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师兄明明很弱却过分勇莽 > 第三十四章 道出实情

文泰来双指微微用力,将韩思韵的剑弹到了一旁,化解了这场危机。

见到自己的剑招被文泰来挡了下来,韩思韵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连忙道歉道:“文前辈请息怒,思韵是一时打的入神,忘了收招。还好有前辈及时出手,才避免了更严重的后果。”

见到韩思韵态度如此真诚,文泰来便没有太追究。

“杀伐之事岂能儿戏?念你态度诚恳,这次就不追究了。”

说完后,文泰来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齐飞。

而跪还在地上吐血的阳旭,却完全没听见他们所说的内容。

我果然没猜错,齐飞他就是想取我性命。

哪怕我及时投降,那韩思韵依旧没有停手。

还好有德高望重的文泰来前辈在,不然恐怕我早已生命垂危。

此地不宜久留,结束之后,我得和宗门速速离开,免得再遭毒手。

文泰来随即大声说道:“此场比试,心剑宗韩思韵获胜。”

伴随着宣布的结果,也意味着此次交流大会基本已经结束。

除开歆月宗,面对另外四宗的顶尖弟子,心剑宗取得了三胜一平的绝佳成绩。

这也再次证明了心剑宗的实力在六宗里,已经一骑绝尘。

但是对于其他几宗来说,并非是一无所获。

掌握到了心剑宗弟子的具体实力,在下次六宗大比时可以更好的针对。

也许他们对这次的输赢根本就不在意。

过了没多久,场上再无人上前比试,此次交流大会也正式结束。

无念道人作出了一番总结性的发言,对此次六宗弟子的表现都夸赞了一番。

并且让五宗同门在心剑宗好好歇息,接下来几天会好好款待他们。

但是除开歆月宗,剩下的四宗长老都婉拒了无念道人的好意,表示第二天便要返回宗门。

云滢则轻轻一笑,微微对无念道人行了一礼。

“既然如此,那我们歆月宗就多打扰几日了。”

云滢此举也有另一层原因。再次同盟之事,毕竟只是齐飞和她的口头之谈,要想真正彻底恢复两宗关系,还需要一个正式的场合确定。

就这样,此次六宗交流大会,正式落下帷幕。

深夜,无念道人洞府之内。

皎洁的月光照射之下,只见无念道人眉头紧皱,表情严肃,完全没了下午刚结束交流大会大会时的欣慰之色。

在他的对面,有一人盘坐在地上,还有一人右手把着盘坐之人的经脉。

正是齐飞和执掌辅剑峰的丹心尘长老。

丹心尘把着脉,双目微闭,自身神念也在细细的检查齐飞全身。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收回诊断的右手。

在一旁的无念道人连忙问道:“丹长老,飞儿经脉伤势可有大碍?”

言语中带着一丝焦急。

丹心尘斟酌了一下,才慢慢回答道。

“刚刚经我仔细检查,发现齐飞体内经脉有多处受损,极为脆弱。应当是今日强行压榨自身,使出那一剑所导致的后遗症,但是所幸并无其他内伤,只要服下一颗强化经脉的四品丹药,便能恢复。”

听完丹心尘的诊断结果,无念道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接着便一脸生气神色,开始责备齐飞。

“飞儿,你今日未免有些太过托大了。那净思禅院本就擅长体修防御之术,你还夸下海口。”

齐飞露出忏愧之色,语气有些诚恳。

“师尊,徒儿知错了。以后不管什么比试,我都全力以赴。”

无念道人“哼”了一声,继续说了下去。

“我看你就是突破四品之后,有些得意忘形了。破不了那不动明王身根本没什么丢脸的,为了一时的胜负,强行压榨自己的潜能,这才是最傻的地方。万一留下什么隐疾,导致不能突破至宗师之境,那到时候就后悔莫及。现在的输赢根本不算什么,只有成长起来的天才,才算是天才,你明白吗?以前做事一向沉稳,今日怎么如此冲动。”

听到无念道人觉得他今日和以往有些不同,齐飞瞬间内心一紧。

立马解释道:“师尊,我也是觉得那净思禅院狼子野心,欺人太甚,我才有些被冲昏头脑。”

丹心尘见此,也为齐飞说了几句好话。

“掌门,齐飞毕竟是想为我们心剑宗出一口气,况且自己也没有造成什么大伤,这次就算了吧。”

无念道人也没有过多计较,咳嗽了一下,朝丹心尘伸出了右手。

“丹长老,我记得你那儿有一颗强化经脉的三品丹药?”

丹长老一听,顿时满脸震惊。

“三品?!四品的就够了,用三品那多浪费啊,况且我也就那一颗,还打算拿去拍卖呢。”

无念道人没有接话,只是弯了弯伸直的右手。

好像知道多说也没用,丹心尘一脸肉疼的拿出一个天蓝色的小瓶,放在无念道人的右手上。

齐飞见此,立马行了一礼。

“多谢丹师叔,多谢师尊。”

将丹药交给齐飞后,无念道人便挥了挥长袖,示意他赶快返回洞府服下丹药。

齐飞朝两人道了别,便转身离开,朝勤为峰飞去。

御剑途中,齐飞握紧了手中的丹药,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要花数百上千积分才能兑换到的珍贵丹药,现在已是囊中之物。

接下来,恢复修为已经是铁板钉钉。

想到此,齐飞甚至在高空之上,放声大笑了起来。

这一段时间的压力,终于在现在被他彻底的发泄了出来。

天高任鸟飞,海宽凭鱼跃。

那个剑压群雄的心剑宗齐飞,终于要彻底回来了!

.......

第二天一早,四宗的交流使团就全部离开了心剑宗,往自家宗门而去。

无念道人和几位长老将一行人送到了山下,表达了一番依依不舍后,眼中饱含着深情,目送他们远去。

等到众人远去之后,离别的悲伤蔓延开来,性格直爽的丹心尘和覃寒州终于蚌埠住了,疯狂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们看到空迢那秃驴的表情没,跟吃了屎一样,看的我心情好舒畅。”

“没错没错,这次就他们净思禅院输的最丢人,弟子被打成重伤,还要装作一副圣僧的样子。偏偏还是他们发起这次活动,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连板着脸的雷天进,小胡子都微微翘了起来。

“这次我们心剑宗的弟子,的确很争气,让人欣慰,看来门派继承无忧。”

兰沁看了一下四周,问道:“飞儿呢?今天怎么没见他来送行。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他现在应该很喜欢吧。”

无念道人摇了摇头,“他昨日有些身体不适,可能还在调养之中。”

“这样啊.....”

“话说这次肖虎的表现让我大吃一惊呢。”

“阳平也不错.....”

清晨的山间,浓雾弥漫,几人就这样一路闲谈的走上山去,如同画中之人,极为雅致。