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前任复活指南 > 结婚 下[番外完]

领证是好几年后的事情了,因为想结拆那婚,孟妈妈每天都关注好几个同志彩虹公众号,终于等到开放结婚这天,拿着马扎凌晨就跑过去蹲点,一定要让他们在第一天就领上证。

时间倒到现在,孟夏迩和杨浩思还都不知道啥时候能有证,那个无所谓,但婚礼要办,还得办很大。小杨本来想在春天结婚,可是去问婚礼策划春天排的特别满,老孟头看不惯他们磨磨叽叽,拍板决定他俩年底冬天就办婚礼。

小杨瞳孔地震,不到两个月就要办婚礼了?然而孟家实在雷厉风行,阿姨的朋友的表妹儿子同学的婚礼策划公司带着一堆方案上门,顺便跟孟夏迩直播的平台对接,平台要直播婚礼。

蜜月旅行之后再说,先把宾客名单确定好,伴郎是刘彦渝他们还有小魏,伴娘是米粒和佳艺,白晓瑜说自己忙,婚礼到一半才能来。

婚礼日子都是孟妈妈定的,12月31日,说宜嫁娶。阿姨结婚时的三金小杨戴不了,就拉着他去金店重新买。杨浩思不好意思了:“阿姨,今天金价好贵啊,要不算了吧,再说我男的……”阿姨说不行,无三金不成婚,金镯子金耳环金项链一个都不能少。

“你自己挑,喜欢哪个我给你买。”阿姨财大气粗。

小杨选中一个:“这个?”

阿姨拍他一巴掌:“不要买一口价,那个含金量低,不划算!”

“这个呢?”

“买金不买镂空的!”

挑半天选了一套出来,都是古法金,项链耳环都花哨繁琐,镯子要平常戴就只是一圈细环。阿姨说你别给我省钱,买个粗的,小杨说别,太沉了,于是又挑了个小的荷花吊坠。

孟爸爸负责刷卡,孟妈妈捏着他手腕上的镯子说:“我们就不求多子多福了,送你个小荷花,祝你们和和美美,明白不?”

小杨狂点头:“明白!”

孟夏迩也忙起来,婚礼方案之类的他可以躺尸,伴手礼喜糖酒席确认一天跑七趟,人飞快就瘦了。等做电子请柬的时候人家管他要婚纱照,才想起来结婚照片都没拍。他们之前就很少有合影,孟夏迩不爱照相,镜头里像个木头人,被摄影师一通骂。

选婚服最麻烦,敬酒服老孟规定了必须穿红色,杨浩思挑到心累才选出一件自己觉得不土的。结婚时两个人都穿西服,孟妈妈满意了,小杨眼睛还盯着婚纱看。孟夏迩就和店员招手:“那个小姐,你们这里婚纱我……我爱人能不能试下?”店员请示了店长半天,才同意。

杨浩思从试衣间里出来,孟夏迩没啥“哇好惊艳”之类的感觉,但他看得出未婚夫很高兴,眼睛亮亮的,所以说:“好看,你多试几件吧。”试完挑了件喜欢的买回去,让他回家穿,自拍玩。

鹦鹉tv对头部主播婚礼很重视,直男、游戏主播、同性恋、多年分分合合、隐瞒性别、结婚……好家伙,这么多层buff热点,直接给了三天的app开屏。婚礼前的最后一次直播,平台说排面大大的有,给最前排的推荐banner。孟夏迩本来不愿意让杨浩思出镜,也屈服了,俩人就播了一个小时,夏子哥直播间人气值新高。

刘彦渝大呼:“家人们,31号早九点来我直播间,给大家直播夏子哥结婚嗷,代收礼金,当天收入我全随份子了!”

结婚前两天,杨浩思和孟夏迩都住孟家,因为他们俩的家请朋友重新设计装修了,怎么也是婚房,给自己个惊喜。婚礼的前一天两个人就不能见面了,所以晚上挤在一张床上唠嗑。

临到婚礼了,小杨觉得有点不真实:“孟夏迩,我们真要结婚了啊?”

孟夏迩圈住他的手:“不想结把戒指还给我。”

“哎呀不是……我好紧张啊,你紧不紧张?我没结过婚会不会搞砸了啊……”

“说的跟我结过似的,能怎么着啊,反正就是个仪式,很快的。”

“你后天接我的时候有没有公主抱啊?”

