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别动我治疗[电竞] > 第 99 章

【这操作什么意思?为什么我看不懂。】

【兄弟,别慌。我也不懂。】

弹幕上,粉丝们一头雾水。游戏里,裴霈泽开始了他的表演。

白天,夜晚死去的人的尸体会消失,玩家只能依靠村庄里的痕迹线索来判断夜晚发生了什么。通常来说,狼人杀的玩家不聊外界情况,也就是在碰到主播的情况下,也不会切出屏幕去看直播,这是玩游戏的基本原则,当然像胖子那种,把结果告诉他也没什么用的选手,连直播间的粉丝都原谅他了。

裴霈泽小屋前的狼爪痕迹太明显了。剩下的玩家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痕迹,人们聚在他的小屋前,裴霈泽进行发言。

“如诸位所见,我昨天被狼袭击了。”裴霈泽的目光扫过众人,将大家的表情收入眼中:“50是狼,不过被我干掉了。”

“你是怎么打赢狼的?你是一张猎人牌?”头顶上顶着数字7的玩家道。

裴霈泽注意到他了,在刚才自己说出50号玩家的时候,这个7号和19号有眼神交流,脸色还变了。

“不,我不是猎人。”裴霈泽耸肩:“这游戏操作又不难,只要能动手,击杀个把玩家非常容易。谁让他晚上来找我呢。”

7号:“这理由太牵强了吧。”

“我觉得不。”胡洛北忽然开口截断了7号的发言:“他是KILL啊,你玩过荒野吗?去年S5的冠军队队长,手动模式的话,狼打不过他很正常。”

7号:“什么?”他显然不太关注其他游戏,听到KILL的名字只是耳熟,并没有非常直观的恐惧。

但现场有其他双担玩家,如果是刚才还是“好眼熟,他是不是那个谁啊”的状态,那现在就是“卧槽,真的是他!”

乔装易容过后的LOBO狼人杀分部成员们:“......”

陈瑾眯着眼盯了一会儿裴霈泽,这招妙啊。做好身份的裴霈泽首先能保证还存活的玩家不投他,然后狼人们——不对,陈瑾几乎立刻转过弯来,裴霈泽不可能是普通村民,狼人为了防止单干被杀,一定会组团先把裴霈泽干掉。即便裴霈泽再怎么厉害,群狼之下,也难逃一死。除非,他是一张能够在夜晚出门行动的牌。

狼、守卫、猎人。

他昨晚没有和狼群碰面,但看见了另一个猎人。派出裴霈泽猎人身份,只剩下狼和守卫。这两个身份都能进别人的屋子,胡洛北显然已经知道裴霈泽的身份,两个人在发言上打了个配合。那么裴霈泽究竟是守卫还是狼?陈瑾看着裴霈泽小屋门上的狼爪痕迹,陷入沉思。

王爆爆看着裴霈泽,老大这是要干什么?他可是狼啊。要不要揭穿呢?还没等他想清楚,胡洛北拍了拍王爆爆的肩膀,低声问他:“还想要奶吗?”

王爆爆:“......我昨晚也碰到狼了。我是预言家,乐扣守的我,我们俩也干掉了两匹狼。100号和62号。”

他一爆出狼的号码,狼队就基本确认了他的身份。

王爆爆继续道:“我昨天验了95号,他是狼。”

陈瑾嘴角一抽,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神踏马95号是狼,那是他的猎人同伴。陈瑾现在明白了,裴霈泽肯定是狼,不然胖子为什么要胡扯一只狼出来?那踏马是前队长余威仍在啊。

95号立刻反驳:“我是狼?预言聊爆了吧。我是枪,今晚必定带走你。”

王爆爆:“水晶球会骗人?我第一次玩这个,这个球还能给假消息的啊?”说着,胖子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球。

所有人:“......”

“牛逼。预言掏水晶球自证身份。”

“胖子果然不适合玩这类游戏。”这位玩家一听就是个荒野粉。

95号:“???你是真预言,你说是狼!?”猎人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你会不会玩啊。”

裴霈泽拍了拍胖子:“预言家肯定不会出错,这游戏是这么设定的吧。既然这样,我们票95号。”

陈瑾:“......”这游戏没法玩了。如果一会儿投票显示裴霈泽号票成功,系统就会判断是狼人一手策划了猎人死亡的惨剧,然后进入分支线——究竟是好人阵营多加两个神职NPC,还是直接把狼人的伤害削掉,一切都不得而知,陈瑾只希望,分支剧情不要太坑爹,普通点,简简单单削个数值多好。

傍晚来临,陈瑾主持投票。他已经放弃和其他人解释荒野分部的兄弟们混乱的游戏立场,只简单说了句投票开始就听天由命了。

95号被投出去,被拖进黑森林前,他发动了猎人的技能,一枪把王爆爆带走。

95号:“真预言肯定死了,你是抢走了预言家水晶球的狼。”

