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治

“小山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小沫问道。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陈小山不知道怎么说,直接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到底什么意思,小山,你别说的玄之又玄。”

白风快急疯了。

“那粒药抑制了落姑娘高于常人数倍的细胞分裂速度,如果没有那粒药,落小姐很可能活不到这个岁数,即使活下来也……”陈小山有点不忍说出真实的情况。

“小神医,刚刚我莽撞了,到底会怎样,你直说就好,我承受的住。”

落颜冰明白过来自己可能对陈小山有些误解,但是骤然听到有关自己身体的事,也是想知道个真相。

“上天给了落小姐一个完美无缺的身躯,却是用红颜易老换的,如果没有那粒药,落小姐如今即使还尚在,也已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了。”

“因为人体的细胞分裂是有限的,如果提前用完,人就衰老并且走向死亡。”

陈小山将这个残忍的事实说出来,有些不敢看落颜冰的反应,只能转过头去。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白小沫喃喃自语,然后眼泪流了下来。

落颜冰静静的站着,无言无语,自己有多优秀她很清楚,年纪轻轻的继承了落家几乎所有的制药之术,甩开同龄人不知道多少。

她无时无刻不精力充沛,她自信自己的一切,包括身材长相,她知道自己的完美,她觉得自己就是上天的宠儿,可是今天得到的答案却是这个。

完美的代价是红颜易老,如果这么说还是不明白,那就是完美的代价是快速燃烧自己的生命。

而那粒药,就是用来组织她燃烧生命的。

“小山,你知道怎么回事,你肯定知道怎么治,对吗?”

白风看着沉默不语的落颜冰赶紧问陈小山。

“白叔,目前我虽然不知道究竟怎样能治好落小姐,但是我确实有办法不让落小姐出事。”

陈小山说,他现在确实不知道怎么治,因为落颜冰根本不算是生病,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视力却仿佛冲上了天穹,难道真的有天、有道的存在吗?

“小山,只要你能治好冰冰,我把整个白家送给你都可以。”

白风说。

“白叔,你什么都不用说的,是我大意破坏了落小姐的生机,我自然会用尽一切办法治好她,至于把白家都送给我这样的话就不用说了。”

陈小山摆摆手说。

白风心想的却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要是两人结成连理,那白家迟早不就是陈小山的吗,这混小子怎么就没听懂呢,只是这会要先想法怎么救落颜冰,白风也就没有敲打陈小山的心思。

“白叔叔,也许是命吧,我也曾经感觉到自己的异常,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能不能走下去,看天吧。”

落颜冰平静的说,只是平静里带着绝望。

“冰冰姐,你别这样,小山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

白小沫泪眼汪汪的看着陈小山。

“落小姐,白叔,小沫,你们啊,我都说了,让落小姐跟我去古杏村,只要别离开我太远,我总是保住她不让她出事的,我虽然目前不知道怎么治好她,但是我也不会让她的病恶化下去。”

陈小山无奈的说。

“当真?”

白风说。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白叔。”

陈小山两手一摊,更无奈了。

“那就好,冰冰,你跟小山到他那里呆一段时间吧,我相信他肯定能找到治好你的办法。”

白风转头对有些心如死灰的落颜冰说。

“白叔,你和小神医的好意我心领了……”落颜冰刚想拒绝就此了结,却不想被陈小山打断了。

“落小姐,不信我?”

陈小山说。

“不是的,当初太爷爷和老婆婆都没办法,我想小神医你也……”

落颜冰并非小看陈小山,而作为制药世家,她知道太爷爷的本事,也知道自家传承的厉害,连她太爷爷和老婆婆都解决不了,陈小山怎么可能解决的了。

“把你的手伸过来,我证明给你看。”

陈小山有一次打断了她。

落颜冰看着陈小山充满自信的眼神,不仅有些迷茫,想起自己都已经被他看过也摸过那里,把手伸过去又能怎样,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心底那一份重新点燃的希望。

落颜冰的手被陈小山握住,只感觉一股清澈的暖流从自己他的手里流入自己的体内,就像自己在意识迷离的时候那样。

那时的她看不见,听不清,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孤单一人,很久很久,直到那个温暖的手按在自己身上,然后那股暖流进入身体,将她模糊的意识越来越清醒的拉了回来。

随着暖流慢慢充斥了整个身体,落颜冰感觉自己跳跃的心脏慢慢的恢复了正常,也不再有气血冲头的感觉,这会整个人清明了许多,感觉好多了。

陈小山收回了手,当初那粒药能做到的,他用灵气也可以做到,甚至比那粒药的效果更好,但是因为落颜冰并不是修行者,身体内虽然有灵气,但是消耗完了就没有了,需要补充,只要离陈小山不远,陈小山就可以随时给落颜冰补充灵气。

自己就是个大号的移动充电宝啊,陈小山一想起自己这工具人的作用颇有些搞笑。

“现在信了吗?”

陈小山问。

“我信!”

虽然不知道陈小山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做到的,那股暖流到底是什么,她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那股在自己体内的暖流确实让自己感觉很好,很安心。

“那就好,我没法天天在外,所以只能要你跟我一起去古杏村了,正好我在哪里的酒店也建好了装修好了,在那里住着也方便,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有办法治好你的。”

陈小山说。

“我听你的,小神医。”

重拾希望的落颜冰知道自己对陈小山彻底的误解了,也就听从了陈小山的安排。

“冰姐姐,我陪你一起去。”

白小沫抹了抹脸上的眼泪说。

“落小姐,可别叫我小神医了,你就叫我陈小山吧,或者叫我小山都行。”

陈小山一听小神医就有些头大。

“好,那我不叫你小神医,你也别叫我落小姐,你就叫我颜冰或者冰冰都行。”

落颜冰终于笑了。

“冰冰?

挺好。”

陈小山自言自语,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