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从被告白开始 > 第四十六章 你干这个……赚钱吗?

江离还不了解他这几个没用的室友。

他们能打出五杀,无异于天方夜谭,飞龙骑脸。

不存在的。

和乔薇在图书馆呆了一晚上,江离送她回去。

倒也不是想和乔薇在一起,主要是想学习。

第二天,江离接到唐城的电话,说酒吧差不多装修好了,过来验验货。

呸,验收一下。

晚上的时候,江离晃晃悠悠地来到北门,到了自家店的门口。

招牌还没有制作,因为名字还没有起。

唐城说江离是大股东,定名字这种事还是得他来。

到了店,江离转了一圈,感觉有那味儿了。

“可以啊,效果不错。”江离看着酒吧中央的一个小型舞台,这是给乐队留出的空间。

一个酒吧,有乐队和没乐队,人气是截然不同的。

一支好的乐队,带给酒吧的,不止是简单的氛围加成,还有很多顾客会冲着这些乐队来。

婺城最好的酒吧叫有家,那里的乐队非常有名,老板每年给乐队开出的工资能到一年百万。

江离没想过主打乐队,只是想薅电声乐那帮哥们的羊毛。

那帮小伙汁,一天天正事没有,也不知道去接商演,早就闲出屁来了。

他想把那帮哥们儿叫过来驻唱,当然不是每天都来。

再说了,每天都来他也开不起那个工资啊。

现在刚起步,忽悠忽悠他们,薅点羊毛没多大问题。

不行就帮着这几个哥们儿找找女朋友,这笔买卖哥几个还是会很满意的。

酒吧经营,有时候看的是会不会整活。

如果有路子能请来什么小明星,带来的流量加成是难以预计的。

江离和唐城坐在酒吧里,唐城这个**还放起了音乐。

“喝点儿?”唐城笑嘻嘻地道。

江离手一挥:“整点儿!”

不过现在店里还没有酒……

两个酒吧老板跑到超市买了几瓶啤酒和小菜,到自家店里喝了起来。

唐城看着这个店,有些难以置信地道:“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疯狂了。再不成功,我可能真的要回家继承我老爹的工厂了。”

艹,和这种人就没办法聊天。

江离第一次这么郁闷。

江离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道:“话说回来,你回家继承工厂不也挺好的么,为什么非要出来干这个。”

唐城害了一声,道:“闲不住呗。不想按部就班地照着我老爹的安排走,我活了这些年,一直是被我老爹安排,够了,厌了,不想再被安排了。所以才想起开店。我这个人又没有什么爱好,就喜欢泡吧喝酒,就干了这个。”

江离点点头,道:“也挺好,虽然你那第一段不是很成功,但是现在不是遇到我了么。咱把名气打出来,没问题的。”

唐城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希望能让实现目标。”

江离乐了:“你还有目标?什么目标?”

唐城想了想:“一年赚个一百万?”

好家伙,小目标的终极青春版。

人家是干他一个亿,到你这儿就缩水了。

江离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道:“没问题的。不过咱得先做到别亏本。”

唐城垮起个批脸:“你非要打击我的积极性么?”

江离说话毫不客气:“老子说的是实话。”

其实两个人都有退路,唐城店开不下去了能回去投靠他老爹,江离开不下去了还能靠别的赚钱。

就像他最近玩外汇,玩了三次,第一次赚了五千美金,第二次亏了三千美金,第三次赚了两千美金。

这玩意玩的就是一个心跳,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一直是赢家。

来回来一算四千美金快快乐乐。换算一下,小三万呢。

他还有股票,还有稿费……

虽然这家店投进去江离不少钱,但是好在他生财有道,所以不在怕的。

而且他现在找到新的发财路子,女频写起来是真的快乐。

前几天,陌离大佬又给他打赏了两千块钱。

江离逐渐找到了女主播的快乐,每天在群里逗富婆开心。

当然,也可能是富老头。

这些都无所谓,主要是能赚钱。

钱是王八蛋,可长得真好看。

江离一直觉得这句话说的很对。

“话说江子,你对开业有什么想法吗?”唐城夹了一口卤豆干,嘎吱嘎吱嚼着。

江离放下酒杯,道:“装修的速度老实说超出我的想象,我没想到这么快。可能跟我们没有硬装太多有关系,都是一些桌椅板凳之类的,是真的方便。我想的是现在是十一月中旬,等到月底的时候试着开业一波,现在我们就打响名气,搞搞活动。”

唐城点点头:“行。那我开始准备酿酒,先酿三罐试一试?”

江离点点头:“行,没问题。”

江离算算,除了这些东西外,乱七八糟设备之类的,还得花个两三万。

不过流水走起来了,就没多大问题了。

江离想了想,掏出手机给潘宇打了个电话:

“宇哥,夜宵来不来?给你个地址……过来喂,我请客。”

唐城好奇地看着江离。

“玩乐队的一个哥们儿,叫过来一起喝点儿,我想请他给咱们驻唱。”

唐城眼睛一亮。

这是个好事儿啊。

江离又打电话叫了烧烤,他在师大好歹混了两年,手机里还是有几个比较熟的外卖电话。

过了有十分钟,烧烤到了。

送外卖的大哥刚走,潘宇就来了,拎着一把吉他,风尘仆仆。

江离笑骂道:“你这嘴是真牛逼,我点的烧烤刚到你就来了。”

潘宇嘿嘿一笑,不客气地坐下:“那是自然。”

江离熟络地介绍:“潘宇,这是我哥们儿唐城。唐城,这是学校里乐队玩得最好的那批人,潘宇……哎你们那个乐队叫什么来着?”

江离一边问一边拿出纸杯给潘宇倒酒。

潘宇介绍道:“S&N,南北乐队。”

江离撇撇嘴:“你这什么破名字,一点都不摇滚。要我起,就叫S&M乐队。”

潘宇给了江离一拳:“艹!我踏马倒是想,可是我们这个乐队平时都是在学校演出,台下坐一帮领导,我在台上介绍说我们是S……M,我还活不活了?”

江离和唐城哈哈大笑,一时间,店铺内充斥着快活的空气。

男人嘛,坐下喝上三杯酒,就没有不叫哥们儿的。

何况还是在有熟人搭桥的基础上。

喝了几杯撸了几串,江离对着潘宇道:“哎我特别好奇啊,你们玩乐队,就……

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