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总决赛结束后,选手们总算有了难得的休息时间。

花廷这两天一直捧着奖杯傻笑,大手一挥,十分慷慨的给他们放了一周的假。

回到基地复完盘,假期正式开始。

方诚屿和连晟一早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可这个准备时间……实在有点太长了。

连晟穿着一件板正清爽的衬衫,一条熨帖的西装裤,发型精心打理过,甚至还郑重地在手腕上喷了香水,整个人容光焕发地像是要去参加高级晚宴。他在门前的全身镜前照了好久,临出门又念叨着这衬衫太休闲不够正式,着急忙慌地上楼搭了条领带。

方诚屿一直靠在沙发背上,嘴角含笑,时不时给他提点意见。

连晟在镜子前理了理衣领,转身问他:“这件怎么样?”

方诚屿点头笑笑,“很帅。”

连晟又扭头看了看,觉得不是很满意,转身又往楼上跑去,道:“这领带跟衬衫好像不是很搭,我再上楼找找!”

方诚屿抱着胳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突然觉得,这样的连晟难得一见,竟然很有趣。

邱峰一直在旁边不明所以的看着连晟表演换装秀,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小屿,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怎么晟哥紧张得像是要去面见主席似的。”

方诚屿嘴角勾着,心情颇好,道:“见家长。”

连晟很紧张,比在英国见方奶奶的时候紧张多了。

因为他以前跟奶奶一起生活,琢磨出了一套和老人相处的方式,自认为心中有底。但父母这辈的,他对他的叔叔阿姨们更多的是反感和厌恶,压根不知道该怎么跟方诚屿的父母说话。

等他在一次下来的时候,别墅外响了一声喇叭,方家的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连晟无意识地咽了口口水,手忙脚乱道:“怎么办怎么办!”

邱峰看着他紧张,自己也开始慌了。

他一慌就爱胡说八道:“晟哥,不是有俗话说吗,丑媳妇......不是,女婿上门......诶,也不是,就是那个......哎呀,反正都是要上门的,早死晚死都得死!”

方诚屿回头瞪了他一眼。

然后转过身,一手拎好行李,一手拉着连晟的手,笑道:“走啦,别想太多。”

方家老宅离基地不算近,但连晟却觉得只是一眨眼,车就停下了。

车门被从外面打开,连晟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一脸拘禁的下车。

谁知道刚下车,就被人十分热情地握住了手。

方行在门口等了大半天了,急得不行,一见到人就赶忙迎上去,激动道:“这就是小连吧,啊呀呀,一表人才啊,年纪轻轻的就拿了冠军,比那臭小子强多了,真是年少有为,年少有为啊!”

连晟被他的热情搞得惶恐了一瞬,干巴巴道:“叔叔好。”

方行乐呵呵地应着,拽着人就往家里走,笑道:“好好好,快进来快进来。”

完全无视了站在一旁的他亲儿子。

连晟被他大力拖走,抓紧时机回头朝方诚屿递了个求救的眼神。

对于方行的过度热情,方诚屿也很无奈,他杵在门口,摊手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然后抬步跟了上去。

徐女士在家准备饭菜,她之前问过方诚屿连晟的口味,生怕厨房准备了他忌口的东西,寸步不离的在那儿盯着。

听到门响后才出去。

连晟见到她,微微弓腰向她打了个招呼,道:“阿姨好。”

徐女士一贯是优雅从容的性子,最喜欢有礼貌的年轻人,见到他后,喜不自禁但依然保持着淡定,道:“你好,进来坐,饭马上就好了。”

说完后就回厨房催饭去了,眼神都没给身后的方诚屿一个。

方诚屿:“......”

他们这么热情,连晟刚来时的拘禁和慌张倒是消散了一些。

方行是个商人,他说话绝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而徐女士更是优雅端庄,一身豪门淑女的气质。

这两位和连晟的家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连晟安心了下来。

饭后,一家人坐在茶几边喝茶聊天。

方行很喜欢这个年轻人,递给他一杯亲手泡的茶,和他唠了起来,“咱们家啊,还从来没出过世界冠军呢,真是太荣幸了,族谱上都沾光了!”

方行看着连晟如是道。

方诚屿:“???”

爸,你是不是看错人了?

连晟谦虚道:“是整个团队的冠军,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大家都很努力,尤其是阿屿......”

方行摆了一下手,“诶,我还不知道他?”

方诚屿:“???”

方行接着道:“我听说你好几年前就拿过冠军了?”

连晟道:“当时年纪小,好胜心强。”

方行点头道:“那也得实力强才行,你看方诚屿,玩了这几年啥都没捞到,就整了个万年老三的称号。不过,他倒是有一个优点,就是眼光好,和我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连晟轻笑了一声,看向一脸憋屈的方诚屿。

方诚屿坐在沙发沿上,朝他撅了撅嘴。

方行道:“我本来听说他交男朋友了,还挺好奇就他那个把游戏当老婆的性子,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人。见到你我就明白了。”

既然说到方诚屿了,方行就接着话题往下说:“唉,我和他妈妈啊,以前工作特别忙,记得刚回国的时候,都没什么时间回家,更是很长一段时间忽略了儿子。后来才发现他......唉,得了心理疾病,我和她他妈妈简直心疼得要死,找了多少医生都没用。幸好,有一天回家,我发现他戴着耳机在看电脑,那天他看到我,用中文叫了我一声‘爸爸’,他那时候已经三四个月没说过话了,我当时眼泪都流下来了。”

徐女士在一旁握了握他的手。

连晟抬眸看向方诚屿。

方诚屿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方行捧着茶杯,笑着回忆道:“我才知道他原来是在看一个电竞选手的直播,他后来啊,也想去玩电竞,我当时还犹豫过,觉得他被那个电竞选手蛊惑了,还骂过他,然后他跳起来哭着跟我说:‘他是我的偶像,他......’”

