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蛊道:长生志 > 第五十章 在修改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下面修改中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

宋钱一手将其握在手中,心念一动炼化成功。

此蛊的确与响雷蛊不同,似乎是加入蛊材的不同造成了这种情况。

更加具有攻击性,应该叫雷击蛊才对。

微微催动此蛊,一道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如一条弯曲的长蛇,噼啪一声打在地上。

宋钱看了一眼,威力还算不错,地面已经被灼焦,冒出一圈黑烟。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女,开口问道:“你可有名字?可愿意成为蛊师?”

少女知道蛊师是什么,她被抓住了的时间里,也试过逃跑,却被蛊师轻松捉住。

她看到轻松捉住自己的蛊师对眼前这人那般恭敬,也意识到他可能是人族中的大人物。

脸上怯生生的说道:“我叫岑舒沫,我想成为蛊师。”

“好,那我明天就为你准备开窍的蛊虫,也会教你在蛊界的常识。”宋钱淡淡的说道。

“咕咕!”

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可能饿了,也对。

自己炼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她还只是一个凡人,并不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完全以天地元力为食。

“走吧,我带你去弄些吃的。”宋钱笑着说道。

拉起少女直接走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