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真有这种东西,我会一病病了那么久,差点废掉起不来?”

龙王苦笑不已。

他根本就不相信像“龙气”这种见不到摸不到的东西。

倒是知道这世间应该有灵气。

因为小神医他……

“龙腾于野,利见大人!”

龙王脑海里忽然冒出那日小神医对他的批语,不由打了个激灵。

“星象!”

“小神医好像说过,天上的星星能显示我的气运!”

此话一出。

上官若若瞪圆了一双大眼。

心里颇有种本来她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最后自己成了玩笑的意味。

“哇……表哥你厉害了,那是不是天上也应该有代表着我的一颗星星存在?”

上官若若用语音打开了车顶天窗,看了眼夜空。

上面繁星点点。

光芒强弱不一,光泽大小不同。

但她扫视了一圈也没发现它们能够透露出什么信息。

“感觉就像是在唬人似的。”

她嘀咕了一声。

“不好说,古有摘星张家一直在朝堂当监天通过星象观测气运,当初传薪道人也曾因缘交际为我哥批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小姨那年幸存之前去蜀川一个道观批过命,说她慧极必伤,十年夭亡。”

谢楠复杂地叹了口气。

十年后夭折。

结果当年谢家人们死的死、病的病,除了他们兄妹二人以外,就只活下来一个小姨。

最后。

果然十年之期内,死于非命。

“要是当时那个老道说我妈当年就死,这个世界上不就没有我了?”

上官若若自言自语的说着,感觉浑身直冒冷汗,忍不住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赶紧把天窗关上。

气温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回升。

“命运一说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对我们来讲可能只是一个信其有、不信则无的笑话,但对于一些求长生求到走火入魔的人来讲,说不定就是他们的行动准则。”

龙王说到这里,和谢楠对视一眼。

批命看运还恪守其道的人,他们听说过。

并且谢家还与他们有不少的来往。

“哥,你是怀疑摘星张家的人也参与进来了?”

解卦算命精准的大有人在,看得透并且擅于利用星象气运的。

他们知道的人里,除了小神医以外,就只有摘星张家的人。

尤其是摘星张家不随便沾因果的性格,为了避免自己杀人反噬己身,试图利用气运变化辅助别人杀人,来降低自身的反噬力度,也是极有可能的。

“咱们家的事,摘星张家有没有参与我不清楚,但这次查抄汪家药材的事情里,小神医给汪家做局的时候,摘星张家确实出手阻挠了小神医的二徒弟张摘星留在张家寨,恐怕是提防小神医对汪家做局,或者是提前看出了什么名堂,才找借口把张摘星调回了摘星楼,避开了这件事。”

如果是根据星象看出了什么名堂,避事还好说。

如果是前者的话。

龙王再次和谢楠对视一眼,想到两家的交情,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表哥,楠姐,我发现你们想太多了,简直是自找困扰。”

上官若若把手里的情报资料甩得哗哗作响,分散了龙王二人的注意力。

“谁参与这个事,往后都会查出来,目前最重要的不是闹清楚谁参与而是他们为什么要参与,只要弄清楚这一点,我们就能掌握主动权。”

上官若若用她仅知道的一些关于“长生灵”的情报,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长生灵’的人不管是利用气运还是因为没时间之类的,又或者是因为玄学才间隔很长时间没对剩下的人下杀手,他们以前杀掉大姨、姨夫还有谢家所有人时,手段都很隐蔽,只有这次南境会战很高调,而且很急迫,一招接一招的,无论好招坏招都使了出来,这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他们急了。”

谢楠脱口而出。

“对,说明他们想在极短的时间里占用谢家的矿山。”

上官若若附和了谢楠的回答后,又提出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他们在被我哥打击了这么多次的情况下,还是各自为战,那么针对谢家,针对表哥你们,目前已知的就是可能所有灵山上的人都出手了,这群人无利不起早,而且能支使他们冒险动手的,绝对不是小利。”

上官若若手点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脸兴奋地眨巴着大眼睛。

“你们品,细品,难道还品不出来他们的动机吗?”

当局者迷。

旁观者清。

龙王和谢楠得知“长生灵”的存在也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

经历了许多的生死磨难和波折,一直想着和“长生灵”对抗的事。

各处查证以及做安排,就算有时间想一想谢家的事。

那段血泪史加上对“长生灵”的憎恶还有那些世交旧友的背叛,也让他们无法冷静的思考。

尤其是“长生灵”里的人就像疯子一样,做事没有什么章法。

如今经过上官若若这么一梳理分析。

他们的思路瞬间清晰。

同时,也明白了自己遗漏的盲点。

“能让这么多座灵山同时出手,那么分赃的时候,必定都要参与,就有种……他们占了我们谢家的矿山后,还打算再分一分的意思?”

龙王沉吟着说道,不太肯定这个答案对不对。

他朝着谢楠看去,就见谢楠点头如捣蒜。

“哥,我也是这么想的!”

利益支配行动。

“叮咚!恭喜你们答对了!”

上官若若再次不合时宜的为二人鼓掌一番后,翻动着情报上的资料,翻到最后一页谢家矿山的分布图上面。

“他们的目的是想分赃,这一点毋庸置疑了,而他们着急杀人越祸又不怕被发现的原因,你们猜得到吗?”

上官若若激动得左摇右晃,甩着手里的情报资料。

“猜中的话,我就告诉你们一个道听途说的惊喜大爆料,让你们可以守株待兔,不用像现在一样追着他们屁股跑。”

话落。

上官若若就感觉脑后一阵凉风袭来。

不好!

她暗中惊呼一声,闪身要躲。

可惜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