“爸!”方诚屿及时打断了他。

方行知道方诚屿脸皮薄不好意思了,只好举手投降,“好好好,我不说了。”

徐女士笑道:“也聊了一会了,你们累了吧?去房间休息吧。”说着看向连晟,道:“当自己家一样。”

连晟忙点头道:“嗯。”

徐女士带他们上到二楼,在方诚屿诧异的目光下带连晟去了他隔壁的房间。

方诚屿道:“妈?”

徐女士瞪了他一眼,推开房间,对连晟道:“你住这间,有什么不习惯的尽管跟我说。”

连晟点头,“好,谢谢阿姨。”

徐女士笑道:“不谢。”

连晟进房间后,方诚屿跑到徐女士旁边不满道:“妈,晟哥住我房间就好了,干嘛又收拾一个。”

徐女士用食指点了一下他额头,道:“人家第一次上门啊,懂不懂规矩?!”

方诚屿捂着额头,一脸不爽地盯着徐女士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

连晟在房间洗完澡后出来,环视了一下这间房间。

方诚屿妈妈很贴心,房间里的东西一应俱全,甚至考虑到他们是电竞选手,连电脑都有。

这些天为了训练,他都没怎么直播过,正好趁着这时候完成任务。

他点开直播软件,直播没一会儿,人数就上了百万。

他不想打游戏,就没开摄像头,只开着语音,和弹幕聊聊天,说会儿话。

刚直播了十来分钟,门被敲响了,方诚屿探头进来,可怜巴巴道:“晟哥,求收留。”

他因为刚洗了澡,头上顶着毛巾,衬得脸更小了。

连晟顿时就心软了。

方诚屿的声音从麦里传到了直播间,直播间的观众炸了。

“刚才是方少爷的声音吗?”

“方少爷在求收留吗?!好萌啊!!”

“果子快放他进来呀!!”

连晟摘了耳机,小声道:“我在直播呢!”

方诚屿走进来,道:“摄像头开了吗?”

连晟摇头:“没有。”

方诚屿的声音一出现在直播间,弹幕就开始发。

“开摄像头!啊啊啊!求开摄像头!”

“求开摄像头啊!”

“我有一个朋友得了癌症,他临死前的心愿是果子现在开摄像头!”

方诚屿凑到跟前看的时候,弹幕里最多的就是让他们开摄像头。

方诚屿笑了一下,伸手过去点开了摄像头。

直播间突然弹出两张帅脸。

弹幕纷纷惊了。

因为方诚屿从背后拿着鼠标,相当于把连晟整个人搂在怀里,两人又都是刚洗了澡,头发湿答答的搭在额前,浑身冒着水蒸气,莫名给人一种......旖旎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疯了我疯了!”

“诚晟追鸡是真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好好磕!”

然而,没过三秒钟,方诚屿就无情地关了摄像头,顺带关了直播。

只留下一句,“满意了?直播关了,我们要做别的事了。”

在方家待了三天后,连晟和方诚屿坐飞机到了广州。

下了飞机后,天气就阴了下来,连着几天都下着蒙蒙小雨。

在一个雨色朦胧的清晨,两人打着伞来到了郊外的一片大型公墓。

连晟和方诚屿沿着小路,走到了公墓靠近中央的两个墓碑前。

连晟将手里的两束花分别放在两个墓碑前,微笑着看向碑上的照片。

方诚屿跟着他也将花放下。

照片上是一对青年夫妻,他们有点夫妻相,都生得一对明亮的眼睛,笑得十分灿烂,一眼看上去和连晟有几分相似。

连晟轻声道:“这是我爸妈。”

方诚屿微微颔首,上前鞠了一躬,“叔叔阿姨。”

连晟又对着墓碑道:“爸妈,刚才跟你们打招呼的是我男朋友,方诚屿。”

四周寂静了片刻,突然一阵微风吹来,将墓碑前的花束吹得枝桠颤了一下。

连晟轻笑了一声,简单解释道:“我爸是军人,我妈是军医,在十几年前的一次地震救灾活动中,牺牲了。”

连晟道:“不过,他们肯定不后悔,能死得其所是我父亲一辈子的信仰。”

连晟笑了笑,道:“我有时候觉得,我这满腔的热血和激情都是遗传了他们,所以才对胜利这么执着。”

方诚屿握住连晟微微颤抖的手,道:“他们是英雄。”

连晟重复道:“嗯,他们是英雄。”

方诚屿默默陪着连晟,在这里待了很久。

只是有一句话一直也没有说出口。

你也是我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