王爆爆:“???卧槽,还能这样的?”他下意识去看裴霈泽,裴霈泽早就拉着胡洛北躲到人群后面去了。

胡洛北:“现在该担心爆爆会不会去拔电源了。”

裴霈泽:“......我刚才切出去发消息让老卢摁住他了。”

夜晚降临,强制回小屋前,陈瑾瞪了一眼裴霈泽。

胡洛北:“他知道了。”裴霈泽耸肩:“知道也晚了。今晚应该出NPC了。”

是的,搞了那么大一通,裴霈泽就为了让好人阵营多刷几个NPC。如果不是王爆爆一口95号直接点到猎人身上,裴霈泽至少能借胖子多干掉几个玩家。这样就能达成“狼的蛊惑”分支,系统会判定好人阵营被狼耍的团团转,然后派出神职npc协助好人阵营。

这个时候,只要在晚上干掉系统派出的神职npc,就有很大可能性进入屠杀之夜。

而现在,因为胖子踩了地雷,和裴霈泽的原计划有了一丢丢的区别。但问题不大。

晚上依旧是守卫先行动,颜乐跑到了胡洛北小屋前,“北北,是我,”

胡洛北开了门,没过多久,裴霈泽也到了。

颜乐告诉了胡洛北哪些人是守卫,胡洛北掏出一瓶药,随便挑了个玩家下手。

[确认对13号玩家使用du药吗?]

[确认]

13号玩家被du死,好人阵营死伤惨重,系统立刻进行刷新。

胡洛北夜晚不能在屋子外面行动,裴霈泽于是带着颜乐出门寻找刷新的神职NPC。

【???什么操作?】

【狼、女巫、守卫共处一室没发生战斗还du死一个守卫?这情况真是神奇。】

【对不起,5年老玩家,看不懂这一局。】

【KILL神是在刷分支吗?】

【刷NPC了,瑾神表情亮了。】

【瑾神胡子都给扯了,这是有多抓狂啊。】

【快看看KILL神和乐扣,这还是狼人杀吗?仿佛回到荒野。】

裴霈泽和颜乐在移动的时候,改不掉贴墙走阴影的习惯,避开人群,任何一个建筑的犄角旮旯里都有可能出现两人的身影。

“教堂上面。”裴霈泽看见了一闪而过的洁白小翅膀。

两人动作利落地开始攀爬。

【卧槽,爬墙那么快。壁虎吗?】

【在狼人杀里看操作技巧?一头雾水.jpg】

【承认了,是手残学不会的东西。】

【有翅膀,是丘比特还是大天使长?】

裴霈泽爬上屋顶,狼化,伴随着一身狼嚎,带着翅膀扑腾的小屁孩被拍倒地在教堂屋顶。

这里的动静那么大,夜晚能行动的玩家都聚了过来。

陈瑾:“快住手,这是一个逻辑类游戏!”

其他玩家,不论好人还是狼都紧张起来。

“大兄弟,有什么想不开的,别杀NPC啊。”

“KILL神,你冷静点。我们白天不投票了,晚上你杀得开心好吗?求你,别动那个长翅膀的小屁孩。”

“杀npc是进什么分支来着?”

“好像是屠杀之夜。”

“快阻止他!”

“在爬墙了,谁来托我一把。”

【刺激。】

【屠杀之夜是什么?有科普君吗?十分感激】

【屠杀之夜就是神职npc被害,教廷认为这个村庄没救了,派出其他神官和骑士封锁整个村装。黑森林的怪物苏醒,剩余玩家需要在游戏地图内逃过怪物的追捕。】

【补充前面大佬说的,屠杀之夜一旦开始,不分人狼阵营,首先,你得在怪物的斧头下活下来。/滑稽】

丘比特被裴霈泽打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别打了,别打了。我能给你和恋人拉上线,你们——”

裴霈泽面无表情又是一爪子,丘比特翅膀一僵,消失了。

一道雷声特效响起,村庄外的黑森林突然疯长,真个村庄都被包围在盘庚错节的森林里。

胡洛北试着推开门,能走出去。

圆月在天空中逐渐变成鲜红的颜色,夜枭的叫声穿透了整个黑森林。

森林的深处,影影绰绰,有什么东西在聚集。

屠杀之夜......开始了。

※※※※※※※※※※※※※※※※※※※※

就到这里,标完结了。屠杀之夜后面的放微博了,不收费了。

看到好多人不玩微博,那我今晚作话也放一个。

感谢大家一路看到这里,我们下一本再见【挥手】

------------------------------------

生锈的斧头,血淋淋的盔甲,被铁质器具扎成刺猬的脑袋。这些像是上演寂静岭的怪物从黑森林的深处走来,所有人,无论好人还是狼都成了猎物。

“我特么最怕这玩意儿了,不玩了,下线,告辞。”

