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三眼法医 > 第150章 最后的选择

持人在用急富有诱惑力声音鼓动着大家买外围,聂枫女,眼中如同要喷出火来,脸上却不动声色。

赌注已经早就定下来,不用再定。

所以,宣布完规则后,那两对男女便被悬挂在了四个水缸顶上。

汤德耀得意洋洋向聂枫问道:“喂!你先选还是我先选?不能相同哦!”.

#

汤德耀一撇嘴,瞧了一眼场中:“那好,我选四号!”

“哦?”聂枫根本就没看那两对男女,淡淡一笑:“你选尾,那我就选头好了。要是都不中呢?”

“放心!会中的!”汤德耀得意洋洋道.

:.

那两对男女被吊了起来,拼命挣扎着,场中大屏幕上通过传感器显示这他们每个人的心跳情况,聂枫没有看屏幕,也没有看任何人,包括一脸忧郁的姚思莹。

四个人被慢慢放进了水箱里,拼命挣扎着,似乎要摆脱这命运的归宿。

就在这时,聂枫出手了!

他的动作并不快,但却非常管用,——因为他制住了汤氏集团的老总汤德荣!

他的左手卡住了汤德荣的喉咙,右手用水果刀抵在了汤德荣的喉咙!断喝一声:“放开他们!”

场中的人和场外的人都惊呆了,汤德荣神情自如地摆摆手,场中的人立即将那四个残疾人提出了水箱,解开了铁链。

副总裁汤德耀大吃了一惊,指着聂枫喝道:“你……你这个卑鄙小人!”

“卑鄙?用残障人做这等龌龊的事情才叫卑鄙!告诉你们,我是警察!我们的人马上就要到了!你们将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起诉!我已经用也荒苎壅稣隹醋拍忝巧彼勒馑母霾屑踩耍?br />

一听这话,姚思莹如同被掐住了脖子,惊讶而痛苦地望着聂枫:“阿枫……别……别开玩笑!”

汤德荣淡淡一笑:“聂枫聂法医,你果然很厉害啊!”.

=.

“查清楚你的本来面目并不难。你用狄琛地身份做了这么多事情。你以为我们会视而不见吗?告诉你,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你的红颜知己有两个,一个是韩羽蓉。一个是薛云霞,对了。还有一个高中生叫姗,一个瞎子名叫苏晓苿。这两个也算是红颜知己吧。其中这个薛云霞是个小有名气地律师,她帮你成立了侦探事务所,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地?”聂枫笑不出来了。

“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了,自从思莹将你的情况告诉我之后,我就怀疑了你接近思莹地动机。所以布置了对你的监控。发现你每一次都将车停在同一个停车场,然后使用反跟踪地技术甩掉跟踪。我很奇怪你这样做的目地,——因为一个正常的人怎么会担心有人跟踪呢?除非这个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接着查下去,你的身份也就水落石出了。”.

:.这一点上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以他地本事,既然怀疑了一个人,要查清楚这个人地本来面目,又有什么难的呢。

“聂法医,你地技术一流,很受我老婆的器重,本来,你要老老实实当个法医破一些抢劫杀人之类的普通案子,在我老婆的提携下,你很快会高升的,我这人也很爱才,或许还会帮衬你一把,但是,你偏偏要来惹我,那就由不得我不反击了。

“既然你早就知道,又如何被我制住呢?”

“制住又能如何?你难道要杀掉我吗?”

“你以为我不敢?”

“是的!”

“凭什么?”

“凭你赌这么大却不作任何作弊准备,而据我所知,聂枫你并不是个赌徒,没有一掷千金的习惯。所以,我知道你应该在今晚动手了。更何况,我监听了你的电话,你发给我老婆,也就是你们的成局长的短信已经被我监听到了。”.

;

“哈哈哈,玩阴谋你还是幼稚了一些,我已经说了,你不敢把我怎么样,因为你也有人在我的手上!你看看前面!”.

=.了出来,正是薛云霞、韩羽蓉、姗和苏晓苿!身后几个保安手里端着微型冲锋枪。

四女挣扎着,但双手被反绑,嘴里塞着布条,只能呜呜连声.

:鄙!”

汤德荣淡淡一笑:“你当真准备用她们四个人加上你的性命来换我一条命?”

“是怎么样?别忘了,你的命可比我们值钱!——把她们放了,否则,咱们拼个鱼死网破!”

“那好啊,动手吧!我是不会叫他们放人的。”汤德荣索性闭上了眼睛。

等了片刻,不见聂枫动手,他微笑着睁开眼:“怎么?犹豫啊?嘿嘿嘿,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你做事如此婆婆妈妈,瞻前顾后,甚至为情所困,还想办大事?就算你不是警察,想娶思莹妹子进我汤氏集团,那也是白日梦!”

