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牙印 > 第六十九章

迟绿醒来时,博延已经不在房间了。

昨晚被两人弄乱弄脏的房间,也已经进行过简单的清扫整理了。

她毫无察觉。

迟绿扫视了一眼房间,拿过一侧的手机看了看,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她看了眼博延给自己留的微信消息,是早上九点的,说他到公司了,让她起来记得吃早饭。

迟绿默了默,回了个句号。

这男人到底哪来的精力,昨晚折腾到三四点,为什么还能这么准时地早起去上班。

对此,迟绿非常好奇。

她句号刚回过去,博延的电话来了。

“醒了?”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缘故,迟绿听着他声音,总觉得还有些性感。

她耳朵一热,伸手揉了揉:“嗯,刚醒,你一直在看手机?”

博延失笑:“正好看到。”

迟绿撇撇嘴,“老板也上班不专心哦。”

“嗯。”博延笑了下,“今天能早点下班。”

“……”

迟绿:“然后呢?”

博延莞尔,看了眼时间:“晚点到家了带你去个地方。”

迟绿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是我想的那个地方吗?”

“嗯。”

博延哭笑不得:“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晚点带你去,先起床吃早……”他一顿,“午饭,需要我给你们点外卖吗?”

“不用。”

迟绿好笑说:“昨天买了菜,我和博盈自己做吧。”

“行。”

博延也不多问,叮嘱了两句后挂了电话。

得到他肯定回答,迟绿心情颇好。

她掀开被子下床,进浴室洗漱下楼后,博盈已经捧着手机在楼下玩游戏了。

“快快快我这边有人。”

迟绿:“……”

博盈戴着耳机,小声撒娇:“有没有药呀,我没有药。”

“人在左边左边,我看到他了。”

“……”

迟绿听了会,走近去看了看。

注意到旁边有人,博盈抬起头看了眼,“醒了啊?”

“嗯。”

她指了指:“你玩你的。”

博盈“哦”了声,还有点不好意思:“我是菜鸡呢。”

迟绿弯唇一笑:“我知道啊。”

她看了看队友那一栏,“你跟同学还是同事玩?”

“同事。”

迟绿没再问,进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

迟绿折腾完水,又进厨房开了冰箱。

她打算做饭了。

刚把饭煮好,菜还没来得及弄,博盈忽然站在了后面。

“你游戏不玩了?”

博盈点头,“我来给你打下手啊,需要我做什么?”

迟绿好笑看她,“不用帮忙,你陪你同事玩游戏去。”

“不用不用。”

博盈高兴道:“我同事也要吃饭了。”

“这样啊。”迟绿看她脸上的笑,挑挑眉问:“跟你玩游戏的同事是我认识的吗?”

博盈手一顿,应了句:“我老板。”

“……”

迟绿了然一笑,“这样啊,你老板也玩游戏?”

“嗯呢,他说偶尔会玩两把放松一下。”

迟绿看她垂下眼心虚模样,没再问下去。她怕自己继续问,博盈得躲进龟壳里去。

两人合作,做了三个简单的家常菜出来。

“好像还差点东西,晚点我和你哥会出去一趟,你想不想去?”

博盈无言瞅了她一眼:“我去干嘛呢,当电灯泡呢?”

她看了眼睡醒的迟小迟,指了指说:“我在家陪它。”

迟绿:“……”

她瞥了眼,酸溜溜说:“迟小迟现在跟你越来越熟了。”

闻言,博盈哭笑不得:“怎么,你还吃迟小迟的醋啊?”

迟绿轻哼,“那我没有。”

她绝不会承认,自己觉得迟小迟没良心。现在她回家了也不黏着她,总是跟在博盈屁股后面。

博盈笑,捏了捏迟小迟的爪子,把它抱在一侧椅子上放着:“迟小迟是知道我没对象,特意陪我的。”

迟绿笑,“那它还挺懂事的。”

博盈为迟小迟说话,“那当然,对吧迟小迟。”

迟小迟像是能听懂一样,睁着它圆碌碌的眼睛看着两人,又转开头,从椅子上往下爬了下去。

它怕摔跤,很少跳,一般都是借住外力慢悠悠地往下滑。

迟绿欣赏了会,不得不承认她养的猫就是聪明-

吃过饭没多久,迟绿便回房间化妆换衣服了。

虽然可能没什么大事,但好歹也是去窥探博延的秘密,怎么也要打扮打扮。

她刚收拾好没一会,博延便回来了。

迟绿看了看时间,抬起眼睫望着穿着深色大衣的男人,“怎么这么早?”

