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旋律,有点熟悉啊……

这特娘不就是小爷今天上午录得那首《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么?

和这首歌有啥关系?

什么就降服校花苏紫樱了??

我怎么不知道????

于雷不听还好,一听顿时是满头问号。

这是哪里来的流言蜚语,怎么就征服校花了??

五分钟后,在三个室友满脸陶醉的表情中,歌曲来到了尾声。

陈世杰缓缓睁开眼,感叹道:“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听了,但我还是觉得相当震撼。如果我能有这个作词作曲能力该多好啊!也不知道是哪个大神写的这歌,太厉害了,如果能教我多好啊!”

一旁的丁斐很是时候地泼了盆冷水:“你要能找到这个人,那才有鬼了呢,全学校都在找这个人!”

听到陈世杰这话,于雷瞬间也不好奇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征服过校花这事了。

他还有正事啊!

于雷挠了挠头,面色古怪地向陈世杰问道:“兄弟,你听这声音,是不是有那么点熟悉……”

陈世杰看了看于雷,摸着下巴说道:“好像……是挺熟悉的,似乎在哪里听过啊…”

于雷顿时掩面,苦笑着。

什么还似乎在哪里听过,那个人就在你面前啊……

“你再看看最开始的发帖子的那个人的ID……”

于雷很是无语,默默说道。

陈世杰一脸迷惑。

莫非于雷知道这尊大神是谁?!

太好了,自己的型秀比赛有救了!!

按照于雷的要求,陈世杰追根溯源地找到了最开始发帖子的那个人。

“雷少会开法拉利。”

看到这个ID,陈世杰转过头来,一头雾水地问于雷:“这ID怎么了?”

于雷没说话。

无话可说啊!

这孩子的脑子真的没问题么……

这都猜不出来?!

“不会吧?!”

就在于雷尬住的时候,一旁的丁斐送来了神助攻。

“于雷,这该不会是你唱的吧?!”

丁斐捂住了嘴,难以置信地问道。

必然是难以置信啊!

自己的师傅打篮球好也就罢了,唱歌为什么也这么牛逼啊?!!!

但那个声音分明就是于雷的,再加上这个ID,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

一旁的陈世杰听到这个猜想,也是瞬间瞪大了眼。

他不敢相信!

他刚才之所以没想到是于雷,主要还是因为潜意识里就已经将于雷排除在外了。

但此刻丁斐这么一说,他立马就回过味来了。

这歌声如果仔细听的话,虽然是低了几度,但音色却是改不了的,分明和于雷的一模一样。

在看这ID,雷少!

分明就是指的于雷啊!

于雷很是淡定地耸了耸肩,很是自嘲的说道:“真行啊,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把校花拿下了,你们的消息比我还灵通的多啊!”

一听这话,陈世杰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很是激动地过来抓住了于雷的胳膊。

“于哥!这歌真的是你自己作词作曲演唱的?当真吗?”

“嗯。”于雷点了点头,淡定承认了下来。

紧接着,陈世杰直接过来一把抱住了于雷,然后带着哭腔说道:“于哥,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型秀比赛正赛就要开始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于雷呆住了,他没想到这么一个接近一米九的汉子,会这么激动。

于雷感受不到,但对于陈世杰来说,这就是救命的稻草啊!

随即,于雷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目的达成!

“来,叫声师父听听。”

陈世杰将于雷放开,眼神闪动着,激动地问道:“真的?!太好了,师父!!!之后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让我抓狗我绝不撵鸡,赴汤蹈火,在所……”

“得了得了,我是教你唱歌,又不是让你跟我签了生死契约,你可别贫了。”

与此同时,提示音在于雷脑海中出现。

【恭喜宿主,弟子陈世杰拜师完成!】

“那师父你可得赶快帮帮我啊!”陈世杰可怜兮兮地看着于雷。

于雷揉了揉太阳穴,忽然觉得收的弟子太多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

“得得得,我这就给你写一首歌,吉他借我用用。”

于雷抱着陈世杰的吉他,面前摆着纸和笔,再次开始了“谱曲作词”的创作之旅。

另一边,公司大楼。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

于雷不知道的是,总共就十六个人,还被他开除了一个,也就是十五个人。

此时除了一个因为母亲需要照顾提前回家了,剩下的十四个人全都留下来加班了!

