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高焱功力全开抵御赵高给他带来的压力的时候,亭中的赵高将目光从眼前的酒杯挪到了高焱的身上。

黑色衣衫上那血色的纹路在夜色下显得异常妖艳。

高焱从没想过会在羽翼未丰的时候遇到城府深不可测的罗网之主赵高,要知道罗网的历史比之秦国还要久远,这绝不是高焱认为最合适的碰面时机,但他现在没有选择。

“唰----!!!”

高焱手中的步光剑骤然出鞘,被坐在亭中的赵高一把握住。

“好剑!不愧是大剑师唐雎的配剑!”

“高焱!”

“南阳,步兵校尉!”

赵高将酒杯抬起放在嘴边,随即一口饮下。

“你是谁?”

高焱的眼神满是疑惑,但脸上的戒备让人一目了然。

尽管他很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人的大部分底细,但装傻还是必须的,不然就算有数枚天雷子傍身他也不一定能活着走出这座城主府。

“这位是中车府令赵大人,高校尉还不过来拜见!”

真刚在高焱身旁厉声呵斥着说道。

但就算如此,高焱脸上的戒备依旧没有消散,似乎还随着真刚的呵斥变的越发的深了。

坐在上首的赵高脸上神情淡漠,高焱根本就无法猜测赵高心底的想法,但作为一名底层军官高焱只能这样做,不然一名底层的军官对罗网知之甚深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

赵高对一旁的真刚一挥手,真刚原本准备说出的话语瞬间又吞了回去。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值得我骗?”

“还是说你那号称万人的乌合之众能为王上拿下这城高墙厚的颍城?”“又或者你觉得凭你刚刚破入上境的实力能纵横无敌?还是你觉得凭你和那只乌鸦联手能逃出升天?”

赵高的每一句话都让高焱眉头紧皱几分,以罗网的实力能查清他的身份高焱并不意外,但只是一眼赵高就能知道他是谁这绝不可能。

要知道他高焱的身份根本就不会落入这位中车府令的眼中,就算他曾经护卫过姚贾也不够资格被罗网调查,除非他在韩国的举动被罗网尽数知晓,但赵高又为什么要见他?

上境?

赵高说的其他的东西高焱并不在意,但关于什么是上境的信息高焱却不能直接询问,对于自身实力层次高焱一直都如雾里看花,看不真切。

“中车府令大人缘何在此?”

赵高却没有直接回答高焱的问话,而是开口说道:“作为一名步兵校尉你已经做的很出色了,但没想到你的野心这么大,你来城主府恐怕是想找到拿下颍城的机会吧!”

“大人说的不错,没有人会认为自己的爵位太高,作为秦人有着因功封爵的机会为什么不让自己的爵位变的更高呢?”

面对高焱这般功利的回答,赵高没有丝毫的意外,军功爵制度就是为了秦国能一统天下的初衷而设立的。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一个决不允许失败的机会!你敢接吗?”

赵高饶有兴趣的看着身前的高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