博延敛目看了她一会,轻笑了声:“不早了,公司没人了。”

迟绿笑:“那当然,明天新年了,也就你还在加班。”

博延觑她眼。

他环视看了一圈,淡声问:“博盈呢。”

“在房间里睡觉呢。”

博延没再问,握着她的手捏了捏,低声说:“现在过去?”

“好。”

两人出发去公馆那边。

公馆是一个区,名字取的就很高不可攀。一般人也确实买不起。

公馆里的房子数量不多,地理位置优越的缘故,即便是楼层低,也确确实实能看到这座城市的很多风景,夜景。

它一排排的,在江景旁边,前面还种了一排排的银杏树,每年秋天,这边就是一条靓丽的风景线。但小区管理很严,外来人不允许入内,所以这风景能看到的人少之又少。

博延带着迟绿过去时候,她看了看低调又奢华的大门一眼,看向旁边男人:“你什么时候买的这边的房子?”

博延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低声说:“你毕业的时候。”

“……”

迟绿怔了下,看着他侧脸半晌,笑了笑:“你这不会真是准备的婚房吧?”

博延:“嗯。”

这一下,轮到迟绿说不出话了。

她嘴唇翕动,沉思了几秒说:“那你现在带我来干嘛?不打算藏到结婚后吗。”

博延掀了掀眼皮,淡声提醒:“昨晚是谁想要来的?”

迟绿一噎,摸了摸鼻尖说:“那我不是好奇嘛,你连博盈都不让来。”

“嗯。”博延笑笑,坦然说:“确实在这边藏了点东西。”

迟绿好奇不已,但想着马上能到了,也没穷追不舍问下去。

没一会,车停下。

迟绿抬头看了眼,这房子很大很大,前面有阳光房,还有很大的一个花园,里面种了很多漂亮的鲜花。

她抿了下唇,突然问:“这就是你准备藏我的地方?”

博延愣了下,被她逗笑:“有这样想过。”

他下车,看向迟绿:“下车看看,满不满意。”

迟绿笑:“不满意的话能换吗。”

“能。”博延回答的毫不犹豫。

除了他这个人不能换,其他的只要迟绿不喜欢,都能换。

当然这话,博延没说。

迟绿看了看院子,转头看向外面:“从二楼就能看到江景了吗?”

“嗯。”

博延说:“晚上这边很舒服,现在会有点冷。”

迟绿点头。

她侧眸看向他,“你之前会经常来吗?”

博延顿了下,点了点头:“会。”

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是心情很好的时候,他都会过来。

在这里,博延能清楚且理智地想很多事,甚至疏通。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他这两年多精神疏导的地方。

站在门口,迟绿忽然有些紧张了。

她抿了抿唇,转头看向博延:“我有点不敢进去。”

博延笑笑,把门解锁打开。

“进吧,其实也没什么,之前只是没找到机会告诉你。”

两人无声对视一眼,迟绿率先妥协。

她轻轻应了声,主动地推开了门。

推开门,里面明亮又宽敞。

这会外面还有太阳,屋子里面对江边的位置,是很大的一片落地窗,窗帘全部拉开,阳光从外面钻了进来。

她一抬眼,就能看到光,能看到院子里开得姹紫嫣红的花,看到墙上攀藤的花。

被风一吹,花儿耀武扬威的,像是在跟她打招呼。

博延看她目光盯着的方向,淡淡提醒:“看前面。”

迟绿转头,一抬眼便看到了客厅正中间摆着的画。

她怔松几秒,不可置信地望着他:“这是照片还是画?”

“画。”

博延看她,“你走近看看。”

迟绿走近,这才发现是一幅油画。上面的人是她。

但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身上的装扮,造型和衣服,都特别特别熟悉,是她第一次走秀时候的。

她侧眸去看旁边男人,“这幅画……你买的吗?”