有玩家表示不想玩恐怖游戏,于是强行下线了。

胡洛北也觉得森林深处的怪物全息视角来看有点伤身体,于是切成了手动操作,从游戏仓里坐了起来,拉出显示器,只当自己在玩传统网游。

LOBO一行人全是这德行,靠在游戏仓里,好不惬意。

陈瑾被刺猬脑袋一斧头劈死了,登出游戏就看见隔壁一群穿睡衣的一边聊天一边摁键盘......以为自己打魂斗罗呢?

游戏里,血月将森林染成不详的色彩。刺猬脑袋的怪物拖着巨大的斧头砍杀着一切目之所及的活物。

斧头与小镇上的石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人们的恐惧在这种声音的催化下更加真实。

【太惨了,我都不忍心看。】

【怪物比人强系列,这个分支真的有活路吗?】

【我记得有,以前瑾神完成过破解怪物诅咒的线。】

【emmm然而瑾神今天已经死出去了。/笑哭】

【KILL神这是什么视角,我要疯了,到处都是黑漆漆,就不能去个亮点的地方吗?】

【盗贼不摸黑,那能叫盗贼吗/滑稽】

【小兔子爬楼了,楼上好像亮一点,我去看小兔子了,大家再见。】

胡洛北爬上教堂楼顶,靠着尖穹顶上竖起的十字架。楼下的刺猬脑袋呈现出鲜红的头顶显示,胡洛北熟悉了一下女巫的技能,du药已经没有了,解药现在也没什么用,女巫就剩下一点远程法术攻击,除了酿造du药这个dot能挂出点伤害外,其他法术攻击都和挠痒痒似的。

“技能伤害太低了。”胡洛北转头看向裴霈泽:“刺猬头一斧头我们就死了,但我们想打他,用这技能,卖萌吗?”

裴霈泽是狼,比胡洛北的伤害稍微高点,但也杯水车薪:“不应该。照道理系统不应该给出必输局面。肯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胡洛北:“百度一下有用吗?”说着,不等裴霈泽回答,就打开终端,让智能助手给他百度去了。

双胞胎在三只刺猬脑袋之间挣扎,夹缝间生存大概就是指他们现在这个状态。

言未然:“这么跑也不是个事儿啊,有什么能脱战的方式吗?他都打不到我,为什么我甩不掉他呢?这玩意儿怎么跑的那么快?”

颜乐:“因为它体型大啊。你迈三步,它才迈一步。”

言未然:“......有点道理哦。”

言信然一边在刺猬脑袋脚下绕,一边从草叉给刺猬脑袋制造点不痛不痒的伤口:“伤害低到憋屈,太难受了。”

游戏里,玩家越来越少,剩下的不是躲得严严实实,就是在夺命狂奔。有几只刺猬脑袋发现了站在教堂尖顶上的胡洛北,他们向着胡洛北靠了过去。

“裴裴。”胡洛北一边注意着刺猬脑袋的距离,一边听智能助手给他回复。

“屠杀之夜破解方式,官方渠道:预言家会给出答案。网友讨论渠道:xxxxx”

裴霈泽挑眉:“嗯?查到了?”

胡洛北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他于是问:“爆爆呢?”

王爆爆:“我在这里。”

胡洛北:“哦,随便在哪里吧。安全吗?”

王爆爆在小屋的地窖里,他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萝卜和土豆道:“暂时安全。”

胡洛北:“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研究一下屠杀之夜要怎么破解。”

裴霈泽时刻注意着胡洛北,看见刺猬脑袋朝着他的方向过去,马上从房子拐角处走出,一声狼嚎,将所有刺猬脑袋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血月下,直播间前的观众就看见一个狼人,带着一群怪物,在月下狂奔。

【哈哈哈哈哈,这怪拉的稳稳的。】

【小兔子还没被围呢,KILL神就凶巴巴地冲出去了。】

【护妻狂魔上线了。】

【等等,没人担心胖子吗?游戏结局可是交到了胖子手上。】

【放弃,我觉得这游戏赢不了了。/狗头】

【要胖子找出通关游戏的方法,怕是要等到这游戏关服。】

【你们怎么能那么小看胖子,我已经艾特瑾神去帮助他了。】

裴霈泽带着刺猬脑袋们跑了两圈,逐渐发现,这些怪物是靠声音锁定玩家的。他招呼胡洛北在房顶和他配合一下。于是胡洛北就在房顶上和楼下的裴霈泽互相制造动静。

屏幕前,有趣的一幕出现了。刺猬脑袋跟个球似的,被胡洛北和裴霈泽拉过来,拉过去。

陈瑾站在两人游戏舱中间,问:“好玩吗?”

