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们女士们,米诺斯号已进入曲率航行,若无任何意外发生,我们将在三个月内抵达旅程终点阿尔法戴森环,请大家尽情享受快乐的旅途时光。”

在陈玄同恢复视觉的同时,他听到了宛若电台女主播般好听的通告。

然后,陈玄同发现,一身未来战士打扮的他,被围在了一大群衣着走夏威夷路线的男男女女中间,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又白又大的汹涌波涛,而不远处则是碧波荡漾的泳池。

夏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交……呸!

总之,所有人穿的都很清凉,除了陈玄同。

见鬼,真正的米诺斯矩阵,与陈玄同想象中的米诺斯矩阵,有那么亿点点不太一样。

不是人族机枪兵大战虫族刺蛇口水兵的18禁,而是是一艘飘在太空中文明观球的宇宙游轮18禁。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玩COSplay吗?!”

陈玄同揭开全封闭头盔,怒视距离他最近的那个白皮雀斑肥仔。

雀斑肥仔怯懦的挪开视线,完全不敢直视陈玄同的眼睛。

旋即雀斑肥仔又怒了,觉得自己身为高贵的昂撒人,应该维护白佬的尊严,和眼前这个脑袋有问题的亚裔刚个正面,然而用直视确认了陈玄同的身材与装备后,雀斑肥仔若无其事的吹了声口哨,噗通跳进了泳池里。

有步履宛如活人,但面部明显有着机器人特征的侍者,端着一盘酒水路过,陈玄同顺手拿过一杯,嗅了嗅。

色香味俱全,确实是二次镇抚镇抚失败的诡梦,真实度至少高达80%。

这就是诡梦的麻烦之处,每一次镇抚失败,都会大幅增加它的的真实度,当真实度达到临界,它就会堕入现实世界,引发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大规模死伤的灵异复苏事件。

而对玩家来说,越真实的诡梦意味着越高的危险度,不仅里面的凶灵恶堕实力更强,而且被50%真实度的凶灵恶堕捅一刀,和被80%真实度的凶灵恶堕捅一刀,感受绝对是截然不同的被害体验。

更可怕的,这个真实度的提升,不仅包括了凶灵恶堕,还有诡梦整体的逻辑自洽。

外来的玩家,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相信了它的真实性,那么距离死无葬身之地也就不远了。

所以,陈玄同从来不会食用任何诡梦里食物。

随手把酒水搁在旁边,陈玄同无视所有路人的视线,走到了距离最近的出入口。

“不好意思,我好像不小心丢失了房卡,你能带我回我的房间,并帮我补办一张房卡吗?”

陈玄同对守在出入口旁的机器人侍者说。

没错,陈玄同在冒充游客。

在多次镇抚失败的诡梦里,千万别把自己当外人,否则你就真的是“外人”了。

嗯,是在打心底不相信其真实性的同时,不把自己当外人,这其中的尺度很难把握,宛若在刀尖上跳舞。

机器人侍者眼中冒出红光,煞有其事的扫描了陈玄同的脸,然后开口用略机械的声音道:“尊贵的客人,您的房间在D1314,您可以自行至楼梯中段乘坐电梯返回D1区。”

说着,机器人侍者又掏出一张房卡,双手奉上:“这是您的新房卡,请务必妥善保存。”

“谢谢。”

陈玄同接过房卡,看了看后踹进兜里。

拿到房卡,陈玄同没有直接走人,而是继续和机器人侍者聊天:“你怎么称呼?”

机器人侍者答道:“您可以称呼我93188,先生。”

“好家伙。”这个答案让陈玄同很不开心:“这艘船上,有九万多个机器人?”

机器人侍者露出了微笑:“如果您说的机器人,是像我这种仿生人,那么答案是188个,先生。”

原来是这么个93188。

“那也不少了。”陈玄同扭头看了一眼:“你们的职责,就是看看门传传菜什么的吗?”

“还有维护米诺斯号的卫生,以及乘客发生意外时的基础医疗救助,先生。”

93188补充了两条。

“还负责医疗救助啊,那你们可是挺厉害的。”陈玄同又道:“不过正常来说,你们应该得不到实践医疗技术的机会吧?”

“不,偶尔还是会有乘客发生意外的,先生。”

93188反驳。

“嚯,听你这话的意思,最近你们实践过啊?但是,没证据你可别瞎说啊!现在人身体可没古时候那么脆弱了,怎么可能还会给你们练手的机会?”

陈玄同一脸的不相信。

“事实上,就在一天前,我亲手救助了一位突发脑溢血的女士,不过因为保密原则的限制,很遗憾我并不能告诉您救助结果,先生。”

93188给出了证据,它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它已经绕过了保密原则的限制。

这终究只是大约80%拟真度的诡梦,傀灵思维逻辑上还是能找出来破绽的,更别提眼前这个在筑梦灵的意识中,还是傀灵中的机器人。

如何从高智能机器人口里套取情报,陈玄同略懂。

当然,能得到这份情报,对陈玄同来说完全是意外之喜,他本以为至少要调查数次,才能得到这个结果的。

“那位女士死了?”

陈玄同追问。

93188看了陈玄同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那么,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能告诉我,那位女士房间号码吗?”

得到了无声答案的陈玄同,又问。

“D1313,先生。”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又在可回答范畴之内了。

“好家伙,居然是我的邻居。”

陈玄同微微提高了警惕,二次镇抚失败的筑梦灵将他安排在上一个受害者的隔壁,恐怕不是什么巧合。

是的,陈玄同十分肯定,93188所说的那个突发脑溢血的女士,大概率就是翻车死光光那队玩家中的一位。

当然,具体是不是,就需要继续进行深入调查了。

“93188,你有那位女士的影像资料吗?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上这艘船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寻找我失散多年的姐姐,有一位特别灵验的占卜家告诉我,说她也在这艘船上。”

陈玄同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

“仿生人泄露客人身份信息是违法的,先生。”93188表示了遗憾,然后给出了建议:“我建议您去找D3的公共管家阿道夫先生,也许他能够帮到您没,在没有事的情况下,你能够在D3区客房服务室找到他,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