博延瞥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迟绿喉咙有些酸涩,发不出声:“你什么时候画的?”

“睡不着的时候。”

博延云淡风轻说。

他一字一字,砸在她心底。

“不是。”迟绿启唇,眼睛明亮看着他,“我意思是……网上好像找不到我这个造型的照片,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她脑海里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可又不敢确定。

博延盯着她看了半晌,低声道:“上楼吧。”

“嗯?”

“楼上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迟绿眼睫一颤,跟着他上楼。

博延直接带她去了三楼。

一踏进三楼的领域,迟绿便有些懵了。

这套房子的装修,和一般入住的不太一样。

三楼没有太多的遮挡,两边都是玻璃门,能一眼看到里面的东西。

迟绿望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些熟悉物品,猛地揉了揉眼睛,想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两边,一边摆放的是一格一格的包包,另一边全是衣服。

迟绿望着这些衣物和包包,嘴唇动了动,终归没能说出完整的话。

这些东西之所以熟悉,并不是因为它们是各大品牌新出的款式,这些包和衣服,第一时间能勾起迟绿脑海里尘封的记忆。

这些,不出意外的话,全部都是她在各大秀场穿过的。

有上百万的礼服,有简简单单的休闲装,有秀场提着的包,有鞋,还有一些小小的配饰。

迟绿认认真真回忆着,每一场秀,好看的不好看的,暴露的不暴露的,有名气的还是没名气的,好像全部都在这儿。

除此之外,包包房那边,还有一面柜全是同一品牌的包包。

迟绿直勾勾看着那边。

博延顺着她目光去看,低声道:“那是这两年出的,之前的一些找不齐了。”

“我知道。”迟绿重复:“我知道。”

她看着那些熟悉的包包,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是她大学时候被博延宠到无法无天的时候。

她很喜欢一个品牌的包包,当时跟博延说,以后每一季度他们出的新品,都要把最好看的三个收藏。

博延那会笑着取笑她,问她三个怎么够。

迟绿眨眨眼,一本正经告诉他,“够了,一季度新品太多了,总不能全部买回来,浪费钱也没地方放。”

博延当时怎么说的。

他当时摸了摸迟绿脑袋,平静道:“这个不用你担心。”

而现在,迟绿看着,那些包全摆在那里,不单单是三个,而是这两年出来的大多数。

虽没有全部,可真的足够多了。且他买回来的,都是她偏爱会喜欢的款式。

迟绿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前这个人,好像一直如此。她骄纵任性时候随便说的一句话,他不仅会牢记,甚至会把她骄纵玩笑话给她一一实现,把她想要的,全部亲手奉上。

注意到她情绪变化,博延突然问了声:“那边有个丑的,发现了吗?”

迟绿顺着他指的方向去看,没出声。

博延解释:“是看了你一个采访后买的。”

那个采访里,国外记者问前男友的事,迟绿对外从没否认过有过男朋友的这事,但也对外说目前单身。

当时是一个情人节还是什么,记者问她说,有没有祝福或者是话想对前男友说。

迟绿毫不犹豫说,没有。

她那时候,一个字都不想说。不想祝福博延找到了新的女朋友,也不想说别的。

博延忘了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总而言之,就是有些生气。

冲动之下,他恰好看到了迟绿喜欢的品牌包。进去后,他没买漂亮的,反倒是买了难看的这一款。

买回来后,也就一直放在了这儿。

博延现在想起,都觉得自己有些幼稚。

但当时对他而言,这好像是最好的发泄方式。

“也不是很丑。”

迟绿盯着看了会,喉咙酸涩说:“挺好看的,我背的话就没有难看的包。”闻言,博延笑了声:“嗯。”

他眉眼柔和地望着她,“是这么个道理。”

迟绿轻眨了眨眼,抿了下唇问:“你……之前去看过我的秀?”

“嗯。”

博延直白承认。

“什么时候知道我在哪的?”

