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被召唤兽攻略 > 第八十章 传送阵

“你为什么不问我?”逍墨又突然出声。

“你你知道?”她一愣,逍墨对九重山很熟吗,这么一想,自己好像还从来没跟逍墨好好聊过天呢,他平日太寡言沉默,一副冰山脸,今日话倒是突然多了起来。

断尾一听他开口,马上闭嘴不敢插话,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春神,碧玉泉。”他吐出两个词,然后扫了断尾一眼,示意他来解释。

断尾收到信号,当即支起身子认真的说道:“七重山里住着春神,她的宫殿里藏着一处泉水,这水极为珍贵,一滴便能滋养万物,治愈一切疾病只是,春神为四季神之首,性格倨傲,灵力高深,那泉水恐怕不好得手。”他曾经去偷泉水旁边的桃子差点被当成沙包打,若是动了那珍贵的万物之源,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他一点都不敢想。

“你若想要,我便去取。”逍墨盯着她说道。

她还晕头转向的思考断尾说的话,春神?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不过也是,灵兽都能开口说话,有神什么的好像也没太奇怪。

“我同你一起去!”她太想看看神长什么样子了。

“去哪?”雪球一下子就竖起了耳朵。

断尾立刻摆手道:“不行不行,碧玉泉是春神赖以生存的命源,她脾气可怪了,到时候万一不愿意将碧玉泉水交出来,再伤着你怎么办。”泉边守卫的那顿毒打他可是记忆犹新,连手下都那么厉害,那么春神的实力是怎样他用脚都能想出来,这位墨衣男人虽然实力深不可测,但现在要向神讨东西,不知道还能有几分把握,若是这个姑娘贸然跟着去了,再不小心伤到哪里,银豹子与她定下了契约,主仆同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银豹子也会受伤,他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此刻出言阻止。

“无妨”逍墨丢下这一句话便离开。

留下苏楚楚与断尾干瞪眼,“你听见没有,他说无妨。”

“嗯嗯”断尾点点头,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自己也没立场再多干涉。

“姐姐我也要去!”雪球温润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声音十分好听。

她回头看了一眼人群已经吐倒一半,多数人面色苍白,全身颤抖,更有甚者眼睛和鼻子都流出了鲜血十分可怖。

“雪球不去,留在这里照看这些人,保护好阿娘和青栀她们,我们很快就回来。”

雪球委屈的眨着眼睛,不想一个人被留在这里。“姐姐,我不要跟你分开,碧玉泉危险重重你就把我也带上吧。”

“雪球听话,你的任务更重要,你若是离开了,这些人不出半个时辰就会被野兽分食吃掉,所以你得在这里保护他们,我去去就回,你可千万千万要看好我阿娘,寸步不能离开这里,知道吗。”

雪球这才委屈的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重新趴在了树枝上。

“阿娘,刚才你都听见了吧?外面那些黑雾有毒,我得去找解药给大家解毒,到时候爷爷来了也用得上。”她往白鸢身边走去。

白鸢点点头,握住了她的手问道:“那地方在哪,远不远?你呀,可千万要小心些。”

“阿娘放心,遇到情况不对我一定先跑,我跑起来可快了。”

“楚儿长大了,现在已经有能力照顾别人了,娘很欣慰,无论怎样,你永远是娘的乖孩子。”她温柔的将苏楚楚耳边凌乱的碎发别到耳后去。

“阿娘别担心,晚上我会回来吃晚饭。”她微微红了眼眶,怎么搞的好像生离死别一眼。

“好,去吧,娘等你回来。”

苏楚楚点头,又跟雪球叮嘱了食物的事情,才往站在远处的逍墨那旁走去。

“等等!我也去!!“断尾赶忙跟上,他要照看好这位姑娘,免得她受伤。

逍墨一记眼刀就飞了过来,断尾瞬间就停住了,不敢再迈出一步,太吓人了,不,太吓兽了。

苏楚楚回头看他,热络的招呼道:“太好了,那就先生劳烦带路!”她正愁怎么跟逍墨独处,真怕自己尴尬窒息,雪球的朋友愿意同去那可太好了!

“咳咳,姑娘不用称呼我为先生,叫我断尾便好。”他挠了挠后脑勺不知该如何是好,墨衣男人身上的寒意都快凝结成实质了。

“叫我楚楚就好了,我们得走多久才能到?”她率先往深山里走去。

“楚楚姑娘,靠走的话怕是要走数月。”断尾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什么?”她大惊,数月?那还去个锤子,等回来人都死光了。

“姑娘莫急,碧玉泉在七重山,若是想去那里可以通过传送阵快速到达。”

“传送阵?那是什么?”

“九重山是由九座紧紧挨在一起的大山组成的,这些山以大小为划分,最小的一座叫一重山,稍大一些的叫二重山,以此类推。山与山之间的路辗转曲折,设立在峭壁之上,行走非常不方便,不过,后来不知是哪位能者,在这些九重山之间建立了传送阵,如果想快速到达另一座山可以通过传送阵进行传送。”

苏楚楚陷入了沉思,能者?传送阵?这些跟自己的时空舱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自己才会穿到这个时空,穿到九重山之中?

“那么传送阵在哪?”

“在我的卧室。”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耳朵。

苏楚楚露出了疑问的表情,传送阵在卧室??没搞错吧?在她的印象里,这种超级厉害的法阵应该在一个很庄严的地方才是。

“啊,就在前面快到了。”他一愣,这才发现逍墨带着他们走的路线正是自己居住的山洞,怎么感觉这人对九重山比自己还了解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堆满酒罐子的邋遢山洞,苏楚楚一脸黑线的看着断尾清理酒罐子。

“啊哈哈稍等马上好,没想到我这个地方还会来客人,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两位见笑了。”断尾尬笑的说道。

逍墨轻轻皱了皱眉头,酒气熏天的味道让他十分的不适,大手一挥,一阵墨光闪过,眨眼间酒罐子全都消失不见,陈年酒渍也变得干干净净,山洞瞬间焕然一新。

在苏楚楚目瞪口呆的眼光下,他上前一把掀开了洞内唯一的家具石床板子,露出了一道荧荧发光的圆形阵法,里面有着看繁琐的符号在缓缓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