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唯一性召唤法则 > 第七十三章:悬赏(下)

“你被人挂了刺杀悬赏。”

挞莎一字一顿,重复了一遍。

“什么...刺杀悬赏啊?”

夏寻觉得人有点晕,这边事情还没弄清楚,那边怎么又来个什么刺杀悬赏啊?

“有人把你的信息挂在了一个刺客组织那里,刺杀你的悬赏是1000金,这个数额在刺杀悬赏里不算高,可是...你现在的战斗力算很对得起这个价格了。”

挞莎低声道。

“你最近到底又惹什么祸了?”

“能惹啥...我不就在这里...”

夏寻扶额沉思,难道跟假察老头的事情有关?他们拿到情报后要杀自己灭口?

“悬赏是什么时候发出来的?”

“前天。”

那就不对了,假察老头之事是今天发生的,问题不在于此。

他现在有些后悔之前的决定,或许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告诉挞莎会更合适些,卢平玫瑰的情报网兴许能帮他解决眼前的困惑。

可事已至此也不能把事情托出去,托出去一件就得把前因后果都解释清楚,可能还会落个隐瞒情报的罪名。

“组织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今天有一些可疑人物进了黑石城,一查就知道是些外地来的不入流杀手,专门做些偷鸡摸狗的买卖。”

不入流杀手...

夏寻觉得有些无语,既然你们都说对方不入流了,还把人家底都给摸清了,为什么还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呢?

“那应该问题不大吧...组织应该很轻松能处理掉他们吧?”

“能不能处理一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另一回事。”

挞莎神情严肃。

“你别以为这是什么小事,你仔细想想,你现在只是个毫无名气的小佣兵,无亲无故,谁会没事特地去找刺客组织悬赏你的命?这其中定有蹊跷。”

无亲无故?这倒是提醒他了。

“诶,我不是继承灵族力量后把以前的事都忘了么?”夏寻一拍手道,“那有没有可能是我以前的仇家来找我来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挞莎微微摇头,“事实上关于你的过去组织一早就开始查了,但毫无线索,迷失之地附近的城市村镇,都没有过像你或者名字和你一样人。”

“可能我是其他地方的人?”

“一样的,都查过了,四国境内就没有过一个叫岚的人,不过现在还在用你的画像找寻线索。”

这听上去自己也太孤儿了,四国境内都找不到和自己有关的线索...

“所以不会又不准我出城了吧...”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如果因为杀手的事情不准他出城,那他可就不能如期进入凯布里裂隙了。

“不,但短时间内我会在暗中保护你,直到组织有新的指示为止。”

夏寻心中咯噔一响,暗中保护自己不就是一直跟着监视自己么,那凯布里裂隙的事该如何是好...

“我知道了。”他点头。

“嗯,总之你自己注意些吧,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但事无绝对,你得自己注意些,防止一些超出我能力外的情况出现。”

“嗯。”

“我回去向绣主禀告下情况,你先在城里呆一段时间,之后再出去。”

“好。”

夏寻目送挞莎离开后回到佣兵大厅,可惜这会儿的委托列表里没有那种在城内跑腿之类的活,卢平玫瑰的委托也是空的,他离开了佣兵大厅。

他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坐着,把背包里的材料整理一番,掏出自己的小锤,开始尝试起魂锻来。

自从离开迷失之地到现在,他还没再尝试过魂锻。

一来是没想着这件事,其次也确实没什么材料在手上允许他尝试。

他尝试着魂锻了十数次,全部失败。

他无奈收起小锤,这概率可真是扯淡,还不如把材料卖掉呢。

无所事事地逛了一段时间论坛。

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接了点委托出城,去了黑风山脉。

现在正值晚上,黑风山脉有高等级怪物出没,加上悬赏刺杀之事,他显得格外小心,只在山脚上下的位置活动,慢吞吞地做着任务。

随着玩家的等级提高,在夜晚黑风山脉活跃的玩家也逐渐多了起来,有不少人是组队来打高级怪物的。

在他准备返程之时忽然在身后听到了一声闷哼。

他回头望见挞莎在一棵树后显出了身形,她浑身都如隐在雾里,手里正提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不知生死。

