分队,跟顾凌一起专门去偏僻的地方解决丧尸,认识商州的这些人,已经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

这日,是如山基地的复生节。

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那些在抵御林博士进攻时牺牲了的异能者的设立的。

广场中央是一块碑,上面刻了三年前,保卫如山基地时牺牲的异能者的名字。

广场上还立着几个雕塑,是秦湛,意意、熊大力、周天真等人的雕塑像。

那日若不是他们突然赶来,力缆狂澜,如山基地将不复存在,他们相当于是如山基地的救世主。

也是从那一天起,如山基地跨入了全新的时代,基地最大的敌人林博士被消灭,他们的疫苗研究工作也有了巨大的突破。

这一天,意味着整个基地,乃至整个世界的重生。

这个日子对当初如山基地的幸存者来说,是一个悲伤的节日,但有那么多人记得他们那些为基地做出了巨大牺牲的亲人朋友们,并一直在由衷感谢着这些人的付出,让这些基地幸存者们心里相对来说好受了些,也格外珍惜逝去的亲人们用生命换来的平静生活。

现在的B基地不同以往,涌入了大量的外来者,他们没有经历过那次惨痛的战争。每当这日到来,他们在感谢那些为保卫如山基地做出了贡献的人外,还会庆祝如山基地在那一天迈入了新的篇章,让大家在黑暗中看到了希望,最终使大家都获得了新生。

这是一个很热闹的节日,整个城市都很热闹,庆祝活动层出不穷。

如山基地附近最高的山上,乔雨艳羡地看着远处的热闹。

只过去了三年,乔雨看着却足足老了十来岁,神情憔悴,皮肤蜡黄粗糙,衣服也破破旧旧的,眼里的光芒早就湮灭了。

唯一不变的是,能遮住她半边脸的伤疤的面具,始终戴在脸上。

金夜就站在她的身边,个头就只有她的一半高,身形佝偻,四肢扭曲,顶着一张成人的脸,看着格外诡异。

他像鹰爪的五指,紧紧地抓着乔雨的手不放,“这里不是我们该待的地方,看一眼就走吧。”

自从金夜跟秦湛打了一场后,元气大伤,伤口一直没恢复,日夜都受着折磨。

金夜的脾气变得更古怪了,把乔雨也看的更严了。乔雨不是没逃过,她每次逃跑都会被金夜给抓回来,还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乔雨苦不堪言,渐渐的,她就不敢逃了,被迫事事都顺着金夜来,好让自己的日子过得不那么艰难。

后来疫苗被研制出来,人类正式向丧尸开战,各地的丧尸纷纷被剿灭。

实力大不如从前的金夜就带着她过上了东躲西藏的生活,乔雨的生活愈发艰难。

前些日子,他俩被一队异能者日夜追赶,金夜就带着她跑了一路,十分的狼狈。乔雨也不敢呼救,她知道一旦她呼救,在异能者救出她前,自己就会被金夜给解决,以金夜现在扭曲变态的性格,绝对能干出这样的事,两人不知不觉就逃到了如山基地附近。

乔雨恨恨地看了长得像怪物一样的男人一眼,她是真的后悔了。

当初如果不是她一时心软,救下了他,她自己也不会陷入绝望崩溃的境地,早就舒舒服服的跟商州在B基地过上条件优渥的生活了。

金夜强硬地拉着她离开,“走吧。”

乔雨:“你抓疼我了。”

金夜丝毫不心软,冷笑道:“你这点痛算什么,”他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胸口血淋淋的伤口,“三年了,它一直在灼烧着我的皮肤,我有喊过什么吗?别矫情了,快走吧。”

乔雨张了张嘴,没再说话,不甘心地跟着金夜离开了。

……

到了晚上,如山基地的广场中央将会有一场烟花大会。

火系异能者制造出的烟花美轮美奂,无比的逼真。

有许多人住在其他基地的人,都会慕名赶来看烟花。

意意和秦湛住的屋子位置很好,一开窗,就能看到烟花,意意早早的守在了窗台前。

晚上八点,烟花准时在天上绽放,天空亮如白昼,烟花美的无法用语言形容。

意意看得全神贯注,跟底下看烟花的人群一样,发出惊呼。

随后,她若有所感,看向了身旁的男人,“阿湛,看我干嘛?快看烟花啊。”

秦湛嘴角微弯,跟她十指相扣,“只是觉得这样很好。”

意意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着道:“确实。”

有他在身边,确实很好。

希望从今以后,基地每一年的烟花,都有秦湛陪着她一起看,意意看着烟花,暗暗许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