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飞羽传说之正负核心 > 35.特殊编码

罗飞的手停在了端口前,因为小叶扑上来抱住了他的手臂,而阿龙则神色惨然的看着他。

“不管她是谁,”阿龙一字一字的说,“你都没必要听她的。”

可他只能服从,他别无选择,罗飞的心在恨极与屈辱中撕裂般的绞痛。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那么做,”小叶已经泣不成声,全靠抓着罗飞的手,她才能够站立,“让她杀了我好了,我宁肯她杀了我,我不要以为你死,我不要啊!”她的短发纷乱的飘荡着,她的嘴唇已经哭成了灰白色。

转向她,慢慢握住她的两只手,罗飞什么也说不出来。那凄凄切切的乞求他不忍听,那痛极哀绝的泪眼他不敢看,可他又不能不听,不能不看,因为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站在她面前。

小心翼翼的,他捧起那双柔细的手,就象捧着他生命中最后的甘霖,深深的,他低下头,在那双没有血色的手上吻了吻。立刻,小叶战栗起来,阿龙则下意识的转开了头。

缓缓的,罗飞牵着那双手走到阿龙跟前,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双痴痴的泪眼。放手吧,他应该放手了,可他真的能放下吗?咬了咬牙,他将那双颤抖的手,慢慢放在阿龙掌中。蓦然转身,在小叶凄楚的哭声里,在阿龙凄凉的目光下,他一把抓住了那件蓝荧荧的小东西。

就在他握住那端口的瞬间,一片光芒从他手心中发散出来。很快,身后小叶的哭声就停止了。混合着惊慌与恐惧,罗飞慢慢回过头去。小叶依在阿龙的怀中,两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出神的看着远方,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呆立了片刻,罗飞才想起必须说的事情,“我已经……”他蓦然刹住,因为他的声音如此丧魂落魄,他自己都听不下去。抬头看看还系在阿龙脖子上的半截绳索,他不由自主的走过去,伸手为他轻轻解开。

“好好照顾小叶,有福气的家伙,”他发现自己现在,连苦笑也笑不出,“小叶也好好照顾阿龙,别太任性。”

“都不要想我,因为我已经……”这句实在太别扭的话,终于让他咧了咧嘴角,“我已经死了,是死于……”他想找一个容易让他们接受的死法。

“死于别墅失火。”羽的声音忽然响起。

罗飞刚要转头,阿龙和小叶蓦然消失在眼前。他立刻暴跳起来。

“只是送他们回去,”羽漠然的看着他,“记忆的细节会由计算中心调整。”

死死的瞪着那双寒星般莫测的眼睛,罗飞听见澎湃的血流在耳边轰然作响。用尽最大的努力,他硬逼自己把身体放松下来。

“这么说,你烧掉了我的别墅?”他抱着臂的手狠狠攥紧。

“是你自己。”

“什么时候?”他扬起了眉。

“现在。”说着她轻轻挥手。

一幅全息影像出现在罗飞面前,那是他的别墅,院子里停着他的跑车。

“你留在这里的信息太多,必须全部毁掉。”说到这里,羽忽然听到什么似的扬起头,微微蹙了蹙眉尖,然后她看向罗飞,“握紧端口,说出你的命令,要快。”

“要快?”罗飞眯着眼睛看着她,极度的愤怒让他反而笑了起来,“你逼我毁掉自己的家,还要快?着急你为什么不动手?”

“这是你的事,只能你自己完成。”羽直视着他,目光似乎有些特别的意味。

罗飞的眼睛微微眨了眨,她要快,他就设法拖时间。他拿出惯用的懒散腔调,“就算蹲监狱也允许带些私人物品,你总该给我点时间拿两件内衣吧?总不成我去你那里穿你的?”他调侃的看着她,心里却在遗憾这是个机器人。他对怎么气死机器人,实在没把握。

她的表情果然毫无改变,“这个星球上所有跟你有关的资料,都将随你的命令销毁,你什么也不能带。”

罗飞快速耸了耸眉,“你能找到我所有的资料?”他不相信。

“你最看重的,是一些照片,”羽淡然的说,“在瑞士银行存着原件,在你的密室有图片,文件分三批藏在网络中。不必拖时间了,开始吧。”

发怔的听着,罗飞从心里一直冷到指尖,她真的了解他所有的秘密。“如果我拒绝呢?”他慢慢的问。

羽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在那漠然的目光里,罗飞低下了头,狠狠咬着牙,他知道自己多余问了。她了解他的秘密,也就了解他的弱点,他在她的手心里。

使劲握着那个端口,他能听见自己的指节发出的响声。“毁掉!”从齿缝里说出这两个字,他看见熊熊的火光立刻在全息图形中燃起。

“你究竟想要我干什么?”盯着火光,他一字一句的问,“做你的奴隶吗?”他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为什么你不直接修改我的记忆?不更好控制吗?”