“你和闻昊签约后。”

迟绿怔住,有些意外:“那你第一次看我走秀……”

“是你的第一场秀。”博延垂下眼笑了笑,“我很幸运。”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迟绿所有成长的参与,他其实都在。无论是念书时候,还是工作时候,她的第一次他都在。

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但至少他在看着她,陪伴她成长。

“所以那副画也是?”

博延颔首,淡淡说:“看完你第一场秀回来后画的。”

他说:“画废了很多。”

到后来渐渐熟练了,才有了客厅那一幅。那是博延送给她的成长纪念。

迟绿咬着唇,眼睛湿润。

博延最看不得她哭,也不喜欢她哭。

他抬手,一把将人拥入怀里:“带你过来看这些,不是想让你哭,也不想让你感动。”

博延顿了顿,低声说:“你想知道我就带你过来看看。”

“那我要是没问呢。”

迟绿哽咽道:“你是不是就打算一辈子都不说?”

“不会。”博延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下:“可能求婚的时候会带你来。”

迟绿:“……为什么?”

博延沉思了几秒,认真说:“怕你不答应我,用这个做求婚聘礼的话,你应该会比较容易松口。”

迟绿听着,心里又酸又痛。

博延多骄傲的一个人啊,他在他熟悉的不熟悉的领域,永远都是佼佼者,是被其他人仰望的对象。

可在迟绿面前,他却愿意把自己的所有摊开,一一摆在她面前。无论是卑微的,还是其他,他都愿意如实告知。

这就是博延。

这就是博延对迟绿的纵容。

人的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他们已经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博延不想再浪费下去。他只希望,能和迟绿好好在一起,一辈子都在一起。

博延等她情绪稳定了后,低声问:“好点了?”

“嗯。”迟绿拉着他的衣服,攥着说:“对不起。”

博延一怔,无奈一笑:“这话应该我说。”

迟绿摇头。

两人安静地在一起拥抱了会。

迟绿抬起眼看他,“你有没有想过,我要是不回来了呢?”

“不会。”

“假设。”

“那就等。”博延说,“我等得起。”

迟绿眼眶一热,“那你有没有后悔过。”

“后悔什么?”博延眼神深邃地望着她,“没有。”

无论是离开家还是等迟绿,还是做其他的,博延从没这方面想法。

“你怎么就……”迟绿想了想:“这么固执。”

“嗯?”博延挑了下眉,没提醒她说,其实她也是固执的人。

他安静地想了想,笑着说:“因为我知道,你只有我。”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从那一天开始,迟绿的世界崩塌,她身边就再也没有人了。

只有他。

博延有时候想,如果他都不等她,那就没有人等她了。他的迟绿,不能那么孤单。

他不能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生活。

博延曾经在书中写过一句话。

时间兜转,相偕到老。灵魂予她,今生结案。

无论时间怎么转动,活着的时候,他会陪着她相偕到老。死了,他也希望自己的灵魂附于在她身上,陪她走过完完整整的今生。

至于来世,他们来世再谈。

他一直都有信念,他们会再遇见。

只是他想,来世的话,不要让他们的爱情再有延迟。他更希望,迟绿一生顺遂无忧。如果可以,他愿意替她承担所有的痛苦-

在公馆哭了一场,再离开的时候,迟绿还有些依依不舍。

“这就回去了吗?”

博延好笑看她,“六点了,不想走了?”

他想了想:“那过完年我们搬来这边住?”

迟绿纠结了两秒,“还是算了吧。”

她回头看了看,“这儿当作是我们的秘密。”

博延笑笑:“好。”

他抓着她的手,紧紧握着:“不要多想,也不要有压力。我做的所有,都基于自己想的基础上。”

迟绿“嗯”了声,嗓音沙哑:“博老师。”

“怎么?”

迟绿侧眸看他,轻声说:“初一那天,我们先去看我们爸妈,然后去一趟庙里吧。”

博延怔松了下,笑了:“好。”

迟绿想带他去,再一次重新正式地介绍给她父母。

安静了会,迟绿突然问:“博老师。”

“嗯?”

“你刚刚为什么不趁机求婚啊。”

博延:“……”

他一顿,挑眉问:“求婚你答应吗?”

