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有什么领导来嘛……”

苏晚卿说完抬眸看到顾迟薄唇微抿,眸色有些黯。

“顾迟?”

“顾迟?”

顾迟回过神来:“我们回去吧。”

苏晚卿有些不明所以。

刚想走回去,就听到——

“你们两个去哪啊?”

苏晚卿停下了脚步,转身就看到教导主任迎面走来。

“拿了试卷,准备回教室。”

突然一下子安静,校长和教导主任都没有讲话。

顾迟连背都没有转过来。

“那个,老师,没什么事我们先回去了。”

“顾迟,见到你父亲都不打招呼了?”

站在校长和教导主任中间的那个男人突然开口了,声音有些严厉。

和刚才笑眯眯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父亲?

苏晚卿有些错愕地看向了顾迟。

顾迟提着卷子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

他没有转身,只是语气瞬间冷了十个度:“我爸早死了,比我妈死的还早。”

“这……”

校长和教导主任多少知道他们家的事情。

只是没有想到顾迟的态度这么决绝。

顾珉荣没有多说什么:“无妨,我还有点事,这周末回去一趟,有事情。”

“关我屁事。”

“事关你妈,你自己决定。”

顾迟没有说话,顾珉荣的司机把车开了进来,他上了车就离开了。

苏晚卿扯了扯顾迟的衣角:“顾迟……”

“我们回去。”

他们回到教室的时候,老师刚好不在。

只是顾迟进来的时候整张脸是冷黑的。

周围的温度不禁低了好几度。

“拿个试卷迟哥脸色怎么这样了?”

方正看苏晚卿从后门经过他旁边一把拉住了她。

苏晚卿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说话了。

别说是她是第一次见顾迟这个表情,班里的人也好久没见到这个样子的顾迟了。

最起码在这个学期以来没见到过。

他面上没有任何变化的把试卷发了下去。

教室里静地只有传试卷的“沙沙”声。

发完试卷后陈子贺刚好走进了教室。

顾迟直接就当着陈子贺的面从正门出去了。

“顾迟,你去哪?”

顾迟没有回头,自顾自地就直接出去了。

“迟哥好吓人。”

“我已经想不起来上次看他这样子是什么时候了。”

“真的好凶啊。”

苏晚卿感觉事情不太对,起身:“老师,我去看看好了,他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陈子贺也没拦着苏晚卿。

这两个人成绩这么好,这节课分析的内容估计他们也不听。

她先从教学楼往花园看看,没看到他人影。

又去厕所探了探。

能想到的地方都去看了看,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

苏晚卿想了想,跑上了六楼,六楼教室出去之后有个小天台。

顾迟一个人倚靠在墙边,骨节分明的指间夹着一根燃着的香烟,烟雾缭绕。

苏晚卿闻到这眉头微微蹙了蹙。

她上前去,顾迟看到她就把烟掐灭掉了。

“顾迟。”苏晚卿的白皙的脸蛋平平静静。

顾迟挥了挥手散了散周围的烟味:“你回去吧,你不喜欢烟味。”

赶我走??

苏晚卿直接上前抱住了顾迟:“不喜欢烟味,但是喜欢你。”

顾迟手顿了一下,女孩子甜美的气息扑面而来,柔软的身躯已经撞进了他的怀里。

让他推开怎么可能。

顾迟大掌抱住了她的细腰上,他俯身把头埋在了她的脖颈里。

“宝贝…让我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