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的月考,宁柠的成绩总算比月初的期中考试好了些,以前她是班里吊车尾的选手,现在在班里大概在四十名左右,期末发挥好些的话,不太可能被刷下去。

但是她还想更进一步,王季在年级前十,郁金铭在年级前十五,她觉得按照现在的成绩,她很难以后和王季考上同一所大学了。

所以几乎不是必要的事,她都不会离开自己位置。

课间休息的时候,王季偶尔会拉上孙福出去吹吹风,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用来辅导宁柠学习了。

宁柠很努力但方法不对,王季就在一旁给她提供解题思路和传授一些比较实用的学习方法。

“王季,这道题怎么画辅助线啊?”

闻言,王季放下手中的笔后看向宁柠推过来的习题册,这是王季去新华书店给她选的。

“难怪你看不懂,这题辅助线要画两道,你看这里画一道,这边再画一道,是不是就简单多了?”

“啊?还有两道辅助线的题啊。”

宁柠苦着小脸并不开心,她觉得她好笨,王季看一眼就懂了,她看了半天怎么都不明白。

其实王季没那么神奇,只是宁柠问他的题刚好他做过,才能一眼就看出来,他之前看的那题的时候也是抓破头皮都没想到是需要画两道辅助线的,也是偷偷翻了下参考答案才明白。

王季看到她的表情笑了笑:“这算啥,比这变态的题多着呢,我还见过需要画三道辅助线的。”

一些难的题目必须要找对辅助线才能解答,但难的就是找对辅助线。

“哦。我讨厌数学。”

宁柠扁扁嘴。

她最差的就是数学,就因为数学差导致物理一些抛物线的题她也不太会,化学的一些化学反应需要计算她也很迷糊。

但她语文和英语成绩特别好,能在年级排前几的那种。

“没关系。慢慢来嘛。高中才开始一年半。”

王季安慰道。

“咦?”

宁柠突然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说高中还有一年半结束呢?”

王季愣了下笑着回答:“因为那样说的话就感觉是未来可期,而不是盼望结束啊。”

“不太明白。”

宁柠摇头晃脑的表示没听懂。

“嗯。”

沉吟片刻,王季接着说:“这样说吧,一个杯子里有半杯水,乐观的人看到他会说‘还有半杯水’,不乐观的人看到会说‘只有半杯水了’。”

“哦,好像有些明白了。”

宁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不过乐观的人也不一定是好的,他们缺乏危机意识;不乐观的人也不一定是好的,他们总是过的很惶恐,这其实是一道心理学上的问题。”

王季继续解释。

“那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属于不乐观的人吧?总是想着高考给自己压力,那怎么办啊?”

宁柠继续问道。

王季没说话,先在周围巡视一圈确定没人注意之后把手放下去抓着她的小手,然后低声笑着说道:“就算以后没在同一所大学,我们还可以选靠近在一起的啊,小笨蛋。”

“咦?”

宁柠眉头一蹙片刻后分开,是哦,为什么一定要在同一所大学,旁边的也可以啊。

“也是哦,不过我还是想努力看看。”

她接着想了想,如果可以的话同一所大学还是更好些。

“嗯,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王季捏了捏她的小手说道。

“嗯嗯。”

宁柠点头开心了许多,想抬手拿书继续学习才发现她的手还被王季紧紧握着。

“麻烦你拿开你的狗爪子。”

“哦。”

王季惺惺的缩手,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宁柠的手和郁金铭不同,郁金铭有点肉肉的感觉,而宁柠的手比她更小一些也稍微紧实一点,牵着两人的手感觉都不相同。