迟绿含笑看他,“不一定啊,你好歹也试试嘛。”

博延噎住。

他回头看了眼,淡声问:“我现在带你回去还来得及吗?”

迟绿笑,“你带戒指和鲜花了吗?”

“那里有。”

迟绿嫌弃道:“我不要自己戴过的。”

她知道博延说的是秀场的那些。

博延:“……行,那下回。”

迟绿弯唇笑笑,“但我等不及了怎么办?”

两人对视一眼,博延毫不犹豫掉头,带她回了公馆。

他拉着迟绿去了二楼。

在迟绿错愕的目光下,博延从里面拿出了丝绒盒子。

“你――”

“你毕业之前准备的。”博延垂眼望着她,在她注视下单膝跪下,认真问:“迟绿,愿不愿意让我陪你走完这一生?”

他目光直直盯着她,一字一句道:“嫁给我好吗。”

没有鲜花,没有亲朋好友。

可迟绿觉得,这是她最渴望的一个求婚。

她嘴里嚷嚷着是不婚主义,没有想好,也怕父母责怪。可到了这个时候,迟绿发现,她其实非常非常想嫁给博延,比任何人都要想。

她想和他有个家。

想和他走一辈子下去。

迟绿热泪盈眶点头,把手递给他,“好。”

她说:“好。”

博延把戒指给她戴上,尺寸正好合适。

他低头,寻着她的唇吻了下去,哑声说:“我不会失约。”

“我知道。”-

两人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博盈眼尖看到她手里的戒指,尖叫兴奋地抱着迟绿。

“太好了,以后我哥就是迟家的人了。”

迟绿:“……”

她忍笑,回头看了看博延:“也行,以后就要迟博延吧,也挺好听的。”

“什么时候去领证啊?”

迟绿默了默,“到时候再说。”

这一晚,迟绿和博延早早地回房间休息。

两人相拥而眠,也没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迟绿拉着博延说曾经去找自己的那些时光,有没有趣事什么之类的。

她想听,博延就告诉她。

说到最后,她沉沉睡了过去。

次日是大年三十。

早早的,三个人便起来布置了家。

贴对联,弄年夜饭,看上去特别有那么一回事。

晚上三个人包饺子,吃了东西后,博延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博盈笑嘻嘻跑走了,和朋友过年去了。瞬间,家里只剩下博延和迟绿。

“想不想出去走走?”

“不想。”迟绿看他,“我们去院子里玩仙女棒吧。”

博延:“……好。”

两人在院子里玩着,迟绿兴奋不已。

博延看着她脸上的笑,唇角往上翘了翘。

快要到零点的时候,迟绿把仙女棒放下,催促着博延:“博老师,待会要记得许愿啊。”

“好。”

钟声响起,新一年来了。

迟绿和博延两人站在院子里,对着夜空绽放的烟火许愿。

两人动作一致。

睁开眼的时候,迟绿抬起眼看他。

博延顺势亲了亲她唇角,低声问:“新年快乐。”

迟绿笑,勾着他脖颈回应着:“博老师新年好。”

她歪着头,笑盈盈说:“你许了什么愿?”

博延挑眉,“说出来是不是就不灵了?”

“啊?”迟绿迟疑了下:“好像是,那你别说了吧。”

博延笑。

“好。”

迟绿看他这样,又有点儿纠结:“可我还是想知道,可以说两个吧?”

博延:“……”

他“嗯”了声,低头蹭了蹭她鼻尖,嗓音沉沉道:“第一个愿望,希望年年岁岁有今日。”

他希望以后的每一个新年,都像现在这样。

他们两人能在一起,度过往后的每一个新年,希望他们这一辈子,再也不要分开。

同样的,也希望无论命运如何兜转,他们都能在一起。

其实博延想过,如果迟绿真的不回来他要怎么办。

他没有想出答案。

他唯一肯定的是,他要等她,等她回来。如果她找到了自己新的幸福,那他祝福。如果没有,那他就努努力,让她再次爱上自己。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内心想法从未改变。

他这一辈子,只会爱她,也只想爱她。

谢谢你,让我窥见。让我闯进你的世界,参与你的人生。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