“如果她能,她会的,”阴冷轻缓的声音,忽然游荡在空气里,“可惜,她做不到。”

蓦然转头,罗飞没有看到人,但很快,一个蓝衣飘摆的瘦消身影,就显现在不远处。这是一个面带倦容的青年男子,纷乱的长发披在肩头,一双发红的眼睛使他原本俊朗的脸,显出种怪异的野气。

打量着这个人,罗飞马上就意识到,这人和羽必定是同类。他们都和地球人有着相同的外形,也都有着一样的不同点,他们的头发是乌兰色的,肌肤白得似乎半透明,衣发不必风吹,自然拂动着。

他看那人,那个人也看着他,更确切的说,是很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和羽两人。那人在笑,是微微的冷笑,他的目光里,有种寒冷彻骨的肃杀之气。

立刻看向羽,罗飞惊讶的发现,她平时微微飘拂的长发和衣裙,此刻明显的飘荡起来,尤其是她雪白的尾裙,飞扬的象只蝴蝶的翅膀。但她的表情依然不变,象平素一样,她静默的看着那个人。

罗飞立即来了精神,除非是他眼睛出了毛病,他可以确定,这两个同类的人,决非站在同一边。

“拜托,”他饶有兴致的转向那人,“刚才你说什么?能不能解释一下?”

“你的思维被核心保护着,计算中心改变不了。”那人缓慢的回答,语调疲惫慵懒。

“核心?”又听到这个词,罗飞不能不动容,“你们所有人,都在围着核心转,问题是,”他紧盯着那个人,“核心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人轻轻的笑了笑,目光闪动的凝视着他,“爱伦能量正核心,融合在你体内。”

张着嘴,罗飞彻底呆住,他低头看向自己,随即又茫然的抬起头,完全说不出话来。这个他期待太久的答案,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这就是你想要的?”羽看着那人,淡淡的问。

“当然不止,”那人倦怠的拖长了声音,“我等了地球时间三百年,好漫长的三百年哪,我终于等到了这组编码,等到了这个机会。”

他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凝注着羽,怨毒的目光象游动的利刃,“你以为我死了吗?”那人脸上荡开令人胆寒的笑意,“我说过,我就算死,也绝不会放过你!”

“你是谁?”罗飞马上问。他对这怪人印象并不好,也不明白这人在说什么,但这个人说的话,立即让他起了同仇敌忾的心理。

“我叫滕,无机能量人,”滕轻轻的笑笑,“和你一样,我是能量核心的另一个受害者,只是比你长了三百年。”带着种半是伤感半是优越的口吻,他慢慢的说,“能量负核心,跟我融合在一起。”

“核心还分正负?”终于遇到一个肯揭开谜底的人,罗飞急切的问下去,“你们是同类,而我是地球人,为什么核心会融合到我身上?”

“我和她并不相同,”滕发红的眼睛,紧盯在羽身上,“她是核心守护者,只有她了解一切,”他的目光象灼灼燃动的火,“核心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你真的要一直守下去吗?”

“是你一直在错下去,”羽看着滕,淡淡的说,“那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你在害人害己。”

蓦然,滕的眼中红光一闪,脸上显出骇人的表情,他的周身忽地发散出火焰般的光辉,手微微抬起,刺目的光弧急速在他手臂上盘绕。

但羽未动,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淡然的脸上,依旧什么也不变。

死死的瞪视着羽,许久,滕身上的光慢慢收回,倦怠疲惫的表情,重新浮现在他脸上,“我承认,我是害人害己,因此我受到了惩罚,”他发红的眼睛凝视着遥远的空处,“我最爱的,我永远都得不到,永远……永远……”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里边没有一丝生的味道,仿佛死神在其中叹息。从没听过有人用这样的口吻讲话,罗飞不禁有些恻然。

“不过,”滕猛然扬起头,直盯着羽,“我也不会让元老院,让你,得到你们想要的。”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恨毒,“核心的秘密对我确实没什么用,但既然你要守住它,我就一定要你交出来,曾经你不就是这样逼我的吗?”

羽看着滕,飘动的衣发缓缓平静下来,淡漠的脸上掠过一丝黯然,“为此你就要让整个世界都卷进来?”

“整个世界?”滕慵懒的拖着声音,语调充满玩世的味道,“我的世界早就不存在了,现在我只想看看,你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说着他扫了眼罗飞,诡异的笑了笑,“你还没告诉我,你对这组编码感觉如何?”

