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 > 第一百二十一 芯片产业

这厮也是轮蹲留学的,在西方也有人脉的,另外何贵自己出面,有些不太好,世界首富看重的东西……本来三毛钱的,暴涨三万块也不是不可能。

李良元水都没有喝一口,回去之后先把公司维护电脑的人叫过来。

一问才知道,这里面道道太多了,软件,硬件,芯片,投资更是巨大无比的。

李良元看着眼前的主管,开口问道:“这样,你认为我们要做电脑,需要怎么做,拿一个计划书出来,最近老板催促开新项目,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好。”

“是,总裁,您放心。”电脑维护部的主管,侯明激动不已,当然能在汉鼎公司当电脑维护主管的,肯定有点能力的。

有人说了,干嘛不直接挖大神?

有必要吗,又不是搞开发,直接抄要大神干什么?就要一些听话人就是了,半桶水更好,大神说不定会质疑……咦,这东西哪里来的?

至于说以后,现在是86年,等到2020你那,还有三十四年时间,足够自己培养人才了。

侯明主管回到自己的部-门,从硬件,软件,制造,研究,前景展望,洋洋洒洒写了几万字,还意犹未尽。

尤德总-督很奇怪,莱恩为什么要约自己吃饭?

香-港岛昌盛广场的顶层餐厅,这里是港岛最豪华的餐厅之一,巨大的楼顶游泳池,可以俯瞰整个维多利亚湾,这里也是常年美女如云,泳池边上的比基尼美女,不远处的咖啡厅,正宗的牙买加咖啡。

还有各种的高档餐厅,日-本和牛,黑海鱼子酱,意大利的松露,法国的蜗牛,等等的,食材都是当天从世界何地空运过来的。

这里也是富人最喜欢来的地方,吃喝玩乐,一条龙,一条龙。

邱MM紧紧的挽何贵的手臂,今天周媚娘不在,所以就临时带邱MM,不过现在邱MM还没有以后那么美艳,有些太青涩了。

“莱恩先生。”尤德伸出手。

何贵也伸手说道:“尤德先生,叨扰了,叨扰了。”

“夫人,很久不见,您越发的美丽了,这是我的秘书,邱小姐。”何贵拍拍邱MM的手。

尤德夫人微笑的回答道:“莱恩先生,谢谢您的夸奖。”

“去吧,去跟夫人挑选食材。”何贵来的是法国餐厅,欧洲人就认这个,法国菜是欧洲公认的好,至于约翰牛的菜……垃圾,猪食……或者是其他。

尤德与何贵坐下,侍者端上来两杯黑枸杞茶,花青素很快在透明的玻璃杯里面蔓延,伴随着水的流动,形成独特的景观。

就这个现在内地一年都要卖几千万美金,当然是纯野生的,西方社会莫名的就流行起来了。

“恭喜,继续连任港-督一职。”何贵笑眯眯的说道。

尤德心里暗骂,这就要人情了,没错,尤德连任何贵私下里动了关系的,尤德很绅士的点点头:“谢谢莱恩先生,不知道莱恩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汉鼎这边钱太多了,我准备投资一些东西,我准备投资半导体,所以需要在新田弄一个工业园,明年第一期投资大概是几亿美元,购买设备,修建厂房。”何贵直接开口说道。

尤德听完了,仔细的揣摩,半导体是一个吞金巨兽,这一点尤德知道,当然莱恩投资,完全没问题。

“这个原则上没问题,不过半导体是一个庞大需要高端技术人才的产业……。”尤德说了一半就没说了。

何贵耸耸肩:“爵士有没有解决的方案呢?比如设备,机器,人员培训?”

没错,现在何贵就要充大肥羊,让你们杀,让你们吃肉,等到这边建立起来,你丫丫的呸……看小爷不把你们全都打趴下。

“good!”尤德回答了一个字。

当然这是大家先见面说说,后续尤德肯定会让人来联络的。

邱MM与夫人在一起,这种感觉很奇妙,尤德在港府那是什么人?那就是最大的大头目。

自己也没想到与尤德夫人来挑选食材,好在尤德夫人会说粤语,沟通起来没什么麻烦。

“这些蜗牛可是极品的,在轮蹲都不一定可以吃到这么好的蜗牛。”

“邱小姐要不要来一份?”

“谢谢。”

邱MM哪里懂得什么蜗牛,随后邱MM眼睛一亮,身为秘书,这些也需要培训吧?

一顿饭吃的是谈笑风生,邱MM没想到尤德居然也有和蔼的一面,不过吃完饭,大家就各自散开了,邱MM期待的战斗并未到来。

吃过午饭,下午就不去上班了,何贵准备报名学习一下电脑方面的东西,何贵会修电脑,也仅限于换零件。

不过该从那个地方下手呢,硬件,软件,还是其他的,回到现代何贵在街道上溜达,很久没在繁华的街道上溜达了。

路边一个维修小店吸引了何贵的目光,没什么招牌,但是看样子生意不错。

“老板,你这修电脑,都会修什么?”何贵进门就看到杂乱的柜台里面,不少电脑主板,还有显卡什么的,一老板正把眼睛凑在维修显微镜上,换零件什么的。

何贵眼睛一亮,电子产业很庞大,就板卡就有很多,那么维修的话,务必是有图纸的,另外就是从电阻到芯片,到电容等等……,这是一个综合了解比较好的方法,而且专人教授……。

“修,什么都会修,你电脑怎么了?”老板看样子四十多岁了,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

何贵信口开河的说道:“进水了,去售后说主板什么要换,你这里可以修主板?”

“主板可以修,芯片断脚什么的也可以,你拿来我看看?”老板一边说,手上没停,电烙铁,夹子用的很快。

何贵啧啧叹道:“老板是电气工程师吧?”

“唉,电子厂当工程师,干了十来年,在南方买不起房,裁员我们这些老家伙,又跟不上时代节奏了,只能回来修修补补的。”老板摇头叹息一声。

何贵眼睛一亮,自己也不求完全搞懂,过时,难道还有86年过时。

“老板,招学徒吗?”何贵眼睛一亮的问道。

老板摇头:“这玩意其实就是换零件,找到坏零件,换了就是了。”

“我给钱,一万包出师。”何贵呵呵一笑,是没错,换零件,但是怎么确定那个零件坏了?难道一个个的去试验?

技术就在于此,老板明显顿了一下,这听口音是本地人,这要是教会了,影响自己的生意,于是摇头:“算了,我这里……。”

“三万。”何贵继续加码。

“不是钱的事情。”

“你在那个城市,我绝对不在这个城市开店,四万。”

“不是……。”

“五万,最多了,我也就想学点技术。”何贵不给这老板说话的机会。

老板有些尴尬的站起来:“这个……。”

“我全部扫码转账给你,反正你把全部技术交给我就好了,一个月学会,一个月走人,两个月学会,两个月走人,反正五万。”何贵直接扫码支付,用了几张卡,才支付完成。

“我叫何贵,老师贵姓。”何贵自来熟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