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那恐怖的天雷攻击,萧云终于是来到了最中心区域。

萧云没有想的最中心区域,竟是台风眼所在,这里的环境安详和蔼,没有狂暴的风压,灾厄的雷霆。

在这一片安和之地,萧云放出灵识,终于在一处方位感受到了微弱的气息。

很快,不远方萧云看到一个浑身是伤的人,靠在一块巨石上。但此人缺昏了过去,而且气息非常微弱,若再来晚一些,恐怕那人就要死在这里了。

此人便是云家新家主,云江。本命珠变得更加的宏亮,好像要跑到他的身上一样。

萧云看着手中的珠子,又看了看躺在地上重伤昏厥的云江。他将珠子放在了云江身上,本命珠里蕴含的灵力,竟包含了浓郁的生命气息。这些生命气息不断地涌入云江的身体里,他身上的创伤也在慢慢的治愈。

“好神奇的珠子……看来这颗珠子不是颗普通的珠子,看样子应该是一件疗伤用的秘宝,主要用于紧急时刻使用的。”

萧云看着那不断为云江治疗的珠子,做出的总结论。

“也不知道是他不知道这珠子的作用,还是留在族里给族人做个警惕。他的生命与这珠子相连,若他死亡,珠子的光芒也自然会消逝。这样可以告知族人,做好逃跑的准备。”萧云看着昏厥的云江,喃喃自语道。

萧云分析的还真没错,云家传承这么久,又怎会不知道珠子的作用。若不知道,云染也不会将此珠给他,其目的就是担心云江身负重伤,可以使用此珠加快疗伤速度。

而云江之所以没有带本命珠,其一是他也不知道这风暴的深处有什么危险,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成功突破。其二就是为了警惕族人,若自己突破失败陨落了,立刻迁移家族逃跑,免遭灭族之灾。

很快,躺在地上的云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萧云笑着问道:“醒了,感觉怎么样了?”

云江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他是谁,于是开口问道:“你……是谁?……是你……救得我吗……?”

尽管他醒了过来,但气息依旧薄弱,只能勉强说话甚至连动弹都还做不到。

云江眼睛向下轻瞟,看到了胸前已经有些黯淡的本命珠,诧异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我云家的……”

萧云不等他说完,直接对他的嘴里塞了一枚丹药,道:“行了,伤成这样就别说话了,先把伤治好。放心,我不是来害你的。”

云江刚想开口继续说话,突然感觉身体里一股暖流涌了出来。这种感觉使他非常舒服,身上还没有完全好的伤,在这丹药的帮助下,再配合自己的本命珠,自身的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云江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不适,看来那只是一枚普通的治疗丹药。

呃……应该不能说是普通的,只能说是单纯的,而且品级不低。

此时的他已经可以动弹了,连忙道:“多谢这位兄台相救,不知兄台到底是谁,为何会有我云家的本命珠?你是我云家的人吗?”

萧云翻了翻白眼,忽然感觉这云家的新家主像一个白痴。你在云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云家有没有我这么天才的弟子,你自己不知道吗?

想归想,萧云还是笑道:“不是,我叫做萧云,是你妹妹找来帮忙。你失踪了一个月,你妹妹实在担心你的安危,于是就找来我帮忙进入这雷鸣风暴寻找你的下落。”

云江这才明白过,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一个月了。他忽然问道:“敢问萧兄,我云家如今局是如何?”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求突破,来稳住三大家族之间的平衡。可自己都已经昏迷一个月了,云家目前的情形,是他最担心的。

萧云笑道:“放心吧,云家目前还没有事情。”

随之又有些尴尬的说道:“只是后面我就不知道了,而且这和我有一点关系……”

云江一头雾水,不解道:“萧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呃……是这样的,那天我和云小姐……”

萧云将自己与金山找的冲突,还有云家问什么能撑到现在,简单的和云江说了一遍。

云江听后很是自责,若不是自己贸然潜到这么深的地方,自己也不会受如此之重的伤。若不是风暴内有这么一片安然之地,若不是萧云的出现,自己恐怕早就已经死在了这里。

云江自责道:“不,萧兄,这不怪你。那金山找就是一个仗着金家少主的身份,整日无所事事,纨绔好色之徒。若是我妹妹嫁给了他,还不知道要遭受什么样的罪。你不仅帮我妹妹教训了他,还把罪名揽在自己身上,是对云家的大恩。”