郁金铭是性格温柔,体贴善良,气质优雅,安静如玉,王季觉得她就很适合弹钢琴;而宁柠是活泼可爱,热情不羁,刁钻古怪,聪明伶俐 ,她就适合拉小提琴。

可惜的是钢琴太贵王季买不起,小提琴买了也没人教宁柠,而且她学习都忙不过来了。

宁柠看他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偷偷笑了笑,心想:狗男人,上课再让你牵我啊。

然后才继续把注意力放到解题上。

宁柠不是傻子,她知道和王季手牵手的行为有些像情侣,可是王季又有郁金铭作为女朋友,他们三个目前的关系很是古怪,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处于什么位置。

说小三呢也不像,说是情侣也不是,蓝颜就更别提了。

她有时候就在想这样子到底对不对,该不该继续牵着王季的手。

可是每次王季牵起她的手的时候,这些想法全都抛的一干二净。

心里只剩下幸福和满足。

要不,就一直这样吧,宁柠对现状比较满意,未来的事情她不想去考虑。

……

马上又要过圣诞节了,王季在想着今年要不要再整点什么骚操作,可是那种精美礼盒什么的送多了女孩儿们都会腻,思来想去王季还是决定直接问她们想要什么算了。

他先找的是郁金铭,点开QQ消息记录找到郁跑跑后发送:宝贝,圣诞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啊?

郁金铭看到消息后想了想,回复:不要乱花钱了,今年就买个苹果吧?

王季还有些犹豫:可是,我还是想送点特别的。

郁金铭:你送的就是最特别的呀,笨蛋。/害羞

王季看着消息笑的很开心,郁金铭现在都会撩他了。

王季:那好吧,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郁金铭疑惑:什么问题呀?

王季:你真的是我女朋友?

郁金铭看到消息皱了下眉头,什么意思啊?难道还能是别人吗。

郁金铭:是我呀。

王季:唉,我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女呢,太可爱了。

这时郁金铭才知道又被王季逗了,噗嗤一笑。

她是最喜欢听王季说一些夸她的话的,还有情话。

郁金铭:嘻嘻。

宁柠那边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王季:闹闹,圣诞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啊?

他觉得只有郁金铭有外号而宁柠没有这不太好,要一视同仁对不。

想到宁柠喜欢闹腾的性格,王季给她赐了个封号,闹闹。

宁柠:还是觉得闹闹听起来怪怪的。

宁柠:我也不知道想要什么啊,不过你送什么我都不介意的。

王季:我送你一个河边的鹅暖石要不要?/坏笑

宁柠:要。/龇牙

放下手机,王季叹了口气,两个女孩儿也太容易满足了。

不过他知道这只是对于目前而言她们容易满足,等以后她们开始考虑未来了,那他有没有能力去负担呢?

想想就头皮发麻,但是又不得不去考虑,但他目前是有心无力的。

如果是大学就好了,他完全有充足的时间去做一些事情,课上不上都无所谓的,就混个毕业证而已。

也不像高中这样每天被满满的课程束缚着,说到底还是时间不充裕。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目前把重心放在学习上,既然没有办法,那就先做好该做的。

转眼圣诞就快到了,最终王季还是决定骚一把,平安夜那天是周五,王季打算带她们去唱K放松下。

同行的还有周化荃、陈许、郁金霄、孙福两兄弟这些人。

“哇,KTV原来是这样啊?”

“有两个话筒哎。”

“点歌怎么点啊?”

一进到包房,众人就好奇的到处打量着,除了郁金霄和周化荃,其他人都没进过KTV。

王季等会的几个人就在一旁教他们,很快不会的几个人也学会了,点了好几首歌然后开始唱着。

最先开头的是郁金霄,他比较放得开,点了一首《偏爱》,不过唱功实在不怎么样。

“吁~唱的丑哦。”

在他唱完,陈许马上就开启了嘲讽模式。

“哈哈哈,你来你来。”

郁金霄也不生气,这首歌也不是他擅长的,只是想唱唱看而已。

第二首刚好是陈许的,他点了首《哥只是传说》,还不要脸的说,他和原唱陈旭是一对兄弟。

这首歌王季也会,所以毫不客气的抢过了另一个话筒,两个人开始唱起来:

