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王爷,你家娘子要逆天 > 第479章 战后

两人同时回头,正好看到寒陆蹲在那恢复心智的人尸面前,紧皱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枫叶急了眼,开口便是一句诛心之言:“寒陆!你小子别忘了当初是谁救了你!是谁帮着你,让你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是我祁王府!是小姐!现在你非但不派兵去救小姐,还想拦着我们?!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东西,当初小姐便不该救你这白眼狼!”

寒陆静静的听完了枫叶的诛心之言,也不反驳,只是说道:“这药……或许有用。”

“什么?!”

寒陆一寸一寸的检验着尸体:“你们先来看看,这些行尸一个个都骨瘦如柴,想必自变成行尸的那天起,他们便不再进食。如今我们骤然解了毒,唤醒了他们的心智,身体自然承受不住。说白了,他们就是被摄魂蛊压榨了生命力,所以说解药或许有用,只是我们用的方式不对。”

说着,便开始嘱咐伙房营:煮些粥,切记煮的烂一些,再往其中加以肉糜。”

一声令下,伙房营的人立刻动了。

不一会儿,便香气四溢,煮出来一大锅的肉糜粥。

再捉两个行尸过来,将解药撵磨碎了,放进肉糜粥中灌下。

这两个行尸心智的恢复速度,比之刚才的行尸则慢了许多,但是待恢复了心智之后,依旧虚弱,却没有死。

寒陆欣喜道:“枫璇姐姐,枫叶姐姐,恢复了,他们恢复了!”

他打心底里高兴,原因无他,只是王妃交给他的事情,他没有办砸。

枫璇枫叶相视一眼,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小姐的心思,她们其实清楚的很……

“行了,先将行尸尽数解毒,等这些人恢复了心智之后,再另做打算!”枫璇说。

枫叶亦跟着点了点头,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寒陆却说道:“如今解药有用,便不知枫叶姐姐能否替寒陆跑一趟?”

枫叶看着寒陆:“去哪儿?”

“圣药谷。”寒陆说:“圣药谷中药材万千,想必找到药方中的这些药材并不难,而且他们精通医理,若是能得到圣药谷的帮助,想必我们救治行尸的速度。”

枫叶立刻说道:“去圣药谷的路我熟,最多五天,我把圣药谷的人带过来!”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这儿。

枫璇静静的看着寒陆,起初还以为寒陆会给她派什么差事,结果等了许久,也不见寒陆说话,于是忍不住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寒陆笑了笑:“劳烦枫璇姐姐回天启一趟,问问温先生关于桃花源的事情。”

他等的便是枫璇这句话。

当初出征的时候,温先生还特意找过他一次,叮嘱若是见到枫璇,定要告知枫璇一切都好,让枫璇姐姐不要担心。

现在正好可以趁着调查桃花源的机会,让枫璇姐姐回一趟天启。

枫璇皱眉,似乎不太情愿回去的样子。

但是又听寒陆说道了调查桃花源的事情,踌躇了一番之后,才一抱拳:“是。”

看着两个人分头行动,寒陆这才没了顾忌,眼神打量着行尸群下令:“押解这些行尸,拔寨,进城!”

他要重新将最近的那座城池修建好,这样才能收容那些被唤醒心智的人!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几天。

枫璇那边来了消息,已经到了天启,温不语开始调查起了关于桃花源的事情。

枫叶则带着圣药谷的人,尽数来到了新城。

圣药谷的人刚一来,便立刻着手熬药之事,且在这期间,他们还解决了被摄魂蛊耗尽心神的问题。

越来越多的行尸被唤醒了心智,虚弱的人,只要给一口吃的就活命,此时他们也不会在乎自己是否和异族人待在一起,事情的发展似乎越来越好了。

而也就是这几天,慕修寒过的却并不容易。

寒陆带来的天启士-兵正在满世界的找自己,他担心被发现,只能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东躲西藏,哪里还有什么一国帝王的样子?

是夜,慕修寒终于找到一处山洞藏了进去。

可是还不等他缓口气。

嗷~!

一声仿佛狼嚎,让慕修寒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一双双绿色的眼睛渐渐逼近,这群逼近的东西,竟然是一只只恶犬!

这些恶犬本是城中的人豢养的,可是人被他杀光了,这些犬便也无人看管。

他甚至有好几次看到有犬撕扯着人的尸体,而因为饿极,又见了人血,这些恶犬……也变的极具攻击性。

慕修寒的身上有伤,也许就是这血腥味,将这些恶犬给召过来的!

慕修寒苦笑:这难道就是报应吗?他杀了城里的人,而后这些狗没人去管,如今他却被这些狗给杀了。

当真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他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上枯木,妄图用这东西赶走恶犬。

可是每动一下,便牵扯着身上的伤口一阵疼痛。

三两下的功夫,慕修寒便没了力气,看那样子,也只能任由恶犬宰割。

恶犬嘶吼着,一拥而上,仿佛面前这血淋淋的男人,便是这世界上最为可口的美味!

而恰是在这个时候,有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咦?附近哪儿来的这么多野狗了?”

“还不是南岳的人屠城,这些狗没人管,就成了野狗了。”

“我可见过这歇够竟然啃咬尸体!啧啧啧,想想都觉得恶寒。”

“嗯?难道附近有尸体?过去看看!”

而后,便听到恶犬的阵阵哀嚎之声。

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痛了,恍惚间,慕修寒看到几个人围住了他。

就这么结束了吗?

这是慕修寒弥留之际,心中唯一的想法。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侧一阵暖意将慕修寒唤醒,他想起来,可是刚一动,便扯的伤口生疼。

“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慕修寒侧目,便看到公孙冶正坐在火炉便上,盯着其上的药材。

“你……”

“想说什么,便等小将军来了之后再说吧。”公孙冶头也不转一下。

慕修寒昏睡了两天,他便在这屋子里守了两天。

听说慕修寒是被野狗围攻了,听说若是再迟一些,慕修寒就会葬身犬腹,听那些人说的时候,那语气欢快,他的心难受的要死。

他曾与慕修寒是无话不说的朋友,现在……他却不知道这个朋友,还有没有当他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