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玫瑰废墟 > 番外三 双姝(4)

她们的禁忌之恋被发现了。

不知道被谁捅了出来。

在那个年代,老太婆会说“这是要去浸猪笼的”。

连败苏站在寒风里,穿着她喜欢的旗袍,微微发着抖。

纤瘦的身材仿佛一吹就会倒。

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左右邻居。

窃窃私语。

面露鄙夷。

公公婆婆在骂她,指着她的鼻子骂,丈夫选择沉默。

而在十分钟之前,她和他说“我们离婚好不好?只要你对外说我们早就离过婚了,外面的人就只会骂我一个人,不守妇道的是我,出轨的是我,与你沾不上半点关系……”

“你不懂!”他红着眼睛打断她。

“不懂什么?哪里不对?”

“你这样显得我很没有良心……”安廉江撇过头去。

“那、那你就说你早就已经和我离婚了啊,离婚了什么都没事……”

“不会好的!”安廉江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已经被你戴绿帽子了!你让他们怎么看我!”

“我还被一个女人戴了绿帽子,他们都会知道我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会知道我老婆跟一个女的跑了!这、这简直闻所未闻!”他吞吞吐吐的说完这一切。

连败苏懂了。

让她一个人承担一切,他良心过不去,离婚又怕影响他的面子。

说到底,眼前这个男人,既要面子,又舍不下他的大男子主义。

她无力的嗤笑一声,她今天终于知道她的丈夫是一个多么懦弱自私的人。

公公一句“叫别人来评判一下”。

她就被一圈人拉到院子里进行公开处刑。

婆婆指着她鼻子骂着“荡.妇”“不守妇道”等难听的话。

公公躺在那张藤椅上,静静的吸着烟,而安廉江呢?

他坐在一张凳子上,无声的沉默着,沉默到死。

阿景和答答被暂时送去了亲戚家。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她爸妈很快就到了,她妈妈二话没说上来就是一巴掌。

她没站稳,倒在地上,脑子里还在嗡嗡作响。

天旋地转,她恨不得现在立刻去死,羞耻感、不被理解的苍白感、无人帮她的孤立感,都让她在这一刻想要去死。

想要用死亡来了结这一切。

斯古安娜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是依然在酒吧,被不怀好意的男子劝酒,然后傲气的干下一杯后,白他一眼,然后离开。

她坐在吧台,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有一种很闷的感觉。

连败苏已经很久没来了。

她们两个的关系,好像就是,只要连败苏想要结束,她只能被迫停止,她甚至不知道莲住在哪里。

有小厮打翻了酒瓶而被顾客骂,她的手机依然有来自意大利的短信。

她父亲在催她回家。

斯古安娜接通了电话,用流利的意大利语懒洋洋的回:“再过几天……”

“是……”

“会带个人一起回去。”

“谁?当然是女朋友咯。”

“当然是真爱,对,没错,这辈子就认定她了……”

“不会改了,我很喜欢她。”

“她?结婚了,有两个小孩……”

“这你管不着,反正她也很喜欢我就对了,记得遗产分我一半……”

“行,挂了,老男人你可真烦。”

斯古安娜挂了电话,然后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店里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今天莲依然没出现。

她好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估计是在谈离婚,为什么不让她跟着一起去呢?

那男的要是不同意,她会直接上手揍他。

反正她的廉耻心和道德感一向很低。

她也不太理解中国人的很多思虑。

但连败苏很在乎这种传统的约定俗成。

斯古安娜没法,只好顺从的同意她的做法,毕竟这里有句老话叫“入乡随俗”,那就随呗,她喜欢的人的国度,她也很喜欢。

而在一周后,她闲来无事又把犯事的阿平骂了一顿后,听到外面有人议论说,有人自杀了。

她好奇,就打算出去冷眼旁观。

却听到了他们的嘴巴里滑出“连败苏”三个字。

那一晚她疯了。

她带着几个小厮去安家大闹了一场,还抢走了连败苏的骨灰。

最后警察找上门,骨灰盒被抢了回去,而她,被遣送回国。

在她回国的前一晚,她把酒吧卖给了一个衣着不凡的男士,他说他姓温,他的太太为她的故事感到悲哀。

“你太太是怎么评价的?”她失魂落魄的坐着,整个人都不成样子。

一旁有个小男孩玩着个高脚杯。

听说是眼前这位温先生的独子。

小男孩年纪还很小,脸上带点稚气的婴儿肥,但生得已经十分帅气,穿着一套可爱的小西装,领子上系个红色的蝴蝶结。

不说话,就静静的玩着高脚杯。

“很荒唐……”温先生笑了笑,又补一句,“也很浪漫。”

“荒唐且浪漫……”她轻轻咀嚼着这几个字,然后嗤笑一声,“确实如此……”

