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苏成结账离开客栈,乘坐一辆兽车,返回北义街。

他的突然外出,令后院的三位美娇娘,十分担忧,以为是她们三人的争宠,让其负气而走。

所以,黄颖、霖雨婷,至于蓉儿,小透明,没人听她的意见。

两人商量许久,决定单日归黄颖和蓉儿,双日归霖雨婷。

这样一来,大家不用为了独占苏成,争吵不休。

今天恰好是双日,霖雨婷一直在门口等,看到苏成后,立时眉开眼笑,上前抱住手臂道:

“主人,这里好闷......今天天气不错,我们不如出去逛逛!”

听闻此言,苏成皱了皱眉头,瞧了眼偷偷窥探的黄颖和蓉儿,疑惑的问道:“就你我单独外出,她们两个会同意嘛?”

霖雨婷笑着道:“当然没问题,不信,你问问她们!”

说着,她一指躲在房间门后偷看的黄颖和蓉儿,大声说道:“我要和主人出门逛街,你们两个同意的话,就点点头。”

此时,黄颖气的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点头表示同意。

看着点头的女人,苏成略感诧异,但他同样未好好逛过北洛城,趁此机会,逛逛也好。

“好吧!既然她们两个同意,那我们出去逛逛。”

出门逛街,自然不能用【万化灵身】,还好,苏成早有准备,从空间系统里取出两张栩栩如生的人皮面具。

他将其中一张女人的面具递给霖雨婷。

“戴上它。”

霖雨婷接过人皮面具,毫不犹豫的戴在脸上,瞬间变作一名普通女子。

苏成随后也戴上人皮面具,化作一名憨厚的中年商人。

单看人皮面具,两人站在一起,蛮有夫妻相。

挥手告别黄颖,苏成和霖雨婷,轻轻一跃,翻出围墙,来到一条胡同。

------------

两个时辰后。

中午时分,霖雨婷越逛越兴奋。

苏成实在忍耐不住,想要找个地方歇歇,倒不是体力不行,而是心累。

霖雨婷来到北洛城足有五年,对于这座城池非常了解。

她带着他,来到北洛城最好的酒楼,这里不能使用银两,需要源石来结账。

绝味楼。

北洛城最好的酒楼,坊间传闻,这座酒楼好像是【北洛宗】一位真传弟子所开。

只不过,过去上百的时间,这个传闻,从一开始的真传弟子,慢慢演变成长老。

不管怎么样,北洛城的九宗八派七帮,都要给【绝味楼】面子,无人敢在此地捣乱。

同时,能来【绝味楼】吃饭的客人,自然清楚【绝味楼】的来历,轻易不敢惹事。

哪怕跟仇人撞在一起,也要等出了【绝味楼】在动手。

久而久之,【绝味楼】在北洛城处于特殊地位,类似于网络游戏里的中立和平区域,不得动武。

所以,随着时间发展,【绝味楼】竟然成为,北洛城各大帮派谈判的场所。

北洛城普通人吃不起【绝味楼】,但帮派众多,即便饭菜贵出天际,依旧络绎不绝。

【绝味楼】北洛城最高的建筑,总共二十层,从五层开始,每层的价格翻倍。

到了第二十层,最低消费,一千下品源石,相当于一万次品源石。

现在的苏成,当然不缺那点源石,但还得已低调为主。

服务性行业,最忌讳的就是以貌取人。

苏成和霖雨婷戴着人皮面具,外表看似普通,实则气度不凡。

苏成行走间,龙行虎步,给人一种横行霸道,肆无忌惮的感觉。

能在酒楼跑堂的伙计,必须拥有一双火眼金睛,否则的话,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两人来到【绝味楼】前,一名酒楼伙计,立刻上前迎接,笑脸迎人道:

“两人客官,请问要上几楼?”

苏成第一次来,霖雨婷时常来吃,不假思索道:“十五层,单阳阁。”

酒楼伙计在【绝味楼】干了十几年,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

听到霖雨婷的话,明白眼前的女人对【绝味楼】十分熟悉。

但他仔细思索,却从未见过她,不由心领神会,这二位戴着人皮面具。

想到这里,酒楼伙计不再多想,笑着道:“没问题,两位请跟我来。”

二十层的酒楼,自然有类似电梯一样的机关。

况且,源石除了用来修炼外,还能当做能源使用。

不过,苏成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用源石充当能源的机关。

三人走进升降梯,酒楼伙计,按了一下扶手上数字。

这个数字下方,一条透明的钢丝线,连接着【绝味楼】地底的一间屋子。

有人根据透明钢丝绳的震动,来操控升降梯的起落和楼层。

虽然,这种升降梯,没有现代社会的便捷只能。

但,谁让古代人力成本低微,手动一样创造奇迹。

三人乘坐升降梯,顺利来到十五层。

从第十层开始,每个楼层,只有九间厢房。

整座北洛城,能上十层的可不多,包括哪些帮派的帮主在内。

十五层,单阳阁,坐北朝南。

酒楼伙计推开房门,苏成满意的点点头。

这种房子冬暖夏凉,光线充足,即使在冬天,阳光也一样能照射到房间的深处,令人有明亮温暖的感觉。

只要一进屋,就会觉得很舒服。

如今正值夏季,午时烈日炎炎,屋内也受不到强烈日光的照射。

酒楼伙计,瞧着苏成的表情,开口问道:“客官,您还满意吗?”

“不错,有点意思......”

说完,苏成看向霖雨婷,道:“今天说好陪你逛街,一切由你做主,想吃什么,尽管点。”

霖雨婷是【绝味楼】的常客,不等酒楼伙计递上菜单,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的菜。

酒楼伙计收回菜单,恭敬的说道:“两位客官,还有其他需要吗?”

霖雨婷望了一站在窗边的男人。

苏成摇摇头:“不用来,就这样吧!”

“好的,我去下单,两位客官稍等,酒菜马上就来!”

话音落下。

酒楼伙计慢慢退出房间。

就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霖雨婷无意间回头张望,一张美貌天仙的面孔一晃而过。

噌的一下。

霖雨婷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脸色阴晴不定的沉思片刻,又冷静的重新坐下。

苏成见状,目光微动,旋即坐下,问道:“看你的样子好像有点不对劲,出什么事了。”

霖雨婷闻言,张了张嘴吧,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