“请你不要再迷恋哥,oh,哥只是一个传说……”

宁柠看着他两骚包的唱着还一边各种扮酷摆姿势,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靠在郁金铭身上都直不起腰,另一边的郁金铭还好些,不过也笑的捂着肚子。

其他人倒是没这么夸张,只是郁金霄也忍不住跑去和他们抢着话筒一起唱。

孙福孙秀两兄弟到还淡定的在位置上傻笑。

不过整个包间的气氛都被带动起来了。

接下来一首是宁柠的,她点的刘若英的《后来》。

“后来,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她的声音很好听,王季索性过去关掉了原唱。

一曲唱完,众人都拍手鼓掌起来。

“喔,唱的好。”

“好听。”

宁柠腼腆一笑后就回到郁金铭的旁边坐下了,并且把话筒递给她。

因为接下来一首是郁金铭的《白狐》,其实她是不太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唱的,但是实在拗不过宁柠。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宁柠虽然也是第一次唱不过没感觉到多少紧张,而郁金铭不一样了,一开口就满满的紧张感,调子几乎没对上。

她捧着话筒手都在发抖,脸已经变得红红的了,看来她也知道她唱的不好了,现在不过是硬着头皮唱而已。

王季连忙示意他们把话筒递给宁柠,他不忍心看郁金铭出糗的样子。

果然一有宁柠加入,再配合上原唱的声音郁金铭也觉得没那么紧张了,不过唱完之后还是扁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王季,一副我不开心了的样子。

王季一直坐在她身边的,所以他直接拉过她的手牵着,趁其他人在起哄唱另一首歌的时候亲了亲她脸颊,然后安慰说:“没关系宝贝,下次我们单独来唱,多唱几次就好了,等会儿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好。”

郁金铭答应了一声,不过还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周化荃刚刚唱完一首《素颜》,此时孙福和孙秀两兄弟在合唱《莫斯科没有眼泪》,王季想了想他们是两兄弟,正好符合原唱名字twins的设定。

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巧的,不过两个人唱的也很一般般,没有获得众人的鼓掌。

然后就是王季的歌了,他为郁金铭唱的《棉花糖》。

“回忆着初次见面坐在你身边,是谁曾经说太幸福会缺氧……”

王季的声音也算还行,他把原唱关掉了也没唱跑调,一曲唱下来虽然比不上宁柠,但也很不错了。

“吁~~~”

依然没获得众人的鼓掌,因为他全程是盯着郁金铭唱的,郁金铭害羞的脸红红的都不敢抬头了。

不过王季倒无所谓的,他脸皮比较厚,笑着招呼大家喝酒:“来来,大家都喝一杯啊。”

KTV是定房就会送酒的,只有一件,但也够在座的人喝了。

“来。”

“喝。”

“宝贝,你喝一点就行,喝不下我帮你喝。”

看着郁金铭一脸纠结的端着酒杯小抿一口眉头紧皱的样子,王季就知道她从来都没喝过酒。

宁柠倒是不用他担心,看她端着酒杯一口闷的样子就知道是能喝的了。

“好。”

郁金铭乖巧的答应一声,看着王季笑的很甜,如果这里没其他人的话,她就要王季亲亲了。

四个小时的包时,而王季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憋不住尿了,郁金铭的酒基本上都是他喝了的。

看着王季离开包间去厕所了,宁柠等了一会儿对郁金铭丢下一句‘我去上厕所’然后就跑出去了。

郁金铭愣愣的看着她背影,怎么这次上厕所不叫我一起?

不过想到她现在也不想上厕所,于是就坐着听其他人唱歌了。

“怎么了这是?”