“你当真不怕死?”聂枫手中的水果刀抵紧了汤德荣喉咙。

“当然怕!不过,嘿嘿,你不知道吧?我也很喜欢赌,只不过,我的钱太多了,多得你根本无法想像,所以,赌钱对我来说只是娱乐,已经没有什么刺激了,所以我赌别的——赌命!这个地下赌局的真正幕后主人是我,你上一次参加的赌彩。只不过是最普通最不刺激的一次,真正刺激的,是今天这种赌彩,赌命!赌谁先死!看着他们苦苦挣扎

|

“无耻!”聂枫一声断喝,手中水果刀刺进汤德荣喉咙少许。

汤德荣长声大笑,对聂枫手里地水果刀熟视无睹:“人生就是一场赌博!这里的几乎每一次赌彩我都通过直播观看并以一个普通顾客的身份下注,今天。也是一场赌博,我已经知道你今晚会动手。按理我应该事先制住你,但我没有。因为这个机会非常难得,我想赌一场——用我的命和你们地命来赌,赌得就是你敢不敢杀我,这才叫刺激!哈哈哈”

“疯子!”聂枫大喝道,“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反正我放了你你也不会放了我们。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你地罪恶。掌握了你们汤氏集团贩毒的铁证,你不可能放过我的。不过,我死也要拉你垫背!”

“嗯,不错,这样嘛还算有点男子汉气概,冲你这一点,我可以给你一个鼓励奖,这样吧,你认输不杀我的话,我允许你在这四个女人中选择一个陪你死,其余地三个我会送她们到国外一个对我没有威胁的地方,我可以保证,她们将过着至少小康地日子,绝对不会受到欺凌——现在,你选择谁陪你一起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四个一起陪你死。”

“我放了你,你放她们走,怎么样?”

“免谈!我汤德荣从来不和人谈判,跟你说了这么久,已经是看得起你了!好了,废话已经说了一大堆,赌彩该进行了,先前你和我兄弟汤德耀的赌彩被你打断了,记住!赌博也要讲信誉地,这场赌彩必须赌下去,赌的对象换成我们吧,——都赌你敢不敢动手杀我。嘿嘿。”

姚思莹抢上前几步,哀求道:“汤哥,放阿琛一马,行吗?他……他也是一时糊涂,只要你放了他,我会劝他再不要插手这件事,我们放弃一切,远走高飞,不会损害到集团利益的。汤哥,我知道你最心疼我了,思莹求你了!”说罢,姚思莹尽然咕咚一声跪倒在地。

汤德荣喝道:“胡闹!思莹你快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你是知道的,我不可能答应,我不可能留着这个祸害在世上,必须让他闭嘴,而只有死人闭嘴才最让人放心!——把她拉走!”最后这一句是对一旁的兔宝宝们说地。

几个兔宝宝上前将姚思莹架起来往边上拉,姚思莹嘶声尖叫着,拼命挣扎,却无力挣开。

汤德容地哥哥汤德耀在一旁得意地哈哈大笑:“正是!给你占点便宜,你自己参赌,还可以操纵赌局!杀与不杀你可以决定,只不过,你杀了我弟弟,赌彩赢了,却拿不走这些钱,因为你们会被碎尸万段给我弟弟报仇,而你不敢杀我弟弟,那就赌输了,上亿的钱当然没了,你们地命也没了,因为我们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的!哈哈哈”.

#呢?”

汤德耀一听,很是尴尬,汤德荣狠狠瞪了他一眼:“滚一边去!”

汤德耀急忙走开。

汤德荣冷冷道:“聂法医,赌博已经开始了,独资也下了,何去何从,快拿个主意吧。”.

#右是个死,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家一起死就行了!”

汤德荣大笑:“好啊,看样子你已经决定让这四个女人陪你死了,那就好!不过看样子你似乎下不了决心哦。既然你下不了决心,这样吧,我来帮你下!”随即,汤德荣高声对对面持枪杀手叫道:“你们听着,我数三声,数到三,他不放开我,你们就把这四个女人的脑袋轰掉!”

那几个手下齐声答应,四人分别用微型冲锋枪枪口抵在了四女的脑后,其余的将她们抓住。

四女惊恐不已,嘴里呜呜叫着拼命挣扎。

“一……!”.

v.有些僵硬,但声音却陡然提高了许多,嘶声喊道:“二……!”

随着这声嘶力竭的长声呼喊,那四个杀手拉动枪栓。子弹上膛。这哗啦声仿佛是死神手里勾魂的锁链声

:出口地时候,他长叹一声,手一松。水果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我认输!只希望你能言而有信。放了她们中间的三个!”

汤德荣仰天长笑:“你放心,我说话当然算话,你去选择谁陪你一起死吧!哈哈哈”.

