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凌峰补了个觉,睡到十一点多才醒。醒来之后没看到蔡糖,才想起来她应该是去给自己买银针和取东西去了。

“你醒了?”

张冷风循声看去,只见小洁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另外还有一个戴着一副硕大墨镜的男子也坐在沙发上。

小洁看着这个才几天没见的男人,脸上虽然带着甜甜的笑,心情却有些复杂,几天前还是陌生人,马上这个人就要成为她们公司最炙手可热的人之一了,在公司的地位仅在两个人之下。

张凌峰坐起来揉揉眼,有些歉意地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你可以直接叫醒我的!”

小洁微笑道:“也没多久,再说你现在是病号,迁就下也是应该的!我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小五……呃,陈武,你叫他小五就行了,他是璐姐的干弟弟,暂时是你的保镖和司机。”

白璐还有干弟弟?又是养女又是干弟弟,不知道有没有干妹妹……嗯,其实女孩子只要没有干爹之类的,他觉得都不是事儿。

“张先生你好,在你完全康复之前,我是你的保镖和司机,只要有我在,没人可以再伤到你了。”小五站起身来,一米八左右的身材,体重应在一百六十斤左右,胸肌隔着西装都可以看出来,他摘掉墨镜,露出一张年轻又英俊的脸——如果忽略他的左眼眶的话。

“噗嗤,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哈哈哈……”小洁笑得前仰后合,捂着肚子坐在沙发上。

小五面不改色地把墨镜戴上,若无其事地解释道:“被我三姐打的,她偷袭我……我身手其实很不错的……”

不解释还好,已解释不但小洁笑得更厉害了,张凌峰也是忍俊不禁,从他的举动来看,他被这位三姐打是家常便饭了。

“恩,我相信你!对了小洁,千万别叫我张先生,叫我的名字吧!”张凌峰有点不习惯被小洁叫张先生,毕竟是熟人了。

他也没有拒绝白璐的安排,因为他着实是怕了,昨天的那一幕幕,他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惊胆战,他能活着简直是个奇迹,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幕后主谋是谁,危机远远没解除,如果那个人再派人来害他该怎么办?

“好的,峰哥!”小丫头知道的东西很多,了解这个人对白璐的重要性,也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

“我今天来呢,是有两件事情,一是把小五带过来,还有就是简单和你沟通一下你入职的事情。我上午联系你的总经理了,帮你请了一个礼拜假,说你在医院,至于理由,你一会儿自己解释吧!喏,璐姐知道你的手机被警察暂扣了,让我带给你的。”

小洁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准备拿过来递给张凌峰。

刚好张凌峰也躺累了,他示意小洁不要过来,自己掀开被子下床,向沙发走去。

昨晚输了血,腿上的枪伤被自己治愈了个七七八八,又休息了这么久,剩下的只是些肌肉的挫伤。白脸男人那么狠揍他,他骨头倒是没断,应该和他前几天强化自己的身体有些关系。自从试验时无意中发现二级和三级能量分别有强化肌体器官和骨骼的作用,他一有空闲就强化起自己的身体来,先是强化四肢,再是五脏六腑,然后是四肢骨骼。但很明显,这种强化只能让骨骼和肌肉的强度增加,用他的话说就是耐操,并不能增加人的爆发力和敏捷度,所以要提高战斗力,还是需要后天的锻炼。

“你恢复得这么快?”小洁和小五都大吃一惊,他们昨天也来过医院,只不过小洁回去得略早一些,小五则是在车上等白璐到凌晨,所以他们都知道张凌峰的左腿伤得有多重,如今看他竟然可以下地走路,不由得大吃一惊。

张凌峰摆摆手道:“我没你们想得那么脆弱,坐沙发吧,躺床上都快生锈了。”

他接过小洁递过来的盒子,是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还没开封,他连自己都卖给白璐了,自然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矫情,说了声谢谢便安心笑纳了。

接下来小洁给张凌峰大致介绍了尚美集团的情况。

尚美集团在全国有六座皇冠级广场,另有23家大型直营连锁美容中心,也就是尚美阁连锁美容中心,拥有活跃会员15万,体量在杭城排前二,全国也能排进前十。

尚美的组织架构如下:董事长白璐,执行总裁陈安妮,负责企业管理部、财务部和人事部三大部门,企业管理部责任重大,负责管理集团下属的6家尚美广场和23家尚美阁(也就是连锁美容中心)。另外还有企业标准部,负责标准的制定和执行情况的监督,这个部门的部长直接向董事长汇报工作。