王季从男厕出来后看见宁柠竟然站在厕所门口,表情还一副委屈的样子,有些奇怪。

“我也要听你给我唱歌。”

宁柠噘着嘴幽怨的说道。

“好啊,没问题。”

王季笑了笑,原来是因为这,为她唱一首歌倒没什么问题,只要不表现的太明显其他人大概也不知道他是为宁柠唱的。

“我要听那首最亮的星。”

见王季答应了,宁柠表情变的开心了些,但她很想听王季之前为她唱的那首。

“这。”

王季有些尴尬了,那首歌2011年才出来的,现在KTV也没有啊。

“要不换一首吧?那首歌我看了,KTV没有啊。”王季苦笑着说道。

“啊?可是,我就想听那首。”

宁柠又皱眉不怎么高兴了,那么好听的歌,KTV怎么能没有呢,破KTV。

“唉,行吧,我清唱。”

王季无奈了,闹闹想听他还能怎么办,唱呗,都得宠着。

“耶,mua~”

宁柠高兴了,还在王季脸颊上亲了一下。

呵呵呵,王季摸着脸颊被宁柠亲的部位,看着宁柠一蹦一跳的前面走着,他觉得值了。

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想尽办法给你们摘下来。

回到包间,等众人唱完一轮后,王季拿起话筒按了暂停键。

笑着说道:“我要唱的这首歌KTV没有,不过还是想唱,大家给个面子哈。”

“吁~~”

“你行不行哦?”

“快唱快唱。”

王季特意站到郁金铭和宁柠的对面远处,这样大家都不知道这首歌是唱给谁的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

等王季一开始唱,众人就安静的听着,除了宁柠其他人都眼睛一亮,这首歌好像挺好听的啊。

也除了宁柠,其他人都不知道这首歌是王季为她唱的。

而在郁金铭看来,王季唱的歌她都喜欢听。

等王季唱完之后,陈许问:“这首歌什么名字啊?”

“夜空中最亮的星。”王季回答。

“哦。”

之后众人又开始切着其他歌唱,陈许摸到王季旁边问:“我怎么找不到这首歌啊?”

王季早就想好了怎么应付:“哦,正常的,当时我媳妇儿过生嘛,我到琴行去借吉他,就那时候听那里的师傅在唱,觉得好听就跟着学了几句。”

“哦,可惜了,这首歌挺好听,要是在网上能搜到就好了。”

陈许略微遗憾的说道。

会的,明年就能搜到了,王季心里回答。

最后王季喝的人都麻了,走路感觉都飘乎乎的,但其他几个男生也差不多,不过出来之后被冷风一吹又感觉清醒多了。

陈许和郁金霄还有周化荃闹着要去通宵,王季也懒得管他们了。

孙福和孙秀要回寝室睡觉,宁柠自然也是要和郁金铭一起去她家的。

而王季不想通宵,所以就和两个女孩儿一起走了。

“今天好开心啊,王季,我们什么时候再去唱歌啊?”

只剩下王季和两个女孩儿,她们前面手挽手走着,王季在后面跟着。

王季闻言看着转过头的宁柠笑着说:“都可以啊,你们想去我就带你们去。”

“才刚出来你就问下次啦。”

郁金铭在旁边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宁柠唱歌好好听,她有些羡慕。

“以前我都没去过KTV啊,没想到好好玩。”

宁柠笑嘻嘻的说道。

王季乐了:“还想唱啊?那我们现在转头回去接着唱。”

“好啊好啊。”

宁柠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想去。

“不要了呀,再不回去妈妈要出来找我了。”

郁金铭拉住了宁柠,皱着眉头说道。

其实她也想再去的,就王季她们三人,但是再不回去的话,林慧真要出来找她了,这都23点半了。

要不是下午郁金霄陪着她去说服林慧的话,她能不能被放出来都还是个问题。

“唔,好吧。”

宁柠只好郁闷的点着头,好可惜啊,她还想听王季再给她唱一次《夜空中最亮的星》的。

看着她遗憾的样子,王季说道:“下次,等期末考完试我们再去吧?”

“好啊。”

“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