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 第十四章 晶髓,武家

万籁无声中。

“吼!”

四声咆哮,震彻山林。

徐北望面无表情,心中还在权衡利弊,始终没有驱动信号锁。

气运塔变化,表明此猪若是不死,绝对会有机缘降身。

毕竟在柳书生那里尝到甜头,截胡机缘的感觉不亚于前世买彩票中头等奖。

但放走妖猪,有违他猎杀灭绝的计划。

下一瞬,徐北望决心已定。

人在六扇门,早晚都能报复灭绝。

但宝贝错过了,以他的倒霉体制,恐怕就是永远错过了。

轰隆隆!

四双猪眼在月光下反射出慑人的猩红光芒,空气变得炽热,四团火焰若隐若现。

“畜生。”

徐北望眸中涌现尖锐的刚烈杀机。

而后以他为圆心,数十丈地面全部掀起,一块上扬泥幕倾泻而下。

一头假猪在空中分了尸。

鲜血飚射,犹如下了一场血雨。

妖猪眼中渗出浓郁鲜血,火焰黯淡几分。

徐北望抖动手腕,掌中杀伐真气赫然朝右侧真猪席卷而去。

妖猪惊恐万分,浑身每一块肉都在颤栗。

人类那幽森的眸子仿佛火眼金睛,竟然直接锁定它的主体。

虽说初生猪犊不怕虎,但面对死亡,谁能不感到恐惧?

逃!

这是它仅剩的念头。

猪妖撒开矫健的蹄子,掉头往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牢笼能压制力量,却不能困住生物。

看着三头妖猪合为一体逃进幽谷,徐北望无动于衷。

嗡嗡嗡!

虚幻的铁丝网破碎,悬浮的砚台颤动几下,回归徐北望袍袖。

徐北望盯着图案,四周出现一条明显裂痕。

他猜测,禁制应该也有使用限制。

循着气息,徐北望速度飞快地追击妖猪。

倘若正常的七品巅峰武者,悬殊的真气差距,他基本跟不上。

但是碰上一头体型笨重的妖猪,徐北望一直让它保持在自己视线范围之内。

“嗷呜——”

狂风呼啸,深山中传来野兽的咆哮声。

夜幕下漫天黄尘,夹杂着树枝碎木。

徐北望算是见识了“猪拱土”的真正威力。

一路上,妖猪坚硬的鼻骨拱翻不少苍天大树,试图遁地逃窜。

不过后面仿佛有个幽灵,始终跟随着它。

“难缠的人类!”

妖猪又怒又惧,浑身猪毛根根竖起,索性蓄力一击拱向一座陡峭山峰。

轰隆隆!

山石滚走,气势惊人。

妖猪身躯快速坠落,几息间消失不见。

远处徐北望身影跃起,浑身真气迅速流转,神情都不复从容。

他刚刚看到了妖猪飞快飙升的气运塔,九十层以上都散发着耀眼璀璨的光芒!

毫不犹豫,徐北望以同样的方式跳入山渊。

……

“怎么可能……”

山土震荡的小型洞穴,妖猪瞪大猪眼,难以置信到了极致。

还来不及裂开猪嘴笑,这具雄壮身躯刹时如满弓绷弦。

令它极度厌恶的牢笼重新浮现,逼仄的空间里,它被一掌笼罩。

气概雄壮,决绝霸道!

以惊虹贯日之势拍下的一掌。

“不!”

妖猪哀嚎咆哮,躯干被真气搅碎,一个个大窟窿爆涌鲜血。

扑通!

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一颗被内脏包裹的火红色妖丹,慢慢浮了上来。

徐北望没有看妖丹一眼,目光死死盯着石壁。

他瞳孔猛缩,罕见失态。

丝丝缕缕的灵气氤氲而升,将整个洞穴渲染得格外梦幻。

石壁一个漩涡转动,灵气浓郁程度达到了一种叹为观止的程度!

而漩涡之中,一条晶莹剔透的鞭子在缓缓游动。

晶髓!

竟然是晶髓!!!

徐北望大为震撼!

武道修行,除了根骨气运,资源也非常重要。

大乾为何以金银为通用货币?

因为可供武者修炼的晶石太稀缺了!

市面上流出几颗晶石,就会遭到疯抢,甚至引发武者生死决斗。

而一个晶矿问世,即便是最小型的矿脉,也足够在大乾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更何况是矿脉的核心晶髓?那绝对要轰动九州,传承数千年的门阀望族都会出手!

要知道,矿区晶石都是由晶髓孕育而生!

“发财了!”

徐北望快速走向漩涡。

那浓郁的灵气,几乎让他窒息!

四肢百骸传来的快感,比床事那一哆嗦爽万倍!