:|子上,那几个杀手已经退开几步。端着枪等着他决定哪三个能活下去.

:||一:

没有人能挡得住他!

就在这几个持枪保安倒下的时候,黑暗中,从主持人台上射出了一粒无声地子弹,激射而至,直奔聂枫的心口!

可聂枫仿佛已经预测到了这一步,错步拧腰,那一粒子弹如毒蛇吐信一般,从他身旁擦身而过。

与此同时,聂枫手里的微型冲锋枪响了!子弹向黑暗中倾泻而去!

哒哒哒哒!

一个点射,一声沉闷的重物倒地的声音,在一片惊声尖叫声中,一个如同装满了砂石的帆布大口袋似的人身从观众席上滚落了下了,仰面朝天躺在冰凉的地上,身上布满了弹孔,鲜血咕咕冒出。

这暗中偷袭之人,正是下午暗杀聂枫未成的泰国籍的杀手洪昌明!他的脸上充满了不信。因为他不相信,自己暗中偷袭,为什么杀不了聂枫反被聂枫打死。

还有一个人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就是汤德荣。他不知道一切尽在自己控制中,为什么聂枫会突然发难,而且会立即局势巨转。

当然,不相信的还有其他十来个手持自动武器的保安,但是,一阵如炒豆一般的枪声之后。那十来个保安都成了尸体!那些乱飞的子弹,都没能抓住聂枫如鬼魅一般的身影。

汤德荣一代枭雄,竟然还没有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他还没弄清楚之前。枫已经将他场中所有持枪地保安系数击毙!

除了聂枫和汤德荣、汤德耀三人之外。其余的人不管死活都趴在了地上。

汤德荣不懂,在场的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懂,为什么聂枫如此迅猛如鬼魅一般。因为他们不知道,枫拥有一种超能力。在以前是五天才会出现一次,而现在。枫发现,他已经可能随时发动这种超能力!

就在刚才。汤德荣数数地时候,聂枫情急之下,同时逆运真力,头脑中竟然轰地一声巨响,眼前幻化出一个巨大的血眼——超能力竟然应声发动!

原来。这个超能力有两个期间。

第一个期内会五天出现一次,而这个期间刚好昨天结束。第二个期间全天可以随时发动!所以聂枫尽管下午刚刚发动过,晚上再发动,依旧可以出现。

超能力出现后,他的反应能力超出常人数十倍,所以,那些保安开枪射击的动作和方向,系数在他视野里,能料敌先机,当然无人能敌。

当聂枫地微型冲锋枪抵在汤德荣的胸膛地时候,汤德荣惊诧的嘴才合拢下来,勉强一笑:“你不会杀我吧?”

“当然不会!我会把你送上刑场!”聂枫单手掏出自己地侦探手机,“这部手机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录音了,我们的人立即就要赶到,你还是寻思着找一个好律师,然后洗干净脖子等着上刑场吧!”

汤德荣笑了:“我知道将来很可能这一天,果然不出我所料,虽然不是我希望的,但却无法拒绝。”

“知道就好,只可惜你这个枭雄梦已经做到头了。”

“你错了!”汤德荣将插在口袋里的一只手掏了出来,手里俨然一个遥控仪,“知道吗?这几天,我已经在这里布满了炸药!就等着你地成局长带着特警来,如果我控制了局势,我当然会将你们不露痕迹地消灭,不会有人来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如果失败了,我们就同归于尽!现在,咱们赌最后一次——放我走,或者一起死,你自己挑!”.

来。

“过奖!时间不多,选择吧!”

就在这时,姚思莹突然扑过来,抱住了聂枫:“阿琛,不要杀了汤哥!放汤哥走吧,我们也走,远走高飞,去一个没人知道我们的地方去!”

薛云霞、姗、韩羽蓉和苏晓苿上前几步,站在了聂枫身后。

汤德荣发出了痛苦地悲吼:“思莹!回来,不许求他!”

这声音里夹杂着悲愤和痛苦!

人悲愤和痛苦的时候,往往是注意力分散的时候,所以,聂枫再次出手了。

只一个点射,便将汤德荣的肩胛骨击得粉碎!

汤德荣手里的遥控器掉在了地上,一旁的汤德耀抢上前去抓遥控器,枫又一个点射,将汤德耀大半个脑袋击飞到了半空,没了半个脑袋的尸体摔倒在了地上!

汤德荣看着弟弟惨死,眼睛都不眨一下,倒退了几步,一脸狞笑盯着枫.

:.—遥控器正在倒计时,只剩最后一分钟!.

;.

即解除定时炸弹!”

