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八零赶鸭女致富记 > 026整治赵金平

父亲的话每次都比棍棒打在身上要疼,素华有点不敢进家门,可能那些人说得也没错,她遗传了母亲的柔弱胆小,自家屋里的人都不敢面对。

直到屋里没了声音,素华才敢往屋里走去,果然一进来,父亲的脾气也落在了她的身上。

听着习以为常谩骂的话,素华只当那些声音是苍蝇一样,围着脑中嗡了片刻。

反正,除了他那俩儿子,她们都是丧门星。

村里把这事儿传开了,屋里也闹过了,晚上,素华看着早早就躺下的二姐,心里绞着一片难受。

如今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杨老师的那番话,好像也没必要压下去了,素华打算把这话好好说一说,不能是她自己一人受罪。

“二姐……”

话还没开口,二姐拉下房间的开关,黄亮的屋子里顷刻陷入黑暗。

素华坐在自己的床边,沉了片刻,继续道:“二姐,现在村里都知道了,咱们……去把赵金平告了吧,起码让公安可以惩罚他,给咱们洗个清白。”

“哐”一声,二姐不知把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哑着声音怨骂道:“找了公安就行了吗?找了公安,那双手就没有伸过来吗!那天怎么不是你!凭什么是我!凭什么要这么对我!”

“二姐……”

“你闭嘴!你不要说了!够了!我受够了!我想死!可我怕死啊!我什么都不是!连根草都不如!”

二姐的声音闷在床上,撕心裂肺的,素华闭上嘴,阵阵无能为力,和那种打不破的憋闷笼罩在她。

他们都习惯性的认了命,仿佛这辈子的路途,就只在这片小小的山沟里,她恨,就是恨!对那些那些不争气的恨!

翌日,父亲当真托人去给二姐寻了对象,是西河里九里村一个三十多岁的光棍,那地儿离池家湾来回就要一天的时间,早上托人去的,下午人才回来,没费什么嘴,对方同意了。

隔天,那光棍就挑了一袋谷子,拿了两包烟过来,把二姐领走了,什么形式都没有。

这是素华见过最认命,最活该的一件事,眼眶再次憋到红痛,她也没让眼泪就出来,这就是二姐自找的!她自己把自己逼到了这一步!

……

二姐一走,屋里所有的活自然就全压在她的身上,素华不认命,也不会认命的,每日一早把屋里捯饬好了之后,就出了门。

如今家里离家破人亡也差不多了,可想这都拜赵金平所赐,赵金平把他屋里害得那么惨,二姐不愿意站出来,那就她来!

往后的一个星期,素华有意的在赵金平他们村那边赶了鸭子,盯了那个人。

要说赵金平确实是个怂人,人多的时候,素华死死的盯着他,那人做贼心虚,一眼都不敢看过来,假意和一起干农活的人说说笑笑。

人少的时候,素华提前就走了,赵金平能欺负大姐二姐,肯定会欺负她的,她不会让他得逞。

星期五的时候,素华提早将鸭子从学校这边赶了回去,之后跟萧婶娘打了招呼,又重新返回了学校这边的坡田。

她观察过,赵金平家好几亩地都与小学不远,就算最远的一亩地,也能看到学校的影子,而且去往他们村子的路上是可以走拖拉机的宽路,那边有不少枣树和桑树。

之前素华还在学校里的时候,每回放学都会和班里的余中正几个来这边,不是摘大枣就是摘桑枣。

那些地方都是好地方。

时间正好,学校了放学,赵金平还在不远处的地里干农活,素华拿着课本,有意从某个显眼的地方经过,朝着学校方向去了。

她知道,那个人也一直揣着坏水。

放学后,路上迎面来的都是学生,素华都认识,其中就有余中正。

余中正一眼锁定她,朝她跑了过来,眉梢飞扬的喊了她,“池素华!你现在去学校干什么?”

上回武刚武强的事之后,余中正他爸妈也说了他,一是让他不和武刚武强那些个混在一起,二是不要和没读书的素华一起玩,不过余中正也是很有自己的主见和个性的,并没有听。

素华看他过来,也看了一眼他后头一起跟来的不少“兄弟们”,说道:“杨老师给了我一些习题,我做了,一直没给老师拿去,现在放学了,我给老师拿过去看看。”

“哦,我跟你一起去吧。”

余中正话一说,边上的同学故意“吁”了出来,吁的他脸上红红的。

素华有些不舒服,她和余中正之间的事也就是因为之前当同桌时,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吃过的窝窝头被余中正不小心拿错给咬了一口,之后就闹了起来。

可想都这么久了,也不知这些人怎么还要拿他们调侃。

不过她现在没有理由拒绝他,因为她现在要找他们帮忙。

“好啊,但我等会儿要去赵家沟那边摘一些桑枣回去泡酒,你去吗?”

“去!”余中正说,“赵家沟后村有个老桑树上头有三个大鸟窝,有草帽那么大,整好去看看里头有没有鸟蛋。”

旁边的同学一听有鸟窝,立马将余中正推了一下,“好呀余中正,你居然知道哪里又鸟窝不告诉我们,是不是兄弟!”

余中正忙解释,“我不是准备明天放假,喊你们一起去的嘛!今天要去的话,就一起去呗!不过我没带弹弓。”

“我也没带,”边上同学说,“要不回去拿了弹弓再来?”

素华自然的从碎花包里掏出两个弹弓出来,“我带了两个弹弓,你们谁要?”

“我要我要!”旁边的同学顺手就抢了一个弹弓,然后捡了石头试了试。

余中正跟着也拿了过来,“那先借给我们玩一玩,回去的时候再还给你!”

“嗯,没关系。”

素华看着他们试了弹弓,心里动了动,“你们等会儿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余中正拉动弹弓飞出一个石头子,问道:“什么忙?”

素华回头看了坡上还在地里的人,“就是那个人,那个人在我放鸭的时候,欺负我很多次,我想把他教训一顿。而且我还听说,那个人专门在路上欺负女生,不能让她再欺负女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