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仙是怎样炼成的 > 第十八章盘本了

何英见她不跟,而且还废话,生怕她这么一说,跟的人就少了,心里暗骂,妈的,大,大你那个啥!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了。不由得开始担心没人再和自己跟了。

旁边那中年胖子,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女子,挑逗地笑了笑,道:“美女,胆子怎么这么小啊!不用怕,我这里的筹码很多的,你要是不够的话,尽管跟我说”

女子妩媚地向那胖子抛了个媚眼,“胖哥!你真好,要是我输完了,怎么办,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钱还给你啊!”

中年胖子,眯着眼睛不停地打量着那女子高耸的胸部,眼珠子看的一动都不动,咂了咂嘴,:“美女说的是哪里话啊,朋友在外,帮忙而已,怎么会要你还呢,陪我喝喝茶就好了!”

何英和那个胖子谁看谁都不顺眼,这个时候见那个胖子和那妩媚女子挑逗,自己输了这么多,心里本来就烦躁,不耐烦地说道,“你们还要不要赌,想发搔的的话,就出去发,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中年胖子没有生气,反而乐呵呵的看着何英道”小兄弟,建议不错啊,不过,还是要等这句赌完了。”

那女子白了何英和胖子一眼,嘴角不经意间确乎是在冷冷地一笑。

青年男子一点也不犹豫,看了看何英,微微露出玩味的笑容道:“看来何总的牌貌似不错啊,不过,我想试试自己的运气,一百万!”一百万的筹码随即推到了桌子的中心,此时桌子上筹码已经到三百万了!“何英眉头微微一邹,低头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牌,心情大定,决然道:“我跟!”身子往前把筹码推到中间,心说自己这把是顺金,赌注越大越好,继续假装自己很吃力的样子咬着牙继续道:“我就不信邪了!”

青年男子侧头淡淡地看了何英一眼,随即从桌子香烟盒中抽出一根烟,点上火,身子往后斜靠,深深地吸了口,然后熟练地突出一道青色的圆圈。淡淡道:“何总很有魄力啊!看何总的样子像吃定我们了!”

何英恨他恨的牙痒痒的,要不是这个家伙,自己怎么会输掉一千万呢,很多次都是这个家伙猛加注。心里不快,但面子上不以为然道:“呵呵!!李公子!客气了,要谈魄力,我可比不上你啊,”觉得自己这把赢定了,心情也缓和了,淡淡地笑了声。

朱小齐看了半天,很清楚的看出,今天这个貌似很斯文的青年很不简单,,抬手投足间透入出从容不迫的气质,可见一斑。

良久后台面上的筹码已到了一千两百万了,何英有些兴奋!脸色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看来这把不单单能够把一千万给赢回来了,因为看样子,那个李公子并没有放弃再加注的趋势,此时何英有些兴奋的有些紧张,身子不经意地轻微地颤抖起来。朱小齐看在心里,心道不妙。因为他见那个李公子自信样子,觉得何英这把很玄。

朱小齐突然有种想看透那李公子的牌,不经意地注视着他面前的平放着三张牌,忽然间,比普通人不知强大多少倍的精神力扩散了开去,集中在李公子的牌上,稍胜一筹,突然他脑海中分明清晰地显示出丁沟,皮蛋,老K,心里大惊,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透别人的牌面,对方的牌比何英小,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没有猫腻,不可能啊,自己在咖啡厅真真切切地听的个清楚。

何英往桌子上扔了个五十万的筹码,然后身子缩到了椅背上,”我看差不多了,“李公子掐灭手中的香烟,点了点头道:“嗯!我们打开底牌吧!”

结果当然是何英赢了!

何英的三张牌分别是,艾斯,老K,皮蛋。顺金。

而李公子则是,丁沟,皮蛋,老K何英自然是稍胜一筹,何英伸长了脖子定定看着李公子的牌,虽然说自己的牌面很大,自己赢了,但他有点不敢相信,前些时间还输了一千万来着,后者又赢回了一千二百万,咽了咽口水,迅速地把桌子上的筹码拉回了自己的面前,眼睛发亮,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筹码,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赌博就是这样,当你输了钱的时候,你肯定会盘本,当你赢的时候你还会再赌,这就是**,赢的越多,你的**就会更加的大,因为那时候的感觉,你已经把筹码不当钱了,只当赌博工具而已,“齐哥!好险啊,这下好了,钱又赢回来了!”何英兴奋的对朱小齐说到。

朱小齐暗舒了一口气,可是心里隐隐也感到不安,因为他在咖啡厅了听到的是何英今天可是要倾家荡产的啊,可现在看他的样子倒是赢了200万。

“恭喜你啊!何总!”李公子边抽着烟,边笑呵呵地看着何英说道:“这赌博吗,有输也有赢,输也不要灰心,不是有句俗话吗,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对,对,对!”何英满脸的笑意,本钱赢回来,不仅如此,还赢了个200万,心情也随之大好,看什么都顺眼多了,就连那中年胖子也觉的何英看他的眼神也和善了许多,不觉的有些好笑。

妖娆妩媚的女子也笑了。3个人也不经意地相互笑了笑。这一幕谁都没注意。何英哪晓得,这三人其实是一起的,那个青年其实是亚洲赌神李进,女的叫凤舞,中年胖子叫王二,都是香港成名的人物,在赌坛也是有头有脸的,这次沙龙的刘正明为了打垮何英的公司,特地找到他们合作,成功了每个人都得到波司登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波司登是全世界有名的企业,为了获得这么大的利益,这三位不远千里,来到高邮设下一个局让何英钻。此时何英还沉醉在赢钱的兴奋当中,浑然不知自己掉进了别人特地为了设的局里。

李进身子斜靠在椅子上,手指悠闲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嘴角微微一笑:“何总!看你玩的这么开心,要不,我们玩把刺激的。”

何英饶有兴趣地看着李进,问道:“怎么玩。“李进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玩的越大,就越刺激咯。”

何英不以为然道:“哦!我们玩的还不够大吗?”

“当然,像何总这样的身份,这么点钱不够看的,要完就玩的刺激。”李进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边淡淡道:“每下注一次100万,”

何英听的是吞了吞口水,他有些取舍不定了。看来他刚才一把就赢到了1000万对他的诱惑确实很大,点了点头,像似下了决心,“李公子果然有魄力。我何英就舍命陪君子了!”他想试试运气,运气好的话,一把赢上个千万,也不成问题。大部了见好就收,朱小齐一听,心里一紧,扭头看了看何英,看他对李进的话很有兴趣,知道他还想赌,而且赌的还很大。眉头微微一邹。沉思了片刻,把头凑了到何英的耳边轻声道:“何英,还是走吧,我觉的有些不对。“何英微微一怔,这个时候何英隐约感觉是有些不对劲,好好的和他一起来的刘总突然间自己走了,,好歹在商界混了这么长时间,这样敏感的话题,使得他脑子顿时清醒了许多,歪了歪身子,轻声道:“怎么了!”

“有人要陷害你!”朱小齐道何英听的是心里一惊,连忙道:“谁!”

“沙龙的刘总!”朱小齐见他面色有些不相信,顿了顿道:“刚才我来的时候在咖啡厅里无意中听到沙龙的刘总和一个人对话中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