然后她就走了。

回了意大利的西西里岛,她的故乡。

三天后,她跳海自杀了。

但没成功,有潜水爱好者救了她。

父亲知道后,就狠狠地骂她。

那以后,她没再去寻死。

只是经常穿着旗袍,很多的颜色、很多的款式,可她最常穿的是一件月牙白的旗袍,不是连败苏的那条,连败苏的那条是找不到了。

她和莲的爱情,永远停在“荒唐且浪漫”这几个字上。

而十几年后,有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于是她有幸在一处海边,代替莲,见证她的女儿答应一个年轻人的求婚。

【番外完】

——————

作者:各度秋色

作者:各度秋色

完结了记得评分呐宝贝们~

《作者有话说》

希望大家可以耐心看完吧。

这本书本意是要写一段小清新文,初衷就是探讨一下在中国传统的“挫折式”家庭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辈的心理状况,可能不会对每个人的胃口,但我不道歉。

哈哈,皮一下很开心呐。

或许会有人觉得安树答的经历不贴合现实,那我只能说,只是你没有遇到过罢了,小说一般有两种走向——美化和锐化。

顾名思义,美化是现实没有得到的而从小说中得一份救赎,锐化则是现实中残破不堪的在小说中加倍摧残而得到想要的悲剧效果从而引发思考。

啊,说远了。

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百度一下疏离型人格~

对于这一本的完结感悟,颇有些惆怅。

就简单解释一下书名吧。

玫瑰是浪漫,也象征精神世界。

从小到大,安树答都是个运气不好的人,四岁亲眼目睹母亲自杀现场,而患上疏离型人格障碍,后来又被继母严格对待,经历着中国传统式的挫折教育而丧失童年,但至少,继母是认真对她的,所以家庭现象变成了,她心底反而更加信任继母而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随着继母在自己的奋斗下逐渐思想成长,她与自己甘于平庸的传统大男子主义的父亲思想分化加剧,矛盾一触即发。

她从小在自己的心里铸造一片绮丽的伊甸园,她的精神世界,无坚不摧。

别人进不来,她也出不去,她也不愿意出去。

而后果就是,她不再愿意接受现实。

继母走了,她即使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根本无法接受,而时值高考期的她又被查出患有抑郁症,晴天霹雳,雪上加霜。

而那个给她勇气和快乐的少年为了他的梦想即将远赴重洋。

她意识到这场离别时,她选择了主动放手。

可少年的影子太深了,住进了她的乌托邦,她的玫瑰伊甸园。

所以少年时的温喻珩住进去,青年时的温喻珩拉她出来。

她亦步亦趋。

最后安树答接受了现实,爱上了现实。

她原来无坚不摧的精神世界成了废墟。

玫瑰废墟。

但她找到了真正的精神世界,那个世界里,教会她不要排斥现实,教会她接受现实,教会她认真的生活。

这就是《玫瑰废墟》的真谛。

在这本小说里,这四个字合在一起才是甜文,是我虐词反用的一个用意。

至此,《玫瑰废墟》正式打板。

但书里的安树答和温喻珩,他们的生活依然在继续。

也会不定期在其他同一个世界观的书籍中客串。

希望你们喜欢我写的故事。

下一本预档,可能会写《失眠祭司的白月光》(注:原名失眠祭司),也可能会写我众多坑里的一个,大家千万别等,也许偶尔无聊可以打开微博看一看,也许我会有开更通知的,总之,因为这一本小说认识了不少可爱的读者们,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喜欢和支持呐,喜欢的可以先收藏哦,等开更了会在围脖通知哒,大家千万别一直等着。

可能会迟,但一定会到。

OK,老色前几天决定了,下一本预收——

《玫瑰失格》(下面是简介,感兴趣的请提前码住,因为我有可能会改书名啥的,但故事不会改,大家可以放心)

【你没皮我没脸,咱俩刚好过家家】

别人眼里:傲娇仙系女王×腹黑撒娇精

对方眼中:笨蛋公主×绿茶金主

“玫瑰失了格,园丁丢了心。”

“我的詹妮弗去世了。”她抚摸着一绺秀发。

喻京南前一秒挑眉,下一秒拔她头发。

她呜咽一声,反手一拳:“你干嘛杀我的杰佛瑞!”

“我饿了,想吃席。”

“那你给我交份子钱!”

你没皮我没脸,咱俩刚好过家家。

“这位是……”经纪人老邬两眼放光的看着不远处的年轻男子。

温优度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介绍:“也没谁,就是我爷爷年少不懂事时,给我订的娃娃亲对象。”

“我要问问他有没有兴趣来我们青禾华津发展。”老邬两眼滴溜溜地转。

“你可能不知道……”温优度意味深长地看向他,“他是你老板。”

作为娱乐圈拥有“浓颜系”天花板称号的温优度,粉丝走向两个极端——爱的锁死她,厌的骂死她。

有一天,青禾华津真正的法人代表出现,作为老板,他却当起了经纪人的角色?

拍杂志他要监工,挑剧本他要删吻戏,应酬局盯得人家赞助商冷汗涔涔……

本以为只是绿茶金主,谁知道是朵黑心莲花。

而且怎么越看越像幼儿园时期,她带着一帮小姐妹“行侠仗义”时,被她按在墙上强吻的那个爱哭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