裴霈泽:“有点无聊。”

胡洛北附议:“不好玩。”

那边王爆爆在叫:“陈瑾大兄弟,快来告诉我,我怎么知道通关方式?还问水晶球吗?我试过了,不好用啊。”

陈瑾绕了额胖子身后:“这不是一件告诉你了吗?”

王爆爆:“???哈?”

直播间前的观众:“???”和胖子一个表情。

陈瑾:“看见裂痕没有,水晶球,砸了。”

王爆爆:“为什么啊?那裂痕也有可能是坏了啊。”

陈瑾:“快醒醒,道具怎么可能坏,除非有特殊用处。”

裴霈泽已经不耐烦玩拉怪游戏,瞥了一眼胖子道:“别废话,听瑾神的,我们瑾神有经验。”

陈瑾冷笑一声:“呵。”

砰地一声,水晶球被砸碎。

一个金色的buff出现在所有人身上,胡洛北朝着刺猬脑袋一个酿造du药扔过去,瞬间在被命中的刺猬脑袋身上打出了五位数的伤害。和之前两位数一跳的时候,天壤之别。

“哇哦。”胡洛北感叹了一下,“现在可以打了。”

虽说伤害高了,但敢于直面刺猬脑袋的人还是非常少,除了死掉的玩家和强行下线的玩家,现在场上大概还剩十几人。其中LOBO荒野分部直接占据6个。

【变成一个打boss的游戏了呢/狗头】

【这是PVE吧?BOSS技能还完全被闪避,作为怪物的尊严荡然无存。】

【我有个问题,刺猬脑袋被杀光了怎么办?】

【刚开始就有人关心怪物灭绝了?太膨胀了.狗头】

伤害提上来了,裴霈泽带着自家队员,就和切菜一样,一只一只肢解着刺猬脑袋。

一直到最后一只的时候,裴霈泽朝胡洛北眨眨眼。胡洛北会意,朝着左手边不设防的言信然一个攻击打过去。

言信然:“队友还能攻击?”

他还懵逼的当口,裴霈泽一套狼人技能招呼下来。

胡洛北用女巫技能相继袭击了所有人,两人突然的攻击,让自家队员也一脸懵逼。

【哈哈哈,太惨了。反手就捅了队友一刀。】

【妈耶,逗死我了。胖子说要拔电源线了。】

【来了来了,队内斗殴。是我喜欢的情节。】

裴霈泽和胡洛北联手送了自家队友退出游戏,紧接着目标就放到了其他玩家身上,仅剩的一只刺猬脑袋在广场上无厘头瞎转。

【圆月小镇之死神来了。】

弹幕刷的一点没错,可不就是死神来了。裴霈泽和胡洛北所过之处,半个活口都没有。

最后一只刺猬脑袋发现了地图上仅剩的两个人,它拖着斧头,朝两人大步走来。

胡洛北和裴霈泽早就准备好了,刺猬脑袋一进攻击范围就受到了狂风暴雨版的攻击。那血线掉的,和副本精英怪有的一拼。

十几秒后,刺猬闹到轰然倒地。

裴霈泽和胡洛北并肩站在一起,游戏仍没有结束。

裴霈泽:“为什么还不结束?”

胡洛北又切出去百度了。

陈瑾捏着下巴道:“理论上来说,屠杀之夜boss死亡游戏就该结束了。不过这个情况,像是还有最后的人狼对决。”

裴霈泽:“人狼对决?不打会怎么样?”

陈瑾:“不知道,没见过,瞎猜的。”

胡洛北推开显示器,从游戏仓里爬出来:“那我先去喝杯水。”

裴霈泽也推开了面前的键盘和显示器:“不打了。”

陈瑾:“???”

颜乐和王爆爆嘀咕:“秀,天天秀。到处秀。”

王爆爆深以为然:“就该烧烧烧。”

于是森林里,狼人和女巫站在一起,深情对视(并不),谁也不动。

【KILL神:绝对不打媳妇儿。】

【那么问题来了,要怎么判定输赢呢?】

【挂机到天荒地老吗?这特么是我情人节吃到的最大的狗粮。】

【拿走,这碗狗粮我不吃!】

【等等,瑾神要干嘛?】

【那是什么?那是电源插头吗?】

【emmmm我有不好的预感......】

——

直播间屏幕突然一片漆黑,只有弹幕还在滚动。

【狗粮被打断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有点开心。】

【单身狗也不想吃这一口。】

【单身狗是有尊严的!】

-------------------------------------

就到这里了,祝单身狗们2019能喂别人吃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