这显然就是来杀他的杀手之一了。

挞莎向他微微额首,又隐于暗中不见。

夏寻暗叹口气,真是麻烦事。

他一晚上往返于黑石城和郊外之间,挞莎处理了不下5个潜伏在暗中想要偷袭他的杀手,而按照挞莎的说法,这只是就进的第一批人。

后面可能会有更多杀手前来,1000金对于一些人来说算得上是大诱惑,更何况情报里表示他很弱。

他一直游戏到深夜,金雀啼鸣,白昼到来。

他一看时间,已经凌晨12点多了。

他把手里的铜灯收起,黑风山脉上的兽吼声正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鸟雀清澈的叫声。

他看了看四周,不见挞莎的踪影。

他很好奇挞莎是游戏里的哪个职业,感觉可能是拥影一类的刺客职业,一般刺客职业才会有这种隐匿的手段吧。

他返回城中,交掉委托任务,却见陆续有人奔向城主府的方向,街道逐渐吵闹起来。

夏寻听到有人呼唤同伴一同前去,嘴里嚷嚷着些什么。

“出大事了!”他听到有人喊。

他心中好奇,跟随着往城主府的方向前去,到地方却见已是挤满了人,大多是城里的居民,正在交头接耳地议论些什么。

他踮起脚往里看,只见到城主府前临时搭了个台子,台子上立着高大的公告栏,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些什么。

围在台前的居民们显然反应很大,有的欣喜有的愤怒,还有人要爬上台去,被一旁的侍卫阻拦下来。

他听着前面的人叫嚷,有些不知所以。

索性片刻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是挞莎。

挞莎努努嘴,示意他从人堆里出来。

夏寻跟着她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身后的群众嘈杂,有人在帮忙转述栏上的内容,而这内容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有些人的反应剧烈,甚至开始叫骂起来。

他更好奇了。

但他隐隐猜到应该和邓当初立下的誓言有关。

可他要怎么去做这些事情?

他们走出了一段距离,可挞莎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诶,这里没什么人了,可以说了。”夏寻道。

“说什么?”挞莎回头看他,有些莫名其妙。

“你不是要告诉我公告栏的事情吗?”他一愣。

“公告栏?”挞莎也是一愣,“不是公告栏,是绣主要见你。”

“绣主要见我?”

“嗯。”

“有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挞莎摇头,“你自己见了绣主就知道了。”

“好吧。”

依旧是一间不起眼的小木屋,屋内漆黑如墨。

他已经习惯了这个规矩,一脚踏入,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已到了大殿之中。

“参见绣主。”他躬身道。

“你来了。”绣主叹了口气,“今天找你来是要说悬赏的事情。”

“嗯...是组织有新的线索吗?”

“算是吧,虽然刺客组织有规定不能透露雇主信息,但鉴于我们两方素来交好,所以他们还是给了我们一点线索。”

“是什么?”

“发布这条悬赏之人,来自东之国度西北部地区。”

“那不就是...”

“嗯,就是黑石城这块区域。”

城里有人想要他的命?夏寻皱起了眉头。

是谁?

青禾供奉?知道秘密的政权方?还是谁?

“不用瞎猜了,不会是这座城里的人。”

“为何?”他一愣。

“因为黑石城有我坐镇,他们不敢染指,所以这里没有他们组织的分部。”

绣主说的很平淡,言语间却透着一股不可藐视的威严。

“那不会是城里的人去其他地方立下的悬赏?”

“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要这样做的话很麻烦,因为离这最近的分部设在黑库洛要塞,边防要塞如果没有军方通牒可不是谁都能进的了的。”

“黑库洛要塞?”

夏寻微微一怔,他自然熟悉这个地方,他现在包里还有巴鲁托给的通行军令。

“嗯,正是你来这之前待过的地方,你可有什么线索?”

夏寻思索了片刻,摇头。

“没有,我印象里我在黑库洛要塞没得罪过什么人。”

不仅没得罪过什么人,相反他在黑库洛要塞的人缘还不错,和巡逻的士兵交好,和巴鲁托将军交好,和几个商铺的老板也算得上交好...

他在那里真没有过什么仇人。

绣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卢平玫瑰自然是调查过他在黑库洛要塞期间的所作所为,也并不觉得期间他有与人交恶的可能性,那到底是谁会把他挂到悬赏榜单之上呢?

绣主又和夏寻确认了几件事情,终是无果,便送他离去。

返回城中后他正要溜回城主府一探究竟,挞莎便拦住了他,把一份卷轴交给了他。

他有些不知所以,“这是什么?”

“这就是你想知道的公告栏上的全部内容。”

夏寻打开卷轴一看,几眼扫下来便不禁吸了口气。

“我的天啊。”

他轻声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