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神王令 > 第九百九十章 病重

秦天微微皱眉,他对苏家人,真的没什么好感。

不够既然岳母发话,就挥了挥手,示意门岗放苏玉坤进来。

苏文成率先冲过去,“爸,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家里……家里出了大事!我只能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找秦天来帮忙!”

苏玉坤气喘吁吁说着,额头沁满了汗水。

很显然,这趟路他走得很急,累到都忘了维持往日里的风度。

“什么大事?”

“爸,该不会我妈有什么不舒服吧?”

苏文成急了,他离开家这么久,在苏酥手下过得乐不思蜀。

从出来到现在,都没有打电话回家问过。

他虽然不成器了些,不过仍是个孝子。

对父母的身体状况十分的关注。

“不是你妈,是你爷爷。”苏玉坤烦躁的摆摆手,显然不想多说,“好了别问了,我先去找秦天。”

“你等下跟在我后面帮腔,如果秦天不肯帮忙,一定要多说好话才行。”

爷爷出事了?

苏文成心猛的一沉,从小到大,他都被苏北山视为未来的接班人,很是疼爱。

猛地听说苏北山出了事,更是着急的不行。

好在他扶着苏玉坤走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秦天面前。

“二叔?”秦天冷声伸手,指了下旁边的椅子,“这么晚赶来,远来是客,先喝一杯水酒吧。”

“是啊二叔,自从你们离开龙江,我和妈很久没见过你们,不知道婶婶和爷爷他们,最近身体都还好吧?”

苏酥跟着说了声,她毕竟是女主人,待客之礼很是周到。

苏玉坤重重叹了口气,“苏酥啊,二叔这趟来,就是为了求你们帮忙的!”

“之前咱们中间发生的那些不愉快,你们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再介意。”

“千错万错,都是我们当年糊涂,贪婪又无知,说到底,咱们还是一家人不是?”

“这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们遭了难,你们可得帮一把。”

苏玉坤说了一大堆好话,一直在偷偷查看着秦天的反应。

然而,秦天始终面色如常,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这可把苏玉坤给急坏了,连忙用脚踢了下身边的苏文成,示意他帮忙说清。

苏文成会意,“是啊苏酥姐,咱们小时候,爷爷还是很疼爱咱们的。”

“刚才听我爸说,爷爷他好像出了事,我急得恨不得马上飞回老家去探望。”

“爷爷出了事?”苏酥连忙看向苏玉坤,“二叔,爷爷他到底怎么了?”

苏酥虽然早已经对自己的这些家人心凉,可是毕竟血脉相连。

尤其苏玉坤深夜前来,摆足了示弱的姿态。

她从来就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不但没有任何嘲讽,反而真诚询问苏北山的近况。

苏玉坤一直在小心观察着众人的反应,秦天和杨玉兰始终不闻不问,显然懒得多管闲事。

唯有苏酥肯多问两句,看来想要请动秦天,只能从苏酥这里入手。

他毕竟看着苏酥长大,深知她重情重义的软肋,继续开始道德绑架。

“苏酥啊,你爷爷他得了重病,眼看就要不行了!”

“你二叔我实在是束手无策,才豁出去脸不要,求到你们面前。”

“拜托你跟秦天说说,让他出手,救你爷爷一命吧!”

“我们已经打听到,他有着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医术,医者仁心,救谁都是救,就顺手救救你爷爷,行吗?”

苏酥听得皱起眉头,“二叔,你还没有说,爷爷他到底怎么了?”

“秦天的医术确实精湛,但是还没夸张到令人起死回生的地步。”

“苏酥,我们在横岭找遍了所有的神医,各种中西医手段都用尽,你爷爷的病情反而越来越重。”

“现在秦天是救他的最后一线希望,你就劝劝秦天发发善心,难道非要二叔跪地磕头认错吗?”

苏玉坤说着,将视线投向杨玉兰,“大嫂,我承认,前些年家里确实亏待了你和苏酥,那都怪我们一时糊涂!”

“好在也没酿成什么大祸,而且我和爸都已经得到了教训,正真心悔改。”

“你帮着好好劝劝秦天,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是看在我死去的大哥份上,帮帮我们吧!”

“哼,”杨玉兰从苏玉坤出现,就始终板着脸没有出声。

这会儿看到抬出自己亡夫,更是气得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叫没有酿成大祸?如果不是你们使尽手段,苏酥会被害得成了植物人?”

“如果不是秦天回来,帮我们讨回公道,我们母女,很可能早就被你们逼得走上了绝路。”

苏玉坤被怼得脸红不已,抬手就给自己一个耳刮子,“大嫂,我知错了,该打!”

这一巴掌又脆又响,打得苏玉坤半张脸彻底肿了起来。

杨玉兰心善,更不会咄咄逼人。

她看着落魄到要自打耳光的苏玉坤,当年重重的怨气,化为了一声长叹。

“秦天,你就勉为其难,帮他们一次吧。”

苏玉坤等得就是这句话,连忙重重点头,“是啊秦天,你到底是我们苏家的女婿,就帮我们一回吧!”

秦天这才漫不经心开口,“所以用到我时,就承认我是苏家的女婿了?”

“天哥,当年是我们有眼无珠,没看出你是被困浅滩的真龙,才会做出很多自取其辱的事。”

苏文成到底不忍心父亲受到奚落,连忙开口帮腔,“我们已经得到了教训,也认识到了错误,你就帮一把吧!”

秦天黑着脸,不肯松口答应。

苏北山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干系?

他现在只想守在苏酥的身边,保护她们母子平安,哪里都不会去。

在座的众人,再没有谁比苏酥更了解秦天的那点心思。

虽说她至今仍对当年的事无法释然,可是到底是血浓于水,又被苏玉坤求到门前。

于情于理,都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僵。

想了一下,苏酥看向秦天,“横岭离这里也不算远,小时候每到寒暑假,我都会回去老家住几天。”

“最近闷得厉害,或许,我们一起回去看看?”

“然后顺便看看爷爷,能帮就帮一把。实在帮不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苏玉坤头点的像啄米似得,“对对对,苏酥已经很久没回过老家,正好让秦天陪你回去散散心,旅行对胎教很有益处的!”

“只要你们肯答应回家,爷爷的病就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