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从没嗑过这么假的cp > 阿姨or妈

孟女士第一次知道梁沛是周孟余大三上学期的寒假。

放寒假没先回家,说是和室友两个人去东北玩了。孟女士没往那方面想,光叮嘱人多穿衣服注意安全之类的。玩了一个周才回来,一进门塞进来两大袋东北黑木耳。

孟女士当时看他容光焕发,完全不像是旅游一个周该有的疲惫模样,这才多了点心思,接过来木耳,看着自己宝贝儿子鞋都没换先掏出来手机不知道给谁发消息。

孟女士清了清嗓子,“小鱼。”

“哎。”周孟余答。

“交男朋友了?”

周孟余打字的手猛地一顿,“啊?”了一声,“没有啊……”

“那就是交了。”孟女士笃定。

周孟余:?

孟女士拎着木耳往厨房去,一副你已经暴露了的高高在上的骄傲,“以前问你,你都是用很受不了的语气说你喜欢女生。”

我靠,周孟余一惊。不明白他妈什么时候这么名侦探柯南了,这也能看出来。

周孟余不是不想跟孟女士说。

就是心虚,孟女士之前一直说“你喜欢男生妈妈也能接受的”,他几次三番那么坚定说自己是直男,一副“妈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的语气说自己真的喜欢女生,现在猛地交了一个男朋友……这不是有点拉不下面子坦白吗。

周孟余远远看了一眼,孟女士在厨房里切水果。周孟余拖着行李箱偷偷溜回房间,一头扎进床上,给梁沛拨语音电话。

那边很快接起来,梁沛比他早到家也就一个多小时,这会儿应该刚洗完澡。

“救命啊大侠!我妈看出来我谈恋爱了。”周孟余脸闷在被子里,小声嚎。

梁沛那边笑了一声,“这么厉害?你不是刚到家吗。”

周孟余一拍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对啊,我不是刚到家吗!我就按了门铃,她开门,然后她说回来啦?又是飞机又是地铁累不累,我说到了家就不累了。然后木耳给她,她就问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这也太离谱了!”

梁沛应下来,“当妈妈的了解自己孩子,可能你状态不一样,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周孟余哼唧一声,又仰面躺下。

“你怎么答的?”梁沛问。

周孟余张了张嘴,突然心虚,“嗯嗯啊啊”了半天,“我就……”

“你说没有?”梁沛问。

“你听我解释!”周孟余连忙说,“别生气别生气别生气,我不是不告诉她。就是……你也知道小时候裙子那件事,其实不光伤害我,也伤害她自己了,她都后悔死了。从那之后就一时在接纳各种信息,学上网学刷微博刷论坛,怕我是同性恋不敢跟家里说她去看了很多同性恋相关的东西……”

周孟余看着天花板,“但我之前真不是同性恋啊,她经常跟我说喜欢男生没关系,每次我都反驳她说我喜欢女生,一下子交了个男朋友,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

梁沛听完他一连串的解释,听笑了,“我说我生气了?我有那么容易生气?”

“没有没有,我们男神最宽宏大量了。是我人笨,不知道说什么就不合适惹人生气了。”周孟余也笑。

他刚说完房间门就被敲响了,“小鱼?水果出来吃还是在房间里吃?”

周孟余猛地把手机扣进被子里,清了清嗓子,“我……我一会出去吃,放客厅桌子上就行了。我先躺一下。”

“先别躺,刚从外面回来衣服脏不脏?洗澡换了衣服再上床。”孟女士说。

“好嘞,这就来。”周孟余答应下来,听见孟女士的脚步远了才重新拿起来手机。

“我去洗澡了,你晚上有什么安排?”

梁沛那边有偶尔敲键盘的声音,“打会游戏,一起?洗完澡要不要先睡一觉。”

“不睡!我一点都不困,洗了澡就来!你先玩!”

洗澡完差不多也到了饭点,两个人将近八点才进了游戏。

周孟余游戏水平着实有点菜,他小时候就不太喜欢打游戏,高中学画画之后经常集训也没时间打游戏,上了大学更是忙得飞起。

梁沛虽然没厉害到那种程度,但带带菜鸟还是绰绰有余。

周孟余玩游戏的时候胜负心也有点重,他这人就是觉得不管做了什么事既然做了就尽量做好。不像梁沛,输了就输了玩得开心就成。

所以他俩一起玩游戏经常是这样的画面。

周孟余的角色蹲在石头后面,趴在草地上,躲在树后面,而梁沛莽上去了,梁沛又莽上去了,梁沛再次莽上去了。

周孟余吱哇乱叫,“那边那边右边还有个人他队友在树后面你看见了吗!”