晶髓似是感受到危机,连忙往石壁内钻去,可被一只手死死攥住。

漩涡里漂浮几滴水珠,那是晶髓浓缩的精华。

徐北望将脸凑过去,直接就开始舔了。

小鞭子疯狂扭动,瑟瑟发抖。

“轰!”

恐怖的灵气精华滋润五脏六腑,而体内气海迅速膨胀!

啵——

气海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八品下阶巅峰!

又啵——

八品中阶!

吞掉最后一滴精华。

仿佛一叶扁舟在灵海中荡漾,汹涌的海浪席卷而来。

啵!!!

继续突破。

八品上阶!!

气海终于满盈,没再膨胀,也停止接纳。

徐北望缓缓睁开眼,气质愈加超然,浑身充斥着磅礴的力量。

他欣赏着剔透无暇的晶髓,而后将其塞进袖中。

地上几颗晶石,他也顺势弯腰捡起。

查看再无遗漏,徐北望往外走的脚步停顿。

他看着肥硕的尸体,沉声道:

“猪哥,你是我恩公啊。”

话罢,八品上阶的真气汹涌而出,洞穴底部直接被掀了起来。

漫天黄土碎石堆积在妖猪的尸体上,垒成一座小山包。

真气凝成一根利锥。

锵锵金石声响起。

山包前矗立巨大的石块,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好运猪之墓。”

徐北望身影消散在坍塌的洞穴中,他怕遇到灭绝和伪娘,所以直接开启隐匿符。

“嗤……”

气机引燃符纸,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了徐北望,以最快的速度往山下而去。

……

邙山之巅,终年笼罩在层层雨雾之中,冰冷彻骨。

一个寂静漆黑的矿洞。

只有几处零星的灯笼,散发着点点微弱光芒。

几十个瘦骨嶙峋的矿奴穿着厚厚号坎,手拿铁锹,背篼,不知疲倦地掘土。

骤然。

“快看!”一个麻木的矿奴,脸上竟满是惊骇之色。

矿地一张黄纸在晃动。

纸上绘画着一头凶兽,双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分外恐怖。

赫然是一头上古饕餮!

而此刻,纸兽不停摇晃,那双渗人的凶狠双目闪着红光。

“去禀报主人!”有矿奴仓惶大喊。

同伴飞奔而出。

几里外,一座占地颇广的古朴大殿,周围散落着一些独栋小屋。

“主人,纸兽发狂了!”

矿奴跪在门前,朝房间叫嚷。

不久,一个睡眼惺忪,踩着云头履的三十岁男子打开房门。

其人一身绸缎睡袍,他的袍衫左肩镶缀着一枚横刃形状的图案。

这个图案,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就是武家的族徽!

大乾皇后,如今名义上执掌天下权柄的女人武照。

她的家族!

“讲!”武湜冷着脸俯瞰矿奴。

矿奴蠕动嘴唇,描述纸兽刚刚的狂躁。

武湜脸色骤变,眼底满是激动兴奋之色。

难道……纸兽察觉到晶髓的气息?

上古饕餮,以贪婪凶残闻名,而这张纸饕餮,乃是西域二品术士以秘法炼制而成,专门用来感知晶髓精华。

“去敲响望楼的黄钟!”

武湜竭力克制狂喜的情绪,可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

说完急匆匆离去。

“三年,我等了你三年,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么?”

“晚上睡觉,要忍受野兽的嚎叫;身处山巅,日日夜夜的雨水,终年寒冷,我受够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解脱了!”

武湜攥紧拳头挥舞。

是的,他在这里负责挖矿,已经挖了整整三年!

起初挖掘出晶石还喜出望外,慢慢就厌恶这种日子。

晶石再多又怎样?还得上交家族,而家族内部下了死命令。

一定要找出晶髓!

可绵延万里的邙山,要找出晶髓谈何容易?况且还是一个能随着灵气游动的晶髓。

最棘手的是,旁边就是大乾帝京,挖矿必须隐秘,否则山崩地裂引发的震荡,必然会暴露大型晶矿。

思绪那么多,武湜走到了一处小矮屋。

“长老。”

他轻轻拍击门环。

“何事?”沙哑的嗓音传出。

武湜喜不自胜,语气轻快道:

“晶髓可能现身了。”

呼——

门被吹开,一个卧蚕眉的老人站在门前。

武家长老的皱眉也舒展,面对这个喜讯,心境很难保持古井不波。

年轻人受不了这个鬼地方,他老头子也受不了啊!

“咚!”

“咚咚咚!”

远处钟声响起,身处矿区的武家族人集结。

………………

PS:单机一潭死水,也没推荐票,在看的读者老爷能不能吱个声,打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