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女天师 > 第二十一章:祖师爷

“你不会?不就烧个符吗?很难吗?”我在一旁有些后悔,这吴大爷不会是半吊子吧,别回头我再跟他学出点什么岔子。

“燃符那是你们符箓派的本事,不传外人,俺这些都是一些民间土方,当然不会了。”吴大爷摆了摆手,一副我不会,你可以走了的架势。

“符箓派?我太爷不是啥正一道的吗?啥时候又改叫符箓派了?”我有些疑惑,怎么吴大爷和我太爷爷说的都不一样啊?

吴大爷抿了抿嘴,随后又吐出一口千年老痰,恶心的我连忙躲远点。

“这正一道是官方说法,符箓派是民间说法,正一道以符箓闻名,以符为术,以箓请神,所以正一道又称符箓派,对了你太爷爷手里有没有通天箓啊?”

“通天箓?”我一愣,我从没看见我太爷爷有什么宝贝啊?

见我不说话,吴大爷还继续补充道:“就是太上三五正一盟威箓,民称通天箓,你们祖师爷留下的,能请四方仙神,听说整个天兵天将的名册都在里面了。”

“是请仙吗?”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之前吴大爷就跟我聊过出马仙的故事。

就是动物成仙后为了积累阴德,就会在世间寻找一个出马弟子,而这个出马弟子就会通过请老仙的方式,替人看事消灾,帮助老仙早日飞升。

吴大爷一脸无语,看着我就跟看白痴似的。

他深叹一口:“唉,你太爷真是啥都没给你说过吗?这请仙和请神能是一回事吗?你们祖师爷要是知道有你这一后辈,不得给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啊!”

不过他接着却自说自话起来:“不过你说的也对,其实跟请仙差不多,只不过是请的诸天神佛,所以要困难一些,没有通天箓,一般是请不下来的。”

我眼前一亮:“能把孙悟空请下来吗?”

吴大爷咳嗽了一声,似乎被我的话给雷到了。

“不能,那孙悟空是小说杜撰出来的,假的,你请个屁,你还不如说请道家老祖靠谱点呢!”

“谁啊?”我问道。

吴大爷眉毛一挑:“太上老君啊!三清之一,这你都不知道,那你正一道的祖师爷你总知道是谁了吧?”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正一道有个祖师爷,而且我太爷爷还经常念叨,就连祖师爷的牌位都放在了我家祠堂的最上方,只可惜我不认识字,不知道他叫什么。

“二丫,听大爷一句劝,你呀还是赶紧找个坑把自己埋了吧,还学道!你连你祖师爷是谁都不知道还学个屁,前脚出山你后脚就得嗝屁,不受祖师爷庇护,你就是给人算个命都费劲,遇上点邪事你就完了,知道吗?”

我一愣,好家伙这么严重呢,听吴大爷这意思,我要是得不到祖师爷的认可,那我岂不是废了?

“吴大爷,我祖师爷是谁啊,你给我讲讲吧。”

吴大爷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家祖师爷叫张道陵,原名张陵,道教创始人,曾受太上老君传道,得太上三五正一盟威箓、阳平治都功印、三五斩邪雌雄剑,奉治蜀地八部鬼神、六天魔王,命令五方八部六天鬼神会盟于青城山黄帝坛下,使人鬼分治,杀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后到苍溪县云台山修九还七返之功,准备升天,但因其杀鬼太多,终未成功,太上老君又让他修行谢过,仍居留人间。于是返回鹤鸣山,著作道书二十四篇,创立五斗米道,后世又称天师道、正一道。后又度率弟子游历诸山,修行谢罪,大功告成,太上老君引领张陵升天,朝拜元始天尊,封为正一平气**师,令其重返人间,劝化尚未悟道者,遂降临人间演法,治鬼,成为驱鬼避邪的天师,一旦灵至神到,鬼怪立除,遂功成道著,天神来迎,白日升天。”

吴大爷一口气滔滔不绝,听得我一旁是连连点头,我从没想过我家的祖师爷的经历这么精彩,不仅受太上老君传道,还把人鬼分治,这得是多深的道行。

“张道陵不仅是首位天师,而且还是白日飞升的仙神,他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开化尚未得道的人,帮助别人演算天机大道,治理阴阳,避鬼驱邪,别人他可能管不着,但!凡是正一道弟子,若得不到张道陵的认可,得不到祖师爷的庇护,就意味着祖师爷灵神不至,与正一道无缘,贸然参与邪祟之事,基本等于送死。”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没想到正一道竟然有这么多的门门道道。

“嗯?吴大爷,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有些疑惑,按道理这些事情外人应该不会知道的那么详细吧。

吴大爷挠了挠头,继续说道:“这都是你太爷爷当年跟俺说的,俺当时还想着跟你太爷爷学道呢,结果没得到祖师爷认可,你太爷爷也就不教我了。”

我嘴角一撇,原来吴大爷以前还有这种历史啊,可我又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连吴大爷这种有底子的阴阳先生都通不过祖师爷这一关,那我是不是就更困难了。

“吴大爷,我怎么才能知道祖师爷认不认我啊?”

吴大爷说着点上旱烟,咂吧一口,似乎有些出神的样子说道:“给你祖师爷牌位上柱香,香若是能正常燃尽,便意味着祖师爷认你了。”

“嘿,你这丫头跑这么快干什么!”吴大爷话音一落,我就已经窜出好几米了,既然得祖师爷认可是学道的第一步,那我必须现在就确认自己是否有学道的资格。

“吴大爷,我明天还会来找你的。”我边跑边回头,果然找吴大爷学还是有点用的。

“别来啦!给你吴大爷留条活路吧!”

吴大爷的哀嚎声在我身后响起,我的嘴角不由的上扬,我感觉我的道士之旅马上就要开始了,心情无比的激动,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我总感觉一场学道的机缘马上就要发生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