“云兄谦虚了,本就是我惹的祸端,又怎能让你云家帮我替过呢。”萧云歉意道:“只是虽如此,恐怕金家也不会善罢甘休。金山找的性子,定离不开他父母的放纵,而我把他儿子打成了那样,他父亲誓不会容忍。恐怕接下来几日,它们恐怕就会默认木家出手了。”

云江点了点头,萧云说的完全没有错。

他刚想对萧云说,让他帮忙把自己在这里的消息带回回去给家族,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看了看萧云身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瞪大了双眼道:“那个……萧兄。你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说明你一定穿过了那片天雷区,可你怎么……”

他就是遇到了那片天雷区域,才将自己搞得半死,而且差一点就真的死了。最终来到了这里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

萧云既然来到了这里,定然穿过了哪边天雷区。可他的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严重的创伤,这让他不敢相信,很难现象。萧云只有筑基境后期的实力,是如何穿过的,依靠秘宝吗?

“哦,你说那片雷区啊,你别提它!你看把我劈成了什么样,若不是我肉身强大恐怕早就被劈死了!”萧云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像一个怨妇一样抱怨道。

云江眼角抽了一下,差一点想骂他。你那是肉身只是强大吗?那是太强大了。

那是什么?天雷啊!自然形成的天雷啊!就算是元婴境强者挨上也不好受,你竟然用肉身硬扛着进来,这也太变态了,还让不让人活啊!

云江此刻的心态非常不好,可还是强忍着放松心态,说道:“没想到萧兄的肉身竟强大到这种地步,在下实在是佩服。”

萧云谦虚道:“其实也不全是了,我也同样依靠了秘宝的帮助。”

若是说的太夸张了也不会有人信,不过白银体确实是如同秘宝般存在的功法,也确实算是借用了秘宝的帮助。

萧云这么一说,云江才冷静下来。

这还差不多,若是真的完全是靠肉身,那就真的太变态了。

“好了,既然你还好好的在这里,那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我就先回去告知你们云家了。”萧云说道。

可他又想了想,不等云江开口,问道:“你现在的情况……还有把握突破吗?”

云江苦笑道:“若是自己全盛之时,当然有把握突破。可是现在……”

“有没有损伤到灵丹?”萧云又问道。

“这倒没有。”云江摇了摇头道:“遭遇天雷之时,我害怕自己的灵丹受损,于是便全力护住了已有雏形的灵丹,不然也不会伤的如此之重。只是如今重伤未愈,现在突破很有可能会失败。若是等伤势全部恢复,可能还需要等上一段时间。”

萧云严肃说道:“那可不行,金家和木家可不会给你这么多时间。”

云江无奈的道:“这我知道,可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所以我想请萧兄一个忙,帮忙把我的妹妹带走,不要让她免收家族之争之苦。”

“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我把你妹妹送给金家谋取一些利润?”萧云问道。

“我又不傻,大长老既然把我的本命珠交给了你,就说明他非常的信任你。而且那天雷区可不是肉身强大就能闯进来的,你不顾自身安危硬闯进来寻我,说明你这个人重情重义。”云江慢慢的说道。

萧云有些尴尬,他当然不能说出来自己是因为迷失了方向,误打误撞闯进了这里。这绝对不能说出了,不然人设就塌了。

于是道:“可尽管如此,我带着你的口谕回去,你们大长老会信吗?”

云江笑了笑,显得很有把握道:“据我对大长老的了解,他跟我有一样的想法。若此次你没有找到我,他定然也会让你把我妹妹带走的。”

萧云没有想到,原来云染大长老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后面的事情,看来这云家之人,每一个都重情义啊。

“所以,还请萧兄答应我,待我有实力报仇以后,定会去寻找你。”云江低首抱拳。

萧云没有说话,好像是在想些什么。

犹豫片刻,于是道:“算了算了,太麻烦了,你们云家的事情还是你自己解决吧。”

“萧兄……”

没等云江说完,萧云直接扔给他一个东西,道:“叽叽歪歪的烦死了,赶紧在这里突破吧,我先走了。”

萧云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一手挽在后腰,一手捂在胸口。脸上的表情更是心痛不已。

“好心疼,心好疼。就当是积阴德了,待会出去千万别在劈我了。”

云江没有继续说话,看着萧云扔给自己的东西。

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那东西竟是,结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