他虽然躲着,但为了看清楚梁沛和人打架所以上蹿下跳的,一枪被那个树后面的敌方队友狙了头,直接跪了,再次喊,“大侠救救命我倒了!”

梁沛一梭子把刚狙完周孟余来不及转视角的那个人直接送走,一边换弹一边笑,“战地指挥官,躲着还能被爆头,什么水平。”

然后游戏角色走到周孟余旁边,蹲着不动。

周孟余盯着屏幕迷惑了一会儿,“你在救我了吗?是不是没按到,我快死了快快快!”

梁沛有意逗他,“救人一命是那么容易的事?叫声哥听听。”

周孟余忍住了拍桌子的冲动,看着自己已经红了的血条越来越低,算了,好汉不逞一时之威!

“哥,哥,救一命吧,你看这张地图这么大,你一个人跑起来多寂寞啊,你不能没有我。”

门口的孟女士端着一杯牛奶露出迷之微笑,她刚刚敲过门了,但周孟余带着耳机,又是打电话又是游戏音效,没听见。门也没锁,孟女士听见里面打游戏的动静,于是轻轻开了个缝。

偷听了一会儿就听见宝贝儿子用那种语气叫对方哥。

哎呦,这是好兄弟一起打游戏该有的语气吗?还不承认交男朋友了,都学会撒娇了!孟女士相当欣慰,不得不说虽然周孟余长得很是精致,毕竟是直冲南大校花榜的脸,但是他这个人说话做事都很有直男的粗糙感,对父母也不太会撒娇。

孟女士一直觉得这张脸不用来撒撒娇有点可惜。

这不就会了吗,这么自然,这么动听,这么娇。

哎呦!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用这种语气喊“妈妈”,孟女士一把年纪了终于体会到了那种养崽的幸福感,就是那种,崽会跟你撒娇的成就感。

孟女士再次敲了敲门,周孟余耳机里碰巧安静着,一转头看见他妈站在门口,下意识把脑袋上的耳机一摘搁在桌子上。

心虚,“咳,妈。”

直男式叫妈,一点波动都没有,怎么哥就叫得那么动听呢?孟女士心里不满,把牛奶“砰”一声放在桌子上,“打游戏呢?”

周孟余举手,“十二点之前肯定睡觉。”

“跟谁打游戏呢?”

“我……我那个,我室友。”室友两个字说得哼哼唧唧模糊不清的,怕被梁沛听见。

“叫什么名字?”

周孟余“哎呀”一声,起身推孟女士,“你别问那么多了,求你了,我改天跟你说。”

孟女士稳稳站在桌子前面,“男朋友吗,是不是男朋友。”

周孟余投降了,“你让我先把麦关了好不好,你说话他能听见。”

“那有什么不能听的,早晚都是一家人嘛。开学之前把他叫过来家里玩几天?开学了你们两个正好一起去上学。诶,大几的呀,你室友应该也是大三的,也是艺术生吗,你们俩都是艺术生,这个不太好分吧?你们俩谁上谁xi……”

“妈!”周孟余猛地捂住孟女士的嘴。

“尊敬的孟女士,求你了,别说了。”周孟余欲哭无泪。

终于把孟女士打发走了,周孟余重新打开麦克风。刚刚那局游戏周孟余的角色因为长时间站在原地不动已经被毒圈毒死了,梁沛也没跑毒,站在原地一起被毒死。

两个人重新进了游戏。

周孟余哼哼唧唧的,“我说了吧,就不能让我妈知道,过度热情,一般人招架不住。”

梁沛“嗯”了一声,听起来有点心不在焉。

“干嘛呢?”周孟余问。

“看车票,总站和北站哪个离你家更近?”梁沛问。

周孟余:“……你跟我妈是一伙的吧?”