没有人理会于雷早上说的提前下班的事情,所有人都是自愿留下来加班的!

为此,刘伟还效仿自己的师父于雷,自掏腰包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饭。

虽说花了他六百多大洋,但他不觉得亏。

这种工作的氛围,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自己的师傅既然已经创造出了这种氛围,自己就要保持住!

而这么做的效果就是,项目进度明显!

大家本来也都是林夏月高价挖来的各种人才,本来水平就不差。此时全力开工,效率又提上去了,进度自然慢不了。

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文案组已经完成了最关键的尾声部分的文案,并且根据于雷的那首《可能否》给出了三套文案;

代码编写组也不慢,这么一会就已经完成了九个关卡的代码的编写,并且还都完成了bug的查找和排除;

美工组进度稍慢,但在刘伟的亲自操刀下,也已经联系好了美工画师。对方甚至愿意降价出售自己的作品。

对方是一个央美的再读研究生,名叫黄策梁,钻研山水画多年,但却苦苦得不到市场的认可。

其实倒也不是对方的技术不行,相反,作为央美的高材生,对方的技术那还真是没话说。

刘伟已经看过对方的一些作品了,虽然肯定达不到千古留名的地步,但各种细节的打磨却已经算是炉火纯青,用来当游戏的背景和模型那是肯定足够了!

之所以得不到市场的认可,主要还是因为市场的风还没吹过来。

所以,对方一听到有工作室愿意向自己定做一批用于游戏的背景和模型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接了下来。

尤其是在得知对方正是鼎鼎大名的《跳亿跳》的制作方之后,黄策梁更是大喜!

《跳亿跳》他怎会不知道?正是这款游戏,带动了行业的新风向啊!

接下了对方的委托,他当即放下了手头的一切工作,拉着六个平时关系还不错的同学,日夜开工。

如果将于雷的公司比作一个制造车间,那组装成游戏的各种零件,就正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被生产出来……

……

七点的沪市,华灯初上。街道上是来往匆匆的车辆,黄浦江的河水日夜流淌。

杨浦区,林家别墅内。

“嘟嘟嘟——”

林夏月挂断了手中的电话,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楼下水波荡漾的泳池,脸色变化不定。

于雷再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接近两天时间,于雷不仅没用员工做任何事情,还给员工直接大发福利。

但偏偏就是这样,他竟然已经拿出了游戏的策划案!

虽然姜淮和自己说的是这策划案是刘伟写的,但她林夏月可不傻!

虽然姜淮在电话里和自己说的话全都添油加醋了,但林夏月此时却早就将游戏的逻辑理了个大概。

姜淮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但她林夏月又怎么可能预见不到?

这么精妙的思路,比起说是刘伟写的,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于雷的手笔。

林夏月静静地盯着别墅围墙边上的一棵椰子树,思绪万千。

这两天,她的心头总是萦绕着一丝不祥的预感,甚至右眼皮也在时不时地跳动。

晚风渐起,椰子树的树叶摇动了起来,隐约间,林夏月甚至还闻到了一丝椰香。

林夏月略微有些奇怪。

隔着这么远呢,树上一共也没几个椰子,哪里来的椰香?

想到这,林夏月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果然是因为这两天没休息好么,这都出现幻觉了……”

说罢,林夏月关好了阳台的窗子,转身回了卧室。

随后便一头瘫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不出两分钟,林夏月便昏昏睡去。

朦胧间,她似乎还听到了瓦砾从山间滚落的声音……

沪市的夜,逐渐沉闷了起来,月光也逐渐被乌云遮住,天色阴沉得有些可怕。

台风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