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中江广播电台,文艺广播办公楼二楼。

办公区中,三三两两的同事聚集在一起,讨论着组里的八卦事件。

“听说了吗?昨天半夜小陈在上节目时晕倒了。”一个幕后男编辑,对身边的女同事道。

“什么?严重吗?”刚刚打开办公电脑的女同事,满脸惊讶,又道:“陈哥身体挺好的呀,怎么就突然晕倒了呢。”

幕后男编辑摇了摇头,道:“谁知道呢,可能是高血压?”

“他才三十,高血压?不会吧。”女同事瞪大眼睛,接着道:“那昨天《围炉夜话》停播了?”

幕后男编辑摇了摇头,道:“没有,听说是那个新来的实习生播的,好像叫……陆宸。”

“实习生播的?他刚来十几天,这胆子也太大了吧?停播也不能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上啊,出现播出事故怎么办?”女同事不可思议的道。

很快,实习生陆宸顶替晕倒的陈三贵播出了一期《围炉夜话》的事,就变的整个2组无人不知,台前幕后的各岗位工作人员,都了解到了这一八卦事件。

更有人扒出了陆宸擅自更改节目内容,将人生感悟鸡汤节目,改成了小说故事会,播的还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地摊文学,好像……叫什么《西游记》。

卡着上班时间,陆宸的身影走进了办公区,他立刻发现不少人都眼神怪异的打量着他。有审视的,有疑惑的,有看热闹的,也有眼神中带着轻蔑之色的,林林总总,不过并没有人跟他这个实习生说话。

在大多数人心里,陆宸随意更改播出节目内容,如果是资深的主持人还好,根据直播情况做出合理改变。但他一个实习生,却冒然改变了整个节目的播出内容,如果追究的话,都可以算是播出事故了。

基本上实习期后是不可能留在台里了,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没谁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要离开的人身上。

“不知道昨天播讲《西游记》的收听率怎么样?”

陆宸也不在乎,淡然的走到了《围炉夜话》办公区域,找了个位置,随手打开手机翻看着当天的一些新闻。

这时,一道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赫然正是昨天上节目时昏倒的陈三贵。

只见他阴沉着一张脸,看到陆宸的身影,立刻走了过来,怒道:“陆宸,谁允许你代替我播讲《围炉夜话》的?还有,你一个实习生有什么资格随意改变播出内容!你知不知道这会对节目造成什么样的巨大影响?节目要是听众锐减,你负的起这个责吗?”

陆宸也不动怒,把手机揣入兜里,笑呵呵的就像在看一条狗,道:“你想知道谁允许的吗?”陆宸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我自己允许的!至于你说改变播出内容,你把资料都存在手机里,一张纸都不留下,我不改变内容,难道等你从医院醒来再播?”

顿了顿,陆宸淡然笑道:“如果对节目造成影响,责任我当然负的起。”

“你负的起??”陈三贵眼睛里带着血丝,声音愠怒。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一触即发时,陈三贵办公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起来。

陈三贵深吸一口气,转身去接电话,片刻后脸上带着一丝冷笑,道:“副总监黄友明的电话,走,跟我一起上去,准备好滚蛋走人!”

文艺广播办公楼三楼,副总监办公室。

陆宸和陈三贵脚前脚后的走了进去,刚一进屋,陈三贵就带着怒气道:“总监,我建议立刻开除陆宸,他擅自串改《围炉夜话》的播出内容,造成恶劣影响,必须严惩!”

“开除?开什么除!改的好啊,改的太好了。”黄友明脸上宛若牡丹盛开,笑眯眯的看向陆宸,直接将陈三贵晾在了一边,对陆宸道:“来,小陆坐。昨天呐,我也听了你播的《西游记》,好啊!实在是太好了!啥叫《围炉夜话》,你播的那才叫围炉夜话啊!”

副总监黄友明说着起身,热情的推着陆宸坐在一旁的会客沙发上,拍了拍陆宸肩膀,夸赞道:“你知道昨天的收听率涨了多少吗?从1%飙涨到最高8%,一个晚上你就让每次垫底的《围炉夜话》成了咱组前十的热门节目,厉害,太厉害了。”

旁边,陈三贵整个人已经完全愣了,脸上的表情凝固,一个晚上收听率从1%涨到8%?要知道他最好的时候收听率也仅仅达到了3%而已!

陆宸也有些受宠若惊,想不到这个世界的人也这么喜欢《西游记》这本神魔小说。

副总监黄友明显得很是兴奋,继续道:“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知道台里接到多少反馈来电吗?台里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值班人员一宿都没睡,接电话到天亮,全都是催播的。”

“电话接了一宿?”陆宸看着兴奋的副总监黄友明,心里对接反馈电话的同事表达着同情。

“以后《围炉夜话》这档节目就交给你了,你来播!”

黄友明突然的一句话,宛若惊雷,让陈三贵脸色煞白,他震惊道:“总监,这怎么行?《围炉夜话》是我的节目啊,交给了陆宸,我怎么办?”

“怎么不行?”副总监黄友明瞪着眼睛,道:“没听过一句老话吗,能者居之。你就先专心养好身体,省的以后上节目再发生什么突发情况,以后组里开新节目,自然会优先考虑你的。”

副总监黄友明一句话算是彻底断了陈三贵的后路,让他从一个有自己栏目的资深播音主持,变成了光杆司令。没有自己的节目,就等于没有业绩,也就混不到资历,这样以来他的事业算是陷入了彻底的停滞,几乎跟他实习生时一个熊样了。

陆宸淡然的走出副总监办公室,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实习期就有了自己的节目,像他这样的,想来在整个中江广播电台也是绝无仅有了,简直就跟起飞了一样。

而此时,陆宸身后走出副总监办公室的陈三贵,失魂落魄的就像一个游魂。

如果陆宸此刻还能看到气运光柱的话,就会发现陈三贵那被斩运飞刀从中间斩断的黄色事业运光柱,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停滞,并且气运光柱本身的光芒极度昏暗。

同时,陈三贵头顶最亮最长的桃花运光柱,似乎也已经受到了事业运光柱折损后的影响,长度直接缩短了三分之一,而且还在进一步缩短,并且粉红色的桃花运光柱中,那些深度介入陈三贵桃花运光柱中的异体桃花运气机,正在缓慢的崩解,有几道已经即将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