羽的目光起了些变化,她首次明显的皱了皱眉,但没有接话。

“说实话,找到他的编码非常不容易,但我也没想到他能吸附核心。你是不是也很意外?”滕挑衅地瞟着羽。

“是你专门找到我的?什么是我的编码?”罗飞听出了一些东西,他开始紧张起来。本来他对这些事没有兴趣,但现在这关系着他的自由,他的朋友。

滕非常感兴趣的看着罗飞,看着他急于探求的双眼,“编码是一种能量数据,”他悠然的说,“核心真是奇妙,让我了解了一些事情,比如爱伦编码和地球DNA的关系。”

“什么关系?”罗飞立刻问。

滕意味深长的凝注他半天,才慢慢的说:“很特别的关系,也许只是巧合,但也可能是注定。”

说到最后他转向羽,幽幽的打量着她,“你是核心守护者,看守核心是你的责任,他附体核心后一直在你手中,为什么你不回收核心?”他怪异阴冷的笑着,“难道你有意让核心留在他身上?为什么?是不是和守护程序的启动方式有关?”

这问题有些奇怪,罗飞轮流扫视着这两个人,猜测着话里的含义。

羽凝视着滕,目光也变得莫测起来,“你在寻找守护程序的弱点?所以攻击基地的时候你并没有用全力?”

“我不必用全力你已经抵挡不住了,是不是?”滕傲然的笑了笑,阴冷冷的说:“想知道我的实力吗?”嘲弄浮动在他嘴角,“你一直拥有正核心,又是天生的守护者,可直到今天交火,我才知道你并不强大。实话告诉你,你那点能量,最多只有我的五分之一!”

确实,在他的攻击下,她连基地都顾全不了,就完全象他计划的那样,丝毫没有能力保护那男孩。他快意的盯视着她,“这真的让我很吃惊,不能拥有强大的能量,核心的秘密对你还有什么意义?你为什么还要守着它呢?”

这些逼问让羽无言,似乎是衡量片刻,她微微颔首,“非要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其实你帮了我一个忙。核心必须成对使用,缺乏负核心,正核心一直无法启动,所以这三百年里我只能躲避。”淡然的扫过罗飞,羽继续莫测的看着滕,“是你找到了他,而他的附体启动了核心,所以现在正负核心的能量都已经打开,我不需要再躲藏。”

“那有什么用?”滕挑战似的扬起了眉,“你控制不了我,甚至可能会一天,”他特别瞟了一眼罗飞,“你也将控制不了他。”

“我不必控制,”羽淡漠的依次注视着他们俩,“你们会主动为我保护核心,在争夺中,你们是众矢之的。而核心携带者死亡,核心会自动回到基地。”对视着滕发红的眼睛,羽淡淡的说,“我无须专门回收核心,战争开始之后,你们两人死亡的机会很多。”

这话让滕明显的愣住,他不由自主的看向罗飞。这组奇异的编码不是打击她的王牌吗?难道竟然反而帮了她?

太久太久以来,他绞尽脑汁精心计划,一遍遍在这个星球上反复搜索,直至找到这个男孩。为了留存他的性命,他一次次守在他的左右,危急时出手帮他清除死敌,从造成内华达的电力事故,到直接在实验室杀掉那三个人;为了锻造他,他一步步细致安排,从营造那份机密档案,到借变态杀手调动他的能量潜力,他已经做了太多太多了。难道所有这些都是枉费心机?难道她真的不在意?

罗飞已经忍不住冷笑,“原来是这样,”他直盯着羽,慢慢点了点头,“我是你的能量中介,难怪你不杀我。”

滕的脸上渐渐露出一片迷惑,“核心显示,守护者的思维和计算中心相连,具备完美无缺的构造。但你生成的时候,少了一个核心,我不相信你没有弱点。”

“你认为会是什么?”羽淡淡的反问。

快速的瞟了一眼罗飞,滕迟疑了一下,“我承认还没找到,不过,”他轻轻的冷笑了一下,“大战即将开始,我会等着看!”蓦的,他消失在空气里。

“警告!发现恶性信息传播,无法控制。”

“警告!发现恶性信息传播,无法控制。”计算中心的感应波在飞速传递着……

“那是什么?”正在练习搜索的徒特,指着信号屏惊叫起来。

“是……是正核心位置!”旁边的鲁博坦,忘记了自己的瘸腿,跳了一下几乎摔倒,“天哪,这是明码信息!所有人都能看到!”

盯着滕消失的方向,罗飞沉思着,“其实他和我一样,只是开启了能量,并没有真的掌握核心,是不是?”

“你也想掌握核心吗?”羽淡淡的反问,目光闪动了一下。

“我想试试看,”罗飞转回头,愉快的微笑起来,“说不定哪一天我能反客为主呢?”他对她眨了眨眼,象在开一个小玩笑,“你我交换场地。”

“那并不容易,”她宁静的注视着他,“你能做到吗?”

“不好说噢,也许能呢?”罗飞懒洋洋的笑着,但他冰冷的眼睛象刀刃一样锋利,“至少我能保证一点,今天你不杀了我,将来一定会后悔!”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