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红尘救世录 > 第十章 江尚地牢

旁边陈平有些不解惊讶,于是开口问道:“公子,为何如此开怀?”

少年眼中带着笑意,随后开口:“学生认真听讲,老师认真教学,此番美景,当真美景。”

少年的声音渐渐小了,即便是从小习武的陈平也听不见少年呢喃。“为此红尘,练剑出剑,我甘之如饴...“

陈平又问道:“公子,我们接下来是要前往李家私塾吗?”

少年却是摇头,二人一路这么走过来,又在红尘书院呆了这么长时间,已是过了晌午,也错过了吃午饭的时间。

少年开口道:“我要去这城中的牢狱之中。”

陈平惊讶,急急道:“殿下,此等污秽之地实在不宜殿下前往。”

红尘中无奈摇头:“与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殿下。还有,有何污秽只说,入这牢狱之中的若是知错能改,照样是我红尘子民。好了,带路。”

陈平知道自家殿下的脾气,知道劝阻也是无用,只得带路前往城中牢狱之中。江尚城的牢狱一直在城西,红尘中又执意不骑马,二人是凭着武夫体魄,一路奔行而去的。

牢狱,这或许是法家思想最为有效直接,又具有威慑力的体现。江尚城中数百万人,总有那么些罔顾法律之人。有人小偷小摸被抓入狱中反省,亦有人作恶多端杀人放火,被抓入狱中听候发落。

等二人赶到城中牢狱之时,已是下午申时。

牢狱二字狰狞挂在大门之上,这种官家重地,若无城主府的文书或者是通关的木牌,普通人是进不去的,但这却拦不住二人。

“平哥,拿你的腰牌,我要看这牢狱中的名册。”红尘中交代道。

陈平应是,以他带刀侍卫侍奉皇室的位阶,想进这牢狱之中,并拿到这牢狱中记录各种罪犯罪状的名册,并非难事,但这也意味着,这牢狱中的狱长以及狱长的直属上司城主就知道了太子红尘中的到来。

陈平领命而去,很快,牢狱大门打开,而陈平则已经拿着名册等在了大门之中。红尘中移步进入了牢狱之中。

而在陈平身边,站着一位年过半百的狱卒,想必他已是知道了红尘中的身份,一见到走来的红尘中便要下跪,却被红尘中伸手扶住了。

“带路吧。”红尘中接过了陈平手中名册,轻言一句。

这名狱卒恭敬一拜,回道:“是,殿下请跟我来。”说完,狱卒便转身在前带路。

“这位大伯怎么称呼?在这狱中工作多长时间了?”红尘中忽地开口问道。

这名狱卒明显的拘束,诚惶诚恐地回道:“回殿下,微臣名叫黄满。在这狱中工作已有十年时间。”

“黄伯伯是吧,您与我父亲差不多岁数,我称您一声黄伯伯不算逾矩。黄伯伯,我问您几个问题,您如实告诉我便可。”红尘中说道。

那领路的狱卒身子更为佝偻,回道:“殿下身份尊贵,微臣不过一介草明,当不起殿下的称呼,殿下有什么想知道的便问吧,微臣一定如实禀告。”

红尘中得了黄满的回答,表情渐渐严肃,问道:“黄伯伯,我问您,这狱中每年都会有多少人入狱。”

狱卒黄满老实答道:“回殿下,前些年每年都有小几千人会入这狱中,多是些小偷小摸之人,也有一些穷凶极恶之人会被抓入这狱中。近些年,人少些,每年约莫三四百人。“

红尘中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城主是如何断案的?”

狱卒思索片刻回道:“前些年律法未出之时,是城主大人倾听被告与原告证词,在派手下捕快前去搜集罪证断案,后来,律法出了,则是按着律法上的规定断案了。”

红尘中翻着手中的名册,微微点头,脸上表情不分喜怒。忽地,少年手指指着名册上的一个名字说道:“这个名字,这个叫韩灵的女子,犯了什么错,被杖责五十大板?收押牢狱七日?”

而一旁的陈平听到了韩灵这个名字,也是诧异回头。

红尘中在出朱雀城之前,得了一份名录,里面记载的是数十名十几岁少年少女的名录,而这些人便是散布在红尘中的无数大小武者耗费十年时间寻到的具有极高修行天分少年,并且名单上之人都是能够悄无声息送入他国宗门修行的人员名单。

要知道能够做到这一点不知消耗了多少散布他国的红尘探子的多少心神力气,所以这份名单极其宝贵,上面的每一个名字都宝贵无比。而护卫陈平也只在来江尚城之前从红尘中口中得知此来江尚城的目的便是寻到名单上的一名少女——韩灵。

这名狱卒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听到这个名字,竟是不自觉地笑出了声,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告罪,然后回道:“

殿下,这位叫韩灵的少女正是我们韩磊城主的独女。只是这位大小姐极为好动,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不喜欢学些琴棋书画,至于这名册上所记载的事,是某一次,大小姐上街之时遇到一个流氓当街骚扰女子,被这大小姐撞见之后狠狠收拾了一顿。

尽管大家都知道大小姐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仗义之举,但还是因为触犯了律法被城主依法责罚。”

红尘中微微点头,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不分喜怒。

而此时,三人已经走到了牢狱之中最为昏暗的地牢之中,不见天日,唯有几束火把提供了些许光亮。

牢狱共有两层,上面一层的环境还好,这地下一层的地牢之中,阴暗潮湿,一进入其中便是赶到一阵阴冷。

狱卒连忙开口解释道:“殿下,这地下一层的地牢关押的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有的人是奸污妇女的罪人,也有人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有仗着武道小成横行霸道的莽夫。”

阳光透过地牢大开的大门照进了这地下牢狱之中,这些被单独关押的罪人都被阳光照醒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瞬间整个地牢骚动起来,所有牢房之中的犯人疯狂地撞击着监牢,有人将手从监牢缝隙中伸出,试图抓住什么。

“安静!”陈平怒吼,山脊境武夫的威势瞬间爆发而出,整个地牢之中都是一阵狂风涌过,而方才还喧闹疯狂的地牢瞬间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