尚美阁主要业务是美容美体、医疗美容和中医养生保健,其中中医养生保健主要涉及针灸、按摩推拿和药物养生等,设有三名专家级席位,医美专家、中医专家和美容顾问,统一由总裁负责。

“璐姐给你的职位是中医专家,每月底薪暂定是五万华夏币,另有不低于六位数的季度奖金和年终奖,根据具体工作绩效确定,工作时间则是法定工作日和工作时间,原则上不安排加班。另外璐姐说,你在尚美待满第一个合同期,也就是四年时间,你和她之间的那些债务就全部一笔勾销,包括手镯、那一百万米金和蒋乐琪的那些债务。”

张凌峰有些吃惊白璐给他的待遇,这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并不是说他不值这个钱,他吃惊的是白璐仅仅通过他帮她治疗手臂这件事,就给他这样的待遇,让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本想靠自己的实力来一步一步赢得这些,可白璐却直接给他了,他只能认为,白璐的眼光很毒,做人也很慷慨。

“我没有任何问题!”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土报之。白璐的诚意打动了张凌峰,这样的老板,他只在梦里梦到过。

小洁离开之后,小五立刻活跃起来,摘了墨镜和张凌峰熟络起来。

“我跟你说,白璐是我大姐,她对你的医术赞不绝口,你以后就跟着她好好混,保你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呵呵……迎娶白富美,这条就算了。”张凌峰现在心里有人了,那个女孩虽不是狭义上的白富美,但她的洁身自好、自力更生和内外兼修,何尝不是更难得的“白富美”呢。

“哈哈哈……别这么肯定,将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我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也以为找到了我孩子他妈,结果现在还不是……哈哈哈!”

“对了,你三姐,是你亲姐吗?”张凌峰对他把打成熊猫眼的三姐很好奇。

小五笑笑,犹豫了一下道:“算了,还是告诉你吧,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我和我三姐都是我大姐收留养大的,我大姐比我大六岁,我三姐比我大两岁,我三姐在8岁的时候,被人贩子骗走,后来自己逃出来,在街头乞讨,碰到了一个收破烂的老头儿,养到十一岁的时候,老头儿死了,她快饿死的时候,被我大姐遇到带回家。我从记事起就是个乞丐,以前被人操控在街头乞讨,他们嫌我赚得少,准备把我弄成残疾,我是师傅救了我……哦,我师父也是乞丐,地位比较高,他教了我几年功夫,后来被仇家弄死了,那个人本来也要杀我的,我逃啊逃,无意中逃到大姐家里,被大姐收留,才捡回了一条命。我就躲在大姐家里,一直到半年之后才第一次出门,反正就那么跟着大姐咯!”

张凌峰像是听小说一样听完这小五的这段经历,如果不是自己昨天的离奇经历,恐怕一时半会儿真不一定能消化,想了想笑道:“你这么信我?第一次见面,你就告诉我这么**的事情。”

小五无所谓地耸耸肩道:“我说了,你又不是外人,我姐信你,我自然也是把你当自己人。”

张凌峰不知道说什么好,感慨地道:“好,冲你这句话,我绝对不辜负璐姐和你的信任!”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轻轻地打开,是蔡糖回来了,她带着鸭舌戴着口罩,遮住脸上的划痕,拎着大包小包进来了。

“咦,有客人?”蔡糖询问道。

张凌峰介绍道:“我介绍一下,这是小五,璐姐的干弟弟,璐姐让他来保护我,这是蔡糖,我的好朋友。”

小五很礼貌地起身和蔡糖握手,随后找了个借口去外面待着,把房间留给了张凌峰和蔡糖。

“诺,你要的银针……你的中药膏……你的塑料盒……还有你的换洗衣服。”蔡糖向外面掏着东西。

昨天他和蔡糖的背包都被烧了,银针什么的全没了,蔡糖更是连手机都被烧掉了。张凌峰最先拿过塑料盒,这里面除了有备用的酒精纱布等物品,还有十多根磁铁。他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趁蔡糖不备给右手腕上的皮手环补充了铷磁铁,顿时安全感提高了一个等级。

接下来张凌峰偷偷地给左手充能,再把身上疼痛的地方都进行了修复,整整花了他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才让自己活动和常人无异,只留下一些表皮的瘀青——不过在蔡糖眼中,他是在用针灸给自己治疗。

“好了,糖糖,我自己差不多了,现在帮你把脸上的伤处理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