梁沛笑出来,“都是一家人。”

“真来啊?”周孟余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真有这个打算。

“听你的。”梁沛说。

“来吧来吧来吧,我爸工作忙,一般看不见他。我妈这几年腰不太好没出去做事,可一整天都在家,你受得了吗?”周孟余捡到一个八倍镜,第一时间往梁沛那边跑,献宝一样八倍镜扔到梁沛脚下。

“腰不好,给阿姨买个按摩仪?”梁沛现在没捡到能装八倍镜的枪,而且是个二级包,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把八倍镜拿着了。

“有按摩仪,我给她买了好几个了,不是这里不好就是那里不好,挑得很。偶尔想给她买个按摩椅算了,就是有点贵,一万多。”周孟余看着梁沛拿了八倍镜,心满意足又跑回去搜房子。

“是贵,我第一次见岳母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是不是有点过?”梁沛问。

周孟余吓了一跳,“?按摩椅?你可别了大侠,饶了我吧,别给我妈留下一种我被包养了的错觉。”

梁沛笑出来,说好。

周孟余第二天就跟孟女士说了梁沛答应过来玩几天,这一整个寒假孟女士都乐得红光满面的。过年那会儿非要给梁沛打个视频电话,给周孟余烦得不行。

梁沛人设摆着呢,人就不是一个喜欢聊天的人,特别还是长辈,谁愿意跟长辈聊天啊!

周孟余劝了半天,你能不能别这么热情,搞得他跟我谈恋爱你多感谢他一样,那追我的人也不少好不好。平常心,平常心ok吗?

孟女士才不管,“你不帮我打视频就把小梁的微信号给我,我自己给他打。你怎么知道小梁不想跟我聊?大过年的,我红包都包好了,还等着发给他呢。”

一听有红包可以拿,周孟余上交了梁沛的微信号,孟女士的钱不拿白不拿。结果两个人在大年初二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视频电话,孟女士兴致勃勃到甚至找出来周孟余小时候的相册,把那些光屁股照片都拿给梁沛看了。

还有周孟余小时候画的画,做的裙子,拿的奖。小时候周孟余做了裙子找不到模特,就往自己身上穿,孟女士刚展示了两张珍贵的女装照,就被周孟余捂住了摄像头。

“妈,我求求你了。到时候梁沛来了你们俩当面看,现在就算了吧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哎呀,你起来,我和小梁聊天呢,你自己去玩去。”孟女士扒拉开周孟余的手。

周孟余听见梁沛在那边笑,瞥见屏幕上那张脸,“不行,你们不能聊了。这是我男朋友,你自己没老公吗?我都没和他视频两个小时过,不许打了。”

“哎呦。”孟女士也开始乐,看屏幕里的梁沛,“你听听,连自己妈妈的醋都吃。”

梁沛终于舍得给自己男朋友解围,“阿姨,过几天我就过去了,今天就先聊到这吧。”

梁沛发话了孟女士才愿意挂电话,挂了电话又开始张罗菜单,说是不让梁沛吃胖五斤不许去上学。

梁沛定的是开学前三天的车票,孟女士还不太高兴,说两个人去东北玩就玩一个周,怎么来家里就三天。

本来周孟余爸爸今天上班的,被孟女士勒令一定要请假,一家人开车去车站接梁沛。光在视频里看见梁沛长得帅光看脸就能看出来个头高,真见到人了还是吃了一惊,怎么看怎么喜欢。

“叔叔阿姨,新年好,我是梁沛。”还没出正月十五,见了面都要问候新年好的。

孟女士把不爱说话的老公挤到后面,“哎,新年好新年好!怎么还买这么多东西来?哎呀这个牌子就是虚贵,以后不要的,下次来不许带东西了。”

周孟余看着孟女士嘴上说不要不要其实表情已经乐开了花,心里叹了口气帮忙把东西放进后备箱,偷偷扯了一把梁沛,“让你别买这么多东西。”

“没买按摩椅我已经很听话了。”梁沛说。

周爸爸车开得稳,孟女士跟梁沛聊天。

“哎呀那个,小梁呀。阿姨没有别的意思啊,就是想问问你家里对你谈男孩子这件事……”

“嘶,妈!”周孟余被孟女士强制安排到了前座的,后排是她和梁沛。听见这话周孟余转头,问什么呢!

