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去找皇后娘娘赏赐的佳肴去!”玖焕还装模作样的学了几声猫叫:“喵——”

“真是!”成天想方设法的逗自己开心,苦累都自己扛着。不行,这次他必须要与他一同承担。

“这也挺好吃的!”玖焕端出仇曦炸得全开了口的饺子,里头的馅齁咸齁咸的,他还是咽了下去,还给他起了个中听的名字:“以后就叫它开口笑了,你可要时常做给我吃!”

“知道了!陛下就知道哄臣妾!”

“那还不是因为你将我吃的死死的?”玖焕调侃道。

“陛下~”仇曦正躺在玖焕怀里看书,犹豫许久,还是说了出来:“你就带臣妾去南庆嘛!臣妾一定乖乖地,跟着陛下,不到处乱跑!好不好嘛?”

“曦曦,你怎么还不死心?”

“啵——”仇曦亲了他一口,学着玖焕平时的样子撒娇:“陛下,你狠心将臣妾一人抛弃在这清冷的宫中么?若是别人欺负我可怎么办?”

玖焕努力保持头脑清醒,不受他诱惑:“我已经吩咐大内侍卫,明日上岗!”

“那若是臣妾想你了,你也让他们陪我吗?”佯装生气道:“还是陛下始乱弃终,在外头养了新欢了?”

“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会想别人……”好像不对,就算仇曦不在他身边,他也不会想别人的。

仇曦抓住玖焕话中的漏洞:“陛下的意思是臣妾不在您身边您就找别人是吧?是臣妾老了、丑了,还是臣妾不行了?呜呜……”近朱者赤,近玖焕者会撒泼卖娇。

仇曦起身,掀起桌布,直接将梳妆台上的柜子缷下,将干娘给自己的玉佩什么的倒进去。

“你这是要做甚?”玖焕急了。

“回娘家!反正在陛下心里臣妾是任谁都可以替代的!”憋出几滴眼泪,坠入绛红色的桌布,使桌布的颜色更深一分。

“怎么会呢?你在我心里是无可替代的,就算与你相隔千里,我还是会想着你的!”以前不就是这样吗?连自己发情的时候,也是非他不可。

“哼!鬼才信你!”最后一个晚上了,他再不答应就真的没机会了。

玖焕见他如此决绝,黯然道:“好……也好……你回去住吧!起码刘夫人还会替我宠着你,免得你在宫里无聊!”

“孙玖焕!”这是仇曦第一次喊出他的全名,揪着玖焕的衣领,愤然道:“我也是个八尺男儿,怎么就不能去驰骋沙场,报效祖国?你坚决不让我去,究竟是想保护我,还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觉得我就是给你暖床的男宠?”

“曦曦,你知道我没那个意思!”玖焕握住他青筋暴起的手,想让他平静下来。

“那就证明给我看!”仇曦放下他的衣领,背过身去:“你带我去,我也去;你不带我去,我就以死相逼,逼着他们带我去!我就不信了,天下还有我去不到的地方!”

“曦曦……”玖焕还要去劝,见他一声不吭,便知他生着闷气。

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他的一角,喊了声:“曦曦?”

“哼!”仇曦狠心将衣角扯回去,哼了一声还是不理他。

“宝贝儿!”玖焕哄道:“不气了!你要其他的我都给你,好不好,不闹了好不好?”

仇曦往里屋走,小脾气一上来,就是不同他说话,一屁股坐在床上。

“曦曦~~你别不理我啊!”玖焕坐过去:“明天我就要走了,你这样我放心不下啊!”

仇曦心已经软下来了,但面上还是不理他。

“行!我带你去,我带你去还不行吗?”玖焕无奈道。

仇曦两眼放光,都快将玖焕闪瞎了,确认道:“真的吗?”

“嗯!”玖焕勉为其难的点点头,怅然道:“总不能将你惹恼了吧!”

“这还差不多!”仇曦迅速脱了鞋袜,喜孜孜地翻身上床,钻进被窝,朝玖焕招了招手。

今晚这么主动?虽心生愧疚,还是扑了上去,刚将他包围起来,仇曦伸手就将他推下身去:“你脑子里一天天都在想什么?我是让你早点睡觉,明日早点些起来。”

“啊?”玖焕的浴火霎时间被浇灭了,连火星儿都不剩。

“啊什么啊?今天已经一次了,中午说好了晚上不可以要了!闭眼,睡觉!”仇曦背过身去。

玖焕心里委屈,小狗眼水汪汪的望着仇曦的背影发呆。

仇曦许是过意不去,主动转过身来,伸出手臂抱住他:“乖!睡觉觉!”

“嗯!”玖焕将眼泪逼回去,合上眼。

直到仇曦翻过身去,玖焕从腰间掏出两只拇指大小的小瓶子,从白色瓶子里面倒出一粒药丸,吞了下去。随即从雪蓝色瓶子倒出一粒药丸用手指碾成粉,涂抹在嘴唇上。

“曦曦?曦曦?”玖焕拍了拍他的胳膊,见他未醒便将嘴唇送了过去。

太医说这软筋散无毒无味,吃了没什么后遗症。温水冲服更好,见效快。温水是送不进去了,只能这样了。

早些年玖焕也没这么多心思,那时候自己想保护的人都比自己强大,自己用不着思前顾后。

自从仇曦以凡人的身份出现在他身边尤其是太后找他谈话后,他的心思就越来越重,做事情也比以前周全。有了想保护的人,不甘示弱,主动涉猎自己以前从未想过的领域,处理比毛线球还乱的关系,强大到足以给他遮风避雨。

倏地仇曦的舌尖碰了碰自己的唇,玖焕猛地睁开双眼,正好与仇曦双目对视。夜色中依稀可以见到他脸上的两行清泪滑下,自己试图逃离,却被他紧咬着不放。

“唔……唔……”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算算时间,应该是药效到了,仇曦才脱力松开。

“你给我下药了?”仇曦身子软的跟棉花似的。

“你不是睡着了么?”玖焕反问道。

“你身子那么僵,跟块木板似的,你以为你骗得过我?”

“对不起!”玖焕用手指给他擦擦眼泪,托起他的手掌,在他手背亲了一下:“等我回来,你怎么打我都行!乖,不要做傻事。我会差人将你房间所有尖锐的东西收走,我会尽快回来的!”

“孙玖焕,你个乌龟王八蛋!翅膀硬了,敢骗我!”仇曦哭喊道,玖焕却已经起身穿衣,生怕一回头就心软。

“玖焕,焕焕,你回头看我一眼好不好?”仇曦乞求道:“你别走,你别走……啊!”说到最后一个字自然泣不成声,瞧见玖焕毅然决然地离开,哭的更大声了。

想从床上爬下去,可终究是使不上一点劲儿,只有嘴里能出声:“玖焕!咳咳……”

哭着哭着被口水呛到,咳得嗓子生疼:“你回来!将我一并带走!你答应我了,说未来要与我一同……咳咳……面对的……咳咳……”

“照顾好皇后娘娘,他若是伤着分毫,朕饶不了你们!”玖焕低声吩咐仇曦的贴身丫道。

“是!”得令后小跑进去。

从未听过皇后娘娘哭的那么凶,她们还以为是二人吵架了。没得吩咐心里再心疼娘娘也不敢进去,只敢在门口端着温水守着。

夜里,哭声、蟋蟀声、蛙鸣声,玖焕心如刀割却无声。

“嘭……”仇曦已经挣扎着从床上滚了下来,看到婢子们冲进来,拽住的穿粉色衣服个儿高的婢女的裙摆当救命稻草:“阿雅,带我去找陛下好不好?”

“皇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