“有。”

因为婚期太紧,这一个多月俩人也没少吵架,但可能是吵习惯了,两人居然都没有婚前焦虑,反而更黏糊了。这会儿在挤在一起又兴奋起来,孟夏迩把手伸进杨浩思衣服里,小杨说:“不好吧,你爸妈听见怎么办?阿姨说结婚前不让我们……”

孟夏迩说:“我憋得慌,你把电视声音开大点他们不就不知道了吗?”

“哦哦。”

做到一半,孟夏迩停了,杨浩思拿胳膊肘怼他:“你干嘛呢!动不动啊!”

孟夏迩全神贯注,盯着电视说:“凶手应该不是他老婆吧,我觉得应该是那个买水果的……”

“……”杨浩思无语,“你要不动就先出去吧。”

然后两个人深夜看了三集《大宋提刑官》,被孟爸爸过来骂一通才把声音关小。

婚礼当天,接人是从陶飞雨家接的,陶飞雨不做伴郎,他和小杨的师父郑老师一起坐长辈席,面带微笑的接受孟夏迩敬茶。

司仪直接就是刘彦渝,花童是麻酱。婚礼上小狗也打扮的很漂亮,戴着花环头纱,拖着个小推车上来,推车上放的是那只有些旧了的玩具熊,熊屁股底下是戒指盒。

孟夏迩单膝跪地:“收下吧,这回里面真的只有戒指了。”杨浩思很没出息的哭了,一哭起来把自己背好的誓词全忘了。

“孟,孟夏迩,我……我一直以为我们不可能会在一起,虽然呜呜呜,我,我不觉得我们每次都能复合的。我老想,你朋友不喜欢我,你爸妈不喜欢我呜呜呜……我会,我会特别难过,我没有信心能跟你走到最后,可是……”小杨哭得一抽一抽,“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爱你的!”

麻酱看妈妈又哭的伤心,站起来拜拜,然后被爸爸抱起来。孟夏迩抱着麻酱,吻他:“我也很爱你,老婆,再哭不好看了。”

“你,呜呜呜……”听到孟夏迩叫自己“老婆”,他哭的更凶了,“你怎么真的结婚才喊!”

“以后你想听就喊。”

刘彦渝说:“哭差不多得了,还有下一个流程要走呢。”

等白晓瑜到的时候已经到了扔捧花的环节,经纪人说你得去,这是直播,人家粉丝比你多多了咱不蹭白不蹭啊。没办法,白晓瑜拎着裙子挤到人群中。

佳艺想,他俩能结婚也有我一份功劳吧?这个捧花怎么都得到我手里,明年我必谈恋爱!

米粒想,我是他们的红娘没错吧?这个捧花到我手里多有直播效果!

前男友bot想,呜呜呜,快扔给我……

白晓瑜想,我这鼻子有点痒。人群中,她低下头,用一只手捂住,然后想抠抠鼻子。突然一束捧花猛地砸到她头上,刚做的指甲一下捅鼻子里了。

杨浩思扔完很高兴地转身,和流了一身鼻血的白晓瑜对视。

杨浩思:“额,哈哈,祝你也谈恋爱……”

经纪人扑过来给白晓瑜擦鼻子:“你把这句话给我收回去!”

白晓瑜终于热一了。

事后杨浩思请白晓瑜吃火锅道歉,结果麻酱生病了,白晓瑜戴着帽子墨镜坐在火锅店被放了鸽子,气得差点喝辣锅。菜都上了,她也不好直接走,正好前任最近一直说要请自己吃饭有事谈,她就把人叫了过来。

半个小时后,戴着帽子墨镜的曾泽恺来了,两个人飞快地吵起来。

“原来你是把我当备胎用叫过来吃火锅啊?白晓瑜,你好高贵哦。”

“不是你自己说有事找我要跟我吃饭吗?之前一直给我发信息的是不是你?”

“两位,情侣之间要大度一点。先生,你女朋友之前都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小时了,有点情绪可以理解。”

曾泽恺说:“她是我前任。”

“前任怎么了?能再次一起吃饭,还能再吵起来说明你们之间还有没断的结。”

白晓瑜说:“他在我心里已经是死人了!”

“死灰能复燃,死人也自然可以复活。我这里有一本我自己写的《前任复活指南》可以送给二位,仅供参考,前任能不能复活具体还是看心里有没有留着对方的尸体,哪怕是骨灰盒呢?真不爱了,骨灰是不会放盒里的。”

白晓瑜接过书:“谢谢,但是,你是谁?”

对方微笑:“我只是个服务员,我来给你们的锅加汤,都快烧干了,快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