“阿姨,学长和我妈已经见过了,我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家里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梁沛不在意这个问题,如实回答。

孟女士这才松了口气,这个肯定是要问的。就算现在社会已经很开放了,对同性恋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但是老一辈肯定都还是希望家里的儿子要传宗接代,万一周孟余在那边受什么委屈可不行。

“那就好那就好,等明年吧?你们要是方便咱们一起过个年,去你家还是来阿姨家都可以的。”

“没问题阿姨。”梁沛笑着说。

从高铁站到家,梁沛脸都要僵了。

好不容易两个人得到孟女士的允许可以回房间休息,梁沛往周孟余床上一躺,“确实热情。”

周孟余笑他,“让你不信我,体会到了吧?”

梁沛“嗯”一声,“体会到了,但没不信你。再热情我也得接着,一家人。”

“一家人这个梗是不是过不去了?”周孟余说。

两个人下午睡了个午觉。

周孟余昨晚因为梁沛要过来其实也兴奋,愣是失眠到凌晨三点,而且今天一大早,六点多就被孟女士叫起来一起去菜市场买菜。

当时还觉得孟女士疯了,“菜上午去超市买不就行了吗?什么菜非要去菜市场才能买到啊!现在才六点啊孟女士!”

“你懂什么,家里是你做饭还是我做饭?超市的菜哪里有菜市场新鲜,越早去越新鲜,菜市场四点就开始卖菜了,我六点叫你已经让你多睡两个小时了!快点起来!”

所以梁沛起床之后严重缺觉的周孟余还在睡梦中,梁沛没叫他,自己开门出去。客厅里没人,抽油烟机的声音嗡嗡作响,孟女士和老公在厨房里准备晚饭。

抽油烟机声音大,没人注意梁沛过来。梁沛没来得及开口,被孟女士打断。

孟女士:“你说两个男生谈恋爱是不是没有改口叫妈这个环节?”

周爸爸:“这我怎么知道。”

孟女士:“等回头我去那个论坛里打听打听,我之前有看一个论坛,那里头全是喜欢男孩子的男生家长,他们应该懂。现在肯定不行,显得太草率了,等明年两家人见了面再说这个。”

周爸爸:“嗯。”

孟女士:“不过这个肯定也得征求人家梁沛父母的同意,养了这么久的儿子突然叫另一个男生的父母爸妈,反正要是我我心里吃醋的。”

周爸爸:“你都不愿意还想让别人叫你妈。”

孟女士用手里的大葱打了一下周爸爸:“嘶,我说我不愿意了?就是有一点点点点点的吃醋,你不懂!你这种直男不懂!我没不愿意,小鱼叫别人一声妈,我也能有两个儿子,划算的。”

梁沛没再开口,轻声倒了一杯水,又回了房间。

回去的动静吵醒了周孟余,一睁开眼还有点懵,好像是没反应过来明明是在自己家,自己房间,怎么会看见梁沛,发了会儿呆才想起来下午刚把梁沛接回来。

伸手要了一个抱抱。

梁沛刚喝了水,低头亲他的时候在周孟余嘴唇上留了一点湿意。

“知道我刚刚出去倒水听见什么了吗?”梁沛低声说。

“嗯?”

“你爸妈都在想改口的事了。”梁沛说。

周孟余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改口?”

“改口叫妈。”

周孟余猛然感觉到一点不好意思,“我靠,进度这么快吗,我妈也太那个了,我靠……”

梁沛笑,“没,说了要等两家人见面之后才谈这个。”

周孟余松了口气,“我妈喜欢你。”

“你呢?”

“我啊……”

周孟余从期末到现在都没剪头发,一开始是太忙了没顾得上剪头发,后来在东北玩那几天,周孟余发现梁沛很喜欢玩他的头发。在床上偶尔也会很认真地帮他把头发整理好以免一会儿会压到,不难看出来梁沛是希望他把头发留长的。

但是梁沛从来没说过。

希望他穿什么风格的衣服,希望他留什么发型,希望他说什么样的话,周孟余相信每个人在这方面都会对爱人有或多或少的期待。但梁沛唯一对他提过的要求就是“不要总是对别人那么好,你对自己也好一点”。

周孟余把手腕上的皮筋叼进嘴里,伸手给自己扎了一个丸子头,弯着眼睛笑,“我喜不喜欢你,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