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臣女自己不争气,当初皇上重病,臣女本该去为皇上冲喜,却不想当时遭人暗害,等臣女反应过来的时候,四妹妹便已经是贤妃了。”沈棠玉苦笑了一声,随后道,“王爷千万别多想,臣女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四妹妹从小日子过得苦,又羡慕臣女身为嫡女要什么有什么,臣女不想与她争抢什么。”

秦致清轻轻叹息一声,却不想当初冲喜一事之中,竟还有这样的故事,沈芙玉当真是德不配位的贱人!

“你且放心,有本王在一日,定不会叫你受委屈的。”秦致清心意已决,“明日本王便上报皇兄,让他为你主持公道。”

“多谢王爷。”沈棠玉面上重新挤出一丝笑,由着秦致清派人送她回府,上了马车她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说的好听为她主持公道,到头来还不是被沈芙玉那贱人牵着鼻子走!

如若不是景王身份在那,沈棠玉压根连利用他都不想!

再有两日便能入宫了,沈棠玉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且先让沈芙玉得意着吧!

“四姐姐不然少用一些吧,别等下积食就不好了。”

“本宫心中有数。”沈芙玉笑着接了茶,“八妹妹可用好了?”

“嗯。”沈梨玉点了点头,“四姐姐……”

“有什么想问的就直说吧。”沈芙玉对于沈梨玉,态度已经可以说得上是相当不错了。

沈梨玉犹豫了一下,道:“听闻皇上与景王爷关系相当不错的,明日要是景王爷在朝中说了什么……”

“这样的话,打本宫进宫后就没有断过。”沈芙玉用了茶,起身道,“走吧。”

没走两步,沈芙玉突然又道:“八妹妹是个冷静人,你该知道的,有时候人活在这个世上,不用在乎那么多,八妹妹想嫁的好,可越是富庶人家世家大族,这样的话便越多,在意外人的言论,只会因小失大。”

“妹妹受教了,多谢四姐姐提点。”沈梨玉闻言后眼中生出一丝敬佩,四姐姐想要的与大姐姐定是不同的,故而同一件事,大姐姐会气恼,四姐姐却不会。

姐妹之间出去玩一趟归来,沈棠玉丢了好大的脸,坐着景王府的马车归来,不用问必定是发生了什么。

“棠儿。”

“娘……”受了一日的委屈,沈棠玉见到了顾氏,再也绷不住了,“女儿真的要受不了了!她凭什么这么作践女儿啊!”

顾氏打听了今儿发生的事情,脸色也没多好,抱着沈棠玉安慰她道:“棠儿乖,暂且再忍一忍,眼下不是意气用事得时候。”

“女儿明白,可是就是恨不得将那贱人千刀万剐!”

“日后你出人头地,想怎么样都行。”顾氏安慰她道,“对了,今儿个你与那小贱人闹翻,是景王送你会来的?”

“景王是皇上唯一留下的兄弟,我女儿若是能做景王妃也是不错的。”

“娘,那不是女儿要的。”沈棠玉有些气恼的道,“不过是个闲散王爷,再如何清贵,到时候不还是要矮那贱人一头?女儿还是要进宫,皇上必定会看重我的,我出身比那贱人更好,将来必定能封个贵妃!将那贱人死死压在脚下!”

……

众人皆知沈棠玉受了委屈,不怀好意的目光爷纷纷投向了沈芙玉,这样遭人公愤的日子……

实在是太爽了!

沈芙玉快乐的像一只小麻雀,如若不是空间是秘密,她恨不得拉着所有讨厌她恨她的人疯狂炫耀!

瞅瞅!涨了好多!

都亏了大家的努力,让她一人独享这大甜头!

嗨呀真是不好意思呢!

这思来想去,沈芙玉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高兴啊,这不得找个人分享一下她的喜悦?

“六妹妹膝盖疼不疼啊,本宫来看望你了!”沈芙玉推门而入。

按照药量,沈茉玉昨儿晚上就已经好透了,有沈老夫人盯着她,她不敢骗人躲懒,如今已经在沈家祠堂跪了一夜一天了,人都已经摇摇欲坠了。

“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沈茉玉摊坐在地上,有些有气无力的笑了笑道,“真是没能想到,有朝一日会变成这样。”

“四姐姐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我给我亲妹妹下药没能成功,还被我娘揪了出来,最后又被罚跪在这儿,连原本能随你入宫的好事儿,也落到了八妹妹身上。”

“啊,你多虑了,说实话一开始就没打算带上你的。”沈芙玉一本正经的纠正她。

“都无所谓了。”沈茉玉这几日备受打击,连沈芙玉那样刺激她,她都不想理会了。

“别啊,可不能无所谓。”沈芙玉凑近了她道,“不过说实话,主要是你那手段太蠢了,你说你买通谁不好,非要买通本宫那个蠢笨丫头来帮你,可不是要全暴露么?”

沈茉玉微微咬牙,冷眼看着沈芙玉道:“四姐姐看够了吗?”

“没有啊。”沈芙玉眨了眨眼睛,笑嘻嘻与她说,“膝盖很疼吧?”

“再疼也没有我心里疼……啊!”

话说了半句,破天荒一声惨叫,沈芙玉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锤子模样的东西,对着沈茉玉的膝盖直接敲了下去!

“你!”沈茉玉气急,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这样就对了嘛。”沈芙玉满意的点了点头,怎么能丧失斗志呢,给她恨起来!

“对了,今儿个出门,大姐姐就勾搭上景王殿下了,今儿个还是景王亲自送了大姐姐回来呢。”沈芙玉突然拍了一下手,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兴致冲冲与沈茉玉说道,“还是本宫给他二人创造的机会呢!如今景王殿下对大姐姐流连忘返,六妹妹你说本宫这红线牵的怎么样?”

“你!你就是个蛇蝎心肠的贱人!”沈茉玉再也忍不住大吼大叫了起来,“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景王殿下颇有才情,又是性情温和的人,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沈茉玉也难免如此想。

“你该称呼本宫贤妃娘娘。”沈芙玉颇有性质的拿起小锤子敲她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