汤德荣笑了,哈哈大笑:“你不是很聪明很厉害吗?你自己解吧!一分钟,你只有一分钟时间!时间一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将粉碎,哈……”

没等他笑第二声,聂枫一掌劈在了他的脖颈上,就听到喀嚓一声,汤德荣脖颈折断,脑袋怪异地翻转着,眼睛却还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不信地望着聂枫,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下手如此之狠

姚思莹没有回答,凄凉一笑:“阿琛,你真不跟我远走高飞吗?你跟我走,我就送你出去……”.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

姚思莹痛苦地摇着头,上前两步,猛地搂住了聂枫的脖子。在他嘴上深深一吻。随即,拉着枫就往外跑.

:.|.而去。

姚思莹拉着聂枫冲出大厅,来到铁门后,在黑暗的墙角忙碌地按动了记下。咣当一声响,一扇铁门应声而开。露出了一个电梯间。

姚思莹猛地将聂枫推了进去,随即在墙上一个按钮猛地一按。电梯门徐徐关上,聂枫急忙将薛云霞等四女也拉了进来。伸手去拉姚思莹时,只见她将手背在身后,倒退两步,凄凉一笑:“阿琛……记住我的爱……!”

轰……轰……轰……

剧烈地爆炸声中。电梯间的门咣当一声关上了。整个世界都在摇晃,如同置身在火山口上一般。透过门缝能看见外面通红通红的火焰!

轰轰……轰……

爆炸声将电梯间震得不停乱晃,聂枫搂着四女摔倒在地上,电梯门关上的同时,这电梯如同洲际导弹发射一般从地上腾空而起。

飕飕飕!

风驰电掣,在整个大地地颤动中,电梯如同一发导弹一般从地下射出了地面,直冲入空中百十米高!

下面,整个大地都在摇晃、塌陷,形成了一个陷落数米方圆数百米地大坑。

大坑的上方,那电梯间力衰下落的时候,头顶哗的一声,张开了一朵巨大地降落伞,扯着电梯间,缓慢下落,咣当一声,落在了坑里。

电梯间里,聂枫紧张地问道:“蓉蓉!晓苿!云霞!姗姗!你们好吗?”

“我没事!”薛云霞惊魂未定。

“我也没事,枫哥!”苏晓苿带着哭腔说。

“我的脚扭着了,呜呜呜,”姗边哭边说。

韩羽蓉却抓住他地胳膊,充满爱恋地望着,嘤咛一声,扑进了她的怀里,随即,扬起头,毫不迟疑地吻住了他地嘴.

=.

他肯定,这一次,他没有使用超能力。

…………

——————————

尾声:

数日后,马伟福被无罪释放,后与李桂英结成夫妻,双双返家。

市纪委、检察院根据举报线索,派人从薛云霞前夫楚鹏焘生前的宿舍天花板上搜出了一支录音笔,里面记录着银行行长李泽浩和贩毒集团通电话商量洗钱的事情。李泽浩等人涉嫌伙同贩毒洗钱被刑拘移送起诉。

另外,市纪委、检察院还收到若干证明汤氏集团贩毒的视听资料,通过一系列侦破,汤氏集团土崩瓦解,并牵连数名高官。

柳川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胡东鑫,市委常委、市组织部部长詹呈祥,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室主任贾学仁,西城区公安分局政委顾利景等人被纪检委双规,查出受贿以千万计,并充当汤氏集团保护伞,以及买官卖官等等罪恶行径。

经法院审理,胡东鑫在押期间有检举立功表现被判死缓,行长李泽浩、顾利景等被执行了死刑,其余人等被判无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若干年。

虽然聂枫和韩羽蓉苦苦挽留,但薛云霞还是带着父母移民瑞士了,枫在与薛云霞的老父亲畅快地痛饮一场之后,带着韩羽蓉到机场给他们洒泪送别

:枫偶尔客串一下侦探过过瘾,但不收分文。

姗在确认韩羽蓉和聂枫已经确定了婚期之后,伤心哭了很久,但她早就说过,不会和堂姐抢男朋友,所以,慧剑斩情丝,一心扑在学习上,高考考上了重点大学.

~龙成聚亲自做主婚人,成默涵作证婚人。

一个月后,成默涵被任命为柳川市公安局副局长。聂枫被任命为柳川市西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兼技术科科长.

;用超能力帮她治疗,一年后,在聂枫和韩羽蓉的孩子呱呱坠地地时候,苏晓苿眼睛复明了。

新婚之夜,巫山**、落红点点之后,聂枫搂着韩羽蓉低声问:“你不是说我们两都是法医,结婚后都一身尸臭的,怕孩子受委屈吗?怎么想通了要嫁给我了呢?”

“嘻嘻!”韩羽蓉**着身子腻味地钻进聂枫的怀里,“因为我已经决定,等将来